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 五摊儿先生传

五摊儿先生传

文/嘉禾生

我就是我。

就是上次跟大家谈《选择》的我。

因为门口有五个摊儿,所以称五摊儿先生。我也不怎么爱学习,就爱瞎琢磨。

有一天,我正在琢磨因果,却被别人先有鸡还是先有鸡蛋先有男人还是先有女人的问题困扰。我于是想,这不也是因果之谈吗?于是,就合起来一起琢磨。琢磨着,琢磨着,就琢磨到家门口那五个摊儿前。

第一个摊儿,佛字旗飘入云。

上书:万事皆缘。

我:先有鸡还是先有鸡蛋?先有男人还是先有女人?孰因孰果?
佛:因果循环。因即是果,果即是因。
我:到底先有鸡还是先有鸡蛋?先有男人还是先有女人?孰因孰果?
佛:先有执念。
我:那执念是因?
佛:非也。是也。
我:是果?
佛:是也。非也。
我:那先是还是先非?
佛:先有执念。
我(思付良久…):本自无一物,何处惹尘埃。
佛(笑):是非然否,无欲无求,释也。
我拂袖而去。

第二个摊儿,道字旗飘入云。

上书:道法自然。

我:先有鸡还是鸡蛋?先有男人还是先有女人?孰因孰果?
道:不知。
我:那何为道?
道:不知。
我:佛论缘,道论何?
道:不知。
我(思付良久…):火烧眉毛不救,水淹及胸不闻。任其因果。人不为,道为之。
道(…):不知。
我拂袖而去。

第三个摊儿,儒字旗飘入云。

上书:苍生为本。

我:先有鸡还是先有鸡蛋?先有男人还是先有女人?孰因孰果?
儒:君子,非礼勿视,非礼勿闻,非礼勿答。
我:先有君子先有礼?孰因孰果?
儒:先有天下。
我:天下先?苍生先?
儒:天下为(wéi)大,苍生为(wèi)之;礼为大,君子为之。
我(思付良久…):男儿何不带吴钩?先天下之忧而忧。人生自古谁无死,要留清白在人间。
儒(笑):修身养性齐家治国平天下。
我拂袖而去。

第四个摊儿,理字旗飘入云。

上书:人心惟危,道心惟微。

我:先有鸡还是先有鸡蛋?先有男人还是先有女人?孰因孰果?
程朱:欲知因果,格物致知。理就在其中。
我:理,因?果?
程朱:理,万物之因。
我:那么先有鸡还是先有鸡蛋?先有男人还是先有女人?孰因孰果?
程朱:岂有此理!
我(思付良久…):饿死事小,失节事大。冒昧。
程朱(笑):活到老,格到老。世风日下,人心惟危,难致圣矣。
我拂袖而去。

第五个摊儿,心字旗飘入云。

上书:知行合一。

我:先有鸡还是先有鸡蛋?先有男人还是先有女人?孰因孰果?
王:问你的心,相信它。
我:它不知道。
王:这就是答案。
我:所以它是果?
王:它是理。
我(思付良久…):圣人者,行假于心,心假于行也。
王(笑):心之道,人之道。
我拂袖而去。

可是,

人生别无分店。

我不可能从门口那五个摊儿上,买到属于我的人生。

如你所见,我问的是因果。可他们给的答案却是他们各自的信仰。

可是,他们错了吗?

这个世界上,一个问题根本就不可能只有一个答案。但答案也不是自己胡乱定义的。它绝对服从于一个人的信仰。并且信仰给的答案永不会错。因为,它重于我们的生命。因为,当一个人找到属于他的信仰时,他就是为他的信仰而生。

可是,我觉得我的信仰在那五个摊儿上买不到;所以,我拂袖而去。不是潇洒,而是心伤。

为何我的人生不能如斯?

为何我还雪藏着我炽热的生命?

孰因孰果?

什么时候我才能有个属于我的答案,并让我为之奋斗一生?

 

原文地址http://user.qzone.qq.com/309579250/blog/1288881860#!app=2&via=QZ.HashRefresh&pos=1288881860

静心

附:嘉禾生——《选择》

每天,都要选择,做该做的事,还是做想做的事。
从起床开始,到go to bed 结束,一直在重复的都是这个选择题。
是做自己想做的事,还是该做的事?
这让我想起文学世界里更为著名的一个问题:to be or not to be.

哈姆雷特选择了,莎士比亚也选择了。可是没有莎士比亚的选择,哈姆雷特也不会有选择。我们可以这样说,哈姆雷特是这个问题的直接面对者。可是,莎士比亚在什么位置呢?
这仿佛是一次考试,哈姆雷特是一个考生,莎翁却是一位考官。身为出题者考官是先于考生做这道题的,他必须选择糖果藏在哪个回答里,毒药藏在哪个回答里。然 后,才轮到这个考生去选择。可喜的是,他找出了糖果,报了父仇,而那个藏糖果的莎士比亚,被每个看过莎剧的人敬称为莎翁。
写到这里,如果有看客以为我要写的是双赢,就停在这里别往下看了。因为我要切到主题。
到底是莎翁还是王子先做的选择呢?

这似乎又是道选择题。
但每个二选一的问题都有一个答案。这一点是毋庸置疑的。
但有时候,答案却是出乎意料的。
就像这个问题的答案是:他们俩人同时做的选择。这一点不算出乎意料。而值得惊奇的是,他们的回答先于问题的出现而存在。而这,就是我今天的主题。

预知未来,是每个人都会有的欲。
而逻辑学是这个世界上唯一跑得过时间的东西。
有人说,人类不断思考,毫无懈怠,只是希望可以有朝一日,可以实现一劳永逸。
这个劳,自然是去寻找有关一切的规律。因为只要找到它,就可以猜出,阿甘手里的巧克力盒中,将被拿出来的将是哪一颗。
而这个逸,就是人类找寻出这个规律以后,获得预知未来的能力以及阿甘脸上的错愕。
这似乎是个一本万利可以大赚一笔的好买卖。

但是,未来真的可以预知吗?
至少现在,我不能回答。
但我坚信,我们会有这个未来,因为我们在为之奋斗。
虽然,逻辑学还没成为一把无所不能的万能钥匙。但我们却可以知道the answer of "To be or not to be".
所以,其实有些选择题是不用选择的。我们也不必在一堆选择题中耗尽我们的青春。因为我们已经知道,有些回答是先于问题而存在的,不是吗?
然后关于这个“做想做的事还是该做的事?”我们估计我们都不会再去选择,因为谁都知道,它是这个星球上最多余的一个问题。



发表评论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