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 罗素的自由批判

罗素的自由批判

中国鲜有人将哲学的普及作为己任的,虽然大学里学习哲学的人并不少,但我们的国情让大多的专业与就业和人生都无多大关系,或者大家注意不到这种联系。

从另一个角度说,中国的传统哲学流传到现在,在大多数人眼里更多的是一种心学,关注的是人与人之间人与社会之间的联系与运转,缺乏对自然、逻辑的思考。在如今技术至上的年代,如此的哲学基础显然无法满足我们的理论需求。

从这个角度看,罗素和其他所有科普者一样,是将普通大众与人类社会中积累起来而又高高悬挂的精华牵线搭桥之人,我看得虽然还不太懂,但也大致知道了哲学的发展历程,从传统到现代。

最尊敬的老师曾经说过,“每一门学科归根结底到最后都会回归到哲学。”这让我非常崇拜哲学家,觉得他们智力非凡,是对任何一门学科都很有见地的全才之人。粗略地看了那本难懂的《我们关于外间世界的知识》,果然和我想的一样,罗素对于哲学和数学还有逻辑看起来都很懂的样子。“从他眼中看西方世界一定会有和我们不一样的理解”,看全球通史时就有这样的感觉,本国编写的历史和其他国家是完全不一样的,虽然事实相似,但不一样的价值观透露出来的信息却会带来完全不同的思想碰撞,人与人之间的交流意义也正在于此。 但是这本书却没有看完,按照我看枯燥无味书籍忍耐力的前史来看,应该不至于如此懈怠,我把原因归结为:我现在也是有价值观的人了,不是谁随便说什么我都信的。

 

开篇的导论是对于西方世界思想中的“异端”:马克思主义、工团主义和无政府主义的一些论述。首先从思想的自由入手,然后过度到政治与自由,还有对美国政治自由历程的介绍与分析,接着是社会,最后是宗教。对于这三种异端思想的介绍也是我看的最仔细的部分。罗素从一开始倒是抱着一种比较宽厚的姿态,认为它们的产生也不无道理,“可以肯定地说,他们的根本动机是在自我之外,社会主义、无政府主义和工团主义的先驱们大都因为不甘放弃自己的主张而身陷囹圄,遭到放逐或受贫困的折磨;这种行为本身就表明他们奋斗的目标不是为自己,而是为了全人类。”但这种评价缺乏了对其产生的社会背景的分析和其思想的学术和社会意义的探讨,将其与柏拉图的“理想国”作类比,虽然有其一致性,都是在某一社会背景下产生的脱离于当时主流之外的社会思想流派,但是既然本身就身处当下的社会中却不进行实际的各因素分析,笼统地将其与历史上曾经的“异端思想”归为一类,将思想家们的个人特质当做关键要素来分析,未免有些舍本逐末。

 

我每每对不同的关于马克思主义的论述尤为关注,想看看思想的差异能因外力产生多大差别。其实国外的经济学家大多批判马克思主义,我也逐渐觉得他过于注重阶级性的分析,就实用性和解决问题来说并没有斯密凯恩斯和制度经济学的那一套管用。但实际上每一项经济理论都是有其着力点的,不会有面面俱到的理论,更多地应该在众多的理论中找到其最有解释力的部分。

罗素对于《资本论》的评价就颇为简略,“这一学说异常复杂,作为一个纯理论来看,它的条理不是太清楚,毋宁将它看做马克思用抽象语言表达出的对这个吃人制度的控诉。”这段话的翻译可能是比较偏爱鲁迅的文笔,但我也要对罗素究竟有没有看过《资》表示怀疑,毕竟大部分的篇幅并不是在“控诉吃人的制度”,而是相当严密的对资本主义制度如何运行进行分析。在之后他对于《资》中工人境况举例的批判评价也让我觉得是之前的那个感觉——舍本逐末。

罗素作为一名哲学家或者思想家,给出的自己设想的社会前景里,缺乏一种逻辑的推理和严密的论证,更多地是对自己所看到的观点的主观堆积以及一种言语上的不规范描述。虽说这并不是专门的社会类书籍,但是我却没有看到所谓的“早期的严肃的政治理论著作”中应有的分析,最起码在这一章完全没有展现。而对于该书的评价中提到的“罗素主张对自由的限制,甚至把自己说成是社会主义者”,我觉得应该往相反的方向思考才对。虽然以我高中对罗素的了解,他对于全世界的反战、女权以及文化传播的积极影响显示了其思维的宽度,但是书中起码在前两章中对于不列颠民族和其他民族的对比上却有着一种强烈的优越,对于意识形态的差别譬如对德意志以及苏联都抱有相当大的不待见。

