Home >  > 抚州印象 襟领江湖

抚州印象 襟领江湖

精妙的游记散文,情景交融,妙笔生花,隽永含蓄,动人心弦。

今天就分享光临的四篇精彩游记散文。

  1. 抚州印象之祭奠汤墓
  2. 抚州印象之汤馆散记
  3. 抚州印象之雨润文塔
  4. 抚州印象之再驻大觉寺

第一篇:抚州印象之祭奠汤墓

刚到抚州,我就犯下了一个不该有的过错。

正值清明时节,竹草青青,靡雨霏霏,行人足急,整个儿凭吊的曲调。那天,我却溜失了咫尺、祭拜“清远道人”汤显祖的心境。

自幼就有一样伤感怀旧的情愫,时不时地念叨着逝去、流失的情感。那个清冷的响午,我就是和着大学同窗那样的惊讶和激切,在东华理工的本部校园叙着旧。别了二十余年了,相念不少,相见无多,都风风雨雨、斗转星移的,感慨良多。“转朱阁,低倚户,照无眠”都嫌不够,何况三两条曲径,七八处来回?渐渐地,熙熙攘攘的楼宇,仄仄平平的书声,静静谧谧的荷塘,都渐渐地洒落在我俩随意的脚印影子上了。

忽然我嗖地扭头回望着就刚刚横过头顶的那一杆白石梁,两个舒体凹字静静地自右而左镶嵌半空:汤墓!

同窗显得很是懊恼,连忙驻足给我解释:只顾说了,忘了介绍!回头回头,这是汤显祖墓,不可不去,不可不悼。他知道,我们都有这份情结。我忙转过身,欠着腰正正地鞠了一个深躬,然后牵着他的手说,走吧,我专门再来。

汤公是中国文化的一张名片,是抚州的另一张脸面。怎么能如此错过,即使我是初来乍到,也不该如此待侍。

今年春节边上,我在现代化的南昌特别观看了一幕贯纵江西数千年荡涤古今的情景剧(赣鄱风情)。之中讲阴阳圆缺和悲欢离合的那一幕,本身就是由文艺作品嵌入的,如梦如醒,如痴如醉,酣畅淋漓!他的作者恰恰就是汤显祖。

汤公是一个才主。自幼豪情才气的他用一身的淬炼,以阔家女杜丽娘的凄凄惨惨为经,用穷书生枊梦梅的真真切切为纬,编织出了一段起死回生、惊天地泣鬼神的浪漫主义旌曲。他把鸳鸯蝴蝶写出了晶莹剔透,他把悲欢离合写岀了才子佳人,他把“海盐腔”(汤显袓故乡的一种流行的地方戏)写成了《临川四梦》,他把大明朝代“临川派”写就了“中国的莎士比亚”。

汤公是一节傲骨。他出生在书香门第,声望高企,二十八岁已经是名闻天下的才子。但他不愿意替高官捧场而数次得罪当时的宰相张居正,两次考试都落了榜。直到张居正死后,三十四岁才考中进士。后来又因几次拒绝大官僚们的笼络,直谏当朝而差了个闲官,并旋即被贬至偏远县官。可他并没有消沉,反而把县城治理得井井有条,后来反对他的人依然要罢他的官,便毅然辞帽归田,在抚河之滨躬耕农亩、笔做书田。

这,我是知道的。他作文的凄美,做人的悲壮!谁能不知道?

汤墓

隔天的傍晚,我沐身清衣,整理好了思绪,独自踱步回到我过错的地方。

三三两两悠闲的行人自然并不觉得我的凝重,自然也不觉得这并不宽阔的肃静的缘由。我以故乡祭奠先灵最隆重的行式,自正入口而出口逆时针,绕墓室和墓基三个回合。然后静谧地端坐在墓碑的正前方,整整一个小时。

这是一个不大的处所,一涂暗白色的、飘着青黑色瓦檐矮墙,和着折着荷塘,紧紧地把那块参满老树的墓场围住,外侧是掩着梢尾的硬竹,内侧就是铺着卵石、垫着粗岩、拱着圆顶的墓室。我在想,五百年了,“攒古今之千变,极人物之万途”,汤公在哪儿呢?你是在这吗?都茫然无知。

汤显祖辞于公元1616年,这一年恰好英国大戏剧家莎士比亚也告别了他的真实读者。就这样,东西方两座戏剧泰山同时轰然倒下,世人从此缺失了数百年的经典。

在汤墓的正前方,那块不大的墓铭勾起了我莫名的兴趣。写着些什么呢?我半蹬着。

原来,汤显祖的墓地最初并不在此,而葬于临川古镇,抚河江边、文昌桥近的翠绿汤家山上。之后因时乱世难,墓地竞招不义。清光绪年间,临川代理知县江召棠因倾其曾修缮。之后又是几遭夷平,即便在新国度,也是几经废兴,并于1982年,迁址市区的人民公园。

可曾知?西边莎翁叶落归根,一直长眠在故乡斯特拉夫德镇、他家乡的一座小教堂旁,点过五百年的朗经颂文,数着五百年的晨钟暮鼓。而东边的汤公,却只依偎着一处积年移迁、累次覆翻的残冢破墓。真可谓沧桑兴毁汤公墓,辗转往复终春秋。

后来,同学在qq上告诉了一件我还不知道的事,2002年,人民公园划转给东华理工,所以“汤墓”就又成了一个校园内的景致。我知道,自幼诗书文理,从来“文章超海内,品节冠临川”,汤公肯定会默含的。由此以后,朝听“良辰美景奈何天”,暮问“赏心乐事谁家院”。历经沧海桑田,枕就归静翠绿,伴着书生意气,应该还算满意吧。

 

目录:

  1. 抚州印象之祭奠汤墓
  2. 抚州印象之汤馆散记
  3. 抚州印象之雨润文塔
  4. 抚州印象之再驻大觉寺


发表评论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