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 说文解字:“装”

说文解字:“装”

文/徐武

常感古人造字之形象之会意。

譬如“装”,何义?《说文解字》:装,裹也。此乃本义,后人又引申、衍生无数。

有装束,有装备,有装扮,有装腔作势,有装模作样,有装聋作哑等等。

近来爱读小品文,如张岱之谈山水,周作人之谈思想,汪曾祺之谈吃。爱山水,却踏足不多;爱思想,却所获无几;爱吃,却不甚讲究,皆无从谈起。思来想去,我这人,别的不多,牢骚多矣!索性发一通牢骚,凑一篇小品。

我喜欢拆字游戏,虽说多数解释皆有那么一点牵强附会。比如我名中这个“武”字,“止戈为武”还不是“以暴制暴”。战争是为了带来和平?不过是统治者冠冕堂皇以愚士兵百姓的说辞罢了!

闲话休提,且看“装”字,上为“壮”,下为“衣。”看来,衣是形而下的,壮是形而上的。我们看人,首先看到的便是衣,或曰表象。只因看形而下的靠得是常人皆有之眼,看形而上的却远非肉眼所能及。于是,便有人单从衣着手,穿华丽之服,化媚人之妆,说漂亮之辞,也能欺世盗名,赢得满楼红袖招。何也?我等俗人阅读时由于懒惰或为了掩饰无知,常望文生义,阅人时便也常望“衣”生义。人常说,透过现象看本质。其实,透过现象看到的也还只是现象,望“衣”生义生得也还只是“衣”之义,却误以为是形而上之“壮”。

壮者,强壮也。引申一下,如不可捉摸之所谓内涵,不易验证之所谓智慧。常见所谓成功学大师、国学大师等各种“大湿”招摇过市,媒体热捧,观众膜拜,身后喽啰无数,摇旗呐喊助威。他们也真敢说,“要成功先发疯,头脑简单向前冲”;他们也真敢扯,“国学救国”;他们也真敢吹,“我的成功谁都可以复制”。天花乱坠,鸡血横生。追随者们目眩神迷如沐圣谛,已然进入太虚幻境,飘飘欲仙,不知今夕何夕了。

《逍遥游》:朝菌不知晦朔,蟪蛄不知春秋。小知自大,臧否大知;竖子成名,菲薄英雄。无知者或眼界小见识浅,或急功利求速成,哪识真谛?只能跟着瞎起哄,鹦鹉学舌,焚天灭地,痛哉快哉!以其牛逼之至,不可一世矣!

这样一来,“壮”又可解释为内心强大,无视一切了。案上泥像,腹中虽空空,若塑金身居大庙,香火能不旺否?

当然喽,“装”字的发明者有无此意,就不得而知了。我也不过是望人望字生义罢了!

 

大自然是艺术家

左岸记:《说文解字》中许慎这样解释:“仓颉之初作书也,盖依类象形,故谓之文。其后形声相益,即谓之字。文者,物象之本;字者,言孳乳而寖多也。”仓颉开始造文字时,大概是按照万物的形状临摹,所以这种图画是的符号叫做“文”,这以后,那形与形,形与声结合的符号便叫“字”。“文”,就是描绘事物本来的形状,“字”的含义是说滋生,繁衍。

下面是一些杨子明的望字生义,欢迎大家也来说些文解些字。

平。像个有力的支撑架。常见的电杆的造型就是这个“平”字。还有建筑高楼时,为了使每层的楼面板平而稳,下面都布满了密密麻麻的支撑杆,也是这个“平”字。当然,“平”字不是专为架电线和建楼房用,而是通用。意为世间之平,需靠有力的支撑,否则,不平的事就会发生。

家。“家”字的核心不是屋里的一群猪,也不是那个代表屋的宝盖,而是顶上的那一点。那一点,代表爱,代表生命,代表灵魂,代表和睦。单独个人不成家,孤男寡女不成家。人们说婚姻是爱情的坟墓,没有爱情的婚姻形式上是家,是没有爱、没有灵魂的家。家,位移了那一点,就成了“冢”,即坟墓。

夹。不注意看,还真看不出除开两点是一只“夫”字。这两点,正是齐人之福的核心所在。古人娶妻又纳妾,开始感觉尚可,继之烦不胜扰,两个女人左右一逼,这“夫”就“夹”得不成样子了。就算是读书人,也未必想得起这“夹”是被夹住的“夫”字。

也。“也”有众多兄弟姐妹。“弛”,弓松也。“驰”,马跑也。“池”,水也。“地”,土也。“他”,人也。近人尊重妇女,又有了“她”,“她”,妇女也。无土无水无他人无女人的“也”,乃空空如也。

穴。洞也。动物可在穴中栖身,人不能在穴中作为。穴中用力则“穷”,用工则“空”。领袖说“广阔天地大有作为”,实为井穴之中无能为下注脚也。

本。中竖代表树干是毋庸置疑的,下“十”是根,上“十”是枝丫,左右两撇当然就是枝叶了。枝叶长在树丫上,确保了本于根基。如果枝叶长在根基的位置,就长错位置了,就不是“本”了,而是“ 末”。枝叶错位,则本末倒置。

左右。古史官分工左右,左记事,右记言,故左从工,右从口。丞相也分左右。有时是官从口,右丞相为大;有时又得有两下才行,则左丞相为大。又,古书竖排,意为右边是过去的,落后的,故右倾主义代表保守;左边是超前的,未知的,故左倾主义代表激进。正因为过去代表古,所以“右”字那一撇一摆正,正是“古”字。“左”去掉一横一撇(抛开一切,宁愿一无所有),就是“工”字,故激进的人,容易采取行动。

臭。古人说“自大为‘臭’”,自大的人摆出的就是“臭架子”。旁边那一点,是臭源所在,诸畜粪便,数狗屎最臭,显然,那一点代表狗屎,其“犬”字可以佐证。

歪。第一种解法是:“不”“正”则歪。第二种解法是:“丕”“止”亦歪。“丕”,指大的东西。“止”,不动。大的东西不动就歪,印证了运动的真理性。如船,在航行中保持平衡,一旦停航,即使抛锚,也是左右摇晃,甚至东倒西歪。“丕”字里还包含一只“小”字,意为大小乃相对而言,即小的东西不动了,也会歪掉。如风筝,在风中能保持优美的平衡,一旦风停了,风筝就会歪歪扭扭掉下来。



发表评论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