如果说苏联当时的国家社会主义的确在某种程度上带有极权的性质,德意志民族二战期间的法西斯极权也显而易见,但是如果从经济思想以及其哲学根源来分析,马克思主义经济学和德国的历史学派都属于支持国家干预型的经济,这也是经济学或者说经济现象自产生以来重要的一支。而罗素则从他们共同的哲学思想黑格尔来论证其极权思想的来源,并且其论证过程也缺乏理论分析,而是说“在黑格尔年轻时,他热烈地崇拜拿破仑…甚至在他的《历史哲学》里的最近版本中,他仍然提及亚历山大、凯撒、拿破仑,认为他们非常伟大,足有资格豁免他们道德法律上的迫不得已的犯罪。”或许是他对于战争的强烈反感和对全人类的强烈责任感,使得他对于某一些在实践中出了偏差的理论难以包容,同时他又是一名完全的自由主义者,对于英国的自由主义以及重商主义传统相当之推崇,认为“商业与自由主义互相关联的原因很明显”。这种谈不上理性的对于其他思想的论断实在让我在看书的过程中难以接受。

 

我个人觉得,“自由之路”更多地是对其他社会发展构思的批判,否认其“自由”之处来证明自己的自由,而百度百科中介绍到的罗素的社会主义者倾向和主张对自由的限制,不能说没有体现,但体现的面是非常之窄的。 而我的重点也不是在于批判罗素在早期写了这么一本书里面的理论和思想和我们以为的根本不一样。罗素本身是一位非常值得尊敬的哲学家数学家和思想家,可能还有别的我根本无法了解的重大领域的重大成就,他在数学上的成就为数学和物理的发展都做出了贡献。我只是觉得,社会上大多数的思想是被少数精英分子的思想引导着的,比如被罗素,他来给我们普及哲学,我们便接受。社会上存在着的精英阶层,他们或者掌握了资本,或者权利,或者思想,能对这整个社会施以比我们大得多的影响,但我们却不能保证这份影响是正效应的还是负效应的。就连最为自由的思想也不是没有门槛的,总有一部分人是牵引者而更多人是追随者。要想真正成为思想上的自由者、独立者,可能最重要的是先要成为知识上的丰腴者。所谓的人云亦云,不都是因为自己不太懂么。

自由之路

左岸记:允许批判中的批判是对自由的一种肯定,正如罗素说的:“同大自然的力量比较起来,人的生命确实是微不足道的东西。时间,命运和死亡,我们的一切都要被它们毁灭。尽管它们占压倒性的优势,但人对它们的思考则更为伟大。这种思想使我们不再屈从于在无可避免的命运前低头,而是吸收它,使之成为我们自身的一部分。”这里重点解释一下罗素的自由乌托邦。

作为伟大的哲学家很少有像罗素一样从最现实的角度关怀每个普通人类生活的最终幸福。罗素不是个坐在象牙塔里的人,是个有着普世人文关怀的哲学家,他理智而又丰富的情感世界是维系他与世界的纽带,这种纽带是他在黑暗的战争年代中建立起来的,也正是这种纽带让他变得对人类自省的意识和未来的发展飘忽在失望和理想化之间。

罗素对于很多所谓伟大的哲学家都有着公正深刻的批判,黑格尔之流甚至被批判的体无完肤,他思想的广度和深度鲜有人企及,这也得益于他在数学上的修为。
也许由于对数理哲学清晰性的偏爱,罗素在《自由之路》中描绘了一个如此清晰的理想化社会,而在我看来如果仅仅依靠人类的自省,这是几乎是不可能实现的乌托邦。

在这个混沌的世界,有着太多的冲突,不同的社会制度,不同的意识形态,不同的地缘政治,不同的宗教信仰,不同的文明程度……
任何一种冲突都可能影响世界,各个种族和国家之间有太多太多不可调和的矛盾和偏见,而教育起得作用只是维护这些矛盾和偏见,爱国主义和民族主义都是教育的成果。
当自下而上的革命不再可行,也许只有在一个人类文明之外的作用力下人类之间的矛盾才可能被淡化,例如地球资源的枯竭,环境的恶化,地外文明的袭击。
还有一种可能性,在于人类共同开发地外殖民地的过程,当然只限于最先进国家的精英们,他们可以在月球或者火星上从零开始建立一个理想完美的社会。

向先哲罗素致敬,毕竟他给我们指明了一个看起来如此诱人的方向,并且其中很多关于个人生活的部分是可以通过个人的自省和努力来实现的,而基尔特社会主义就是每一个被唤醒理性的人的精神家园。
只要能让更多的人来思考这个问题,就是罗素的成功。



发表评论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