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 遇见彩虹

遇见彩虹

文/大鼻子杨

前些天有事回了趟老家,临走的时候顺路去了侄子侄女的学校,想见见他们,有段日子没见,甚是想念。尤其是侄女,她爸妈离婚前还能在她爷爷奶奶家见她几次,离了婚之后她跟了她妈妈,一年几乎见不到她,想给她点零花钱都困难。

侄子是大堂哥的孩子,十二岁,上六年级;侄女是二堂哥的孩子,十岁,上四年级,他们在一个学校。侄女学习好,长的又漂亮,大大的眼睛,长长的睫毛,胖嘟嘟的脸,她大伯说她像个洋娃娃,这让她高兴了很长时间;侄子虎头虎脑,调皮的很,学习差的不行,没少被大哥打,打了也不起作用。

侄女做什么事情都慢吞吞地,走路慢,说话也慢,但是脾气特别大,听她奶奶(我大娘)说,她跟他们班的男生打架,还把人打哭了,她自己也负了伤,脸上的疤痕怕是有段日子才能消下去。侄子爱动,特别的爱动,就不能坐在那安静哪怕一秒钟。他是剖腹产的,我说你是剖腹产才导致的多动症,他记住了这句话,每次我让他安静一下不要动,他都说他是剖腹产的,有多动症。我算是犯了大错误,被大娘说,被老妈骂,被勒令不能再说他,他大获全胜!

我十点钟到他们学校,跟看门的大爷说了一声,就分别去他们班级找他们,跟他们说好,我在他们学校门口等他们,中午放学不要乱跑,直接来找我。

侄子外婆家就在学校对面,每天他都等他小表弟(他舅舅家的孩子,这小屁孩三岁的时候来过我家,还把红眼病传染给了我)一起放学,然后去他外婆家吃饭。侄女中午被她妈接回家吃饭,下午上课前再送到学校。今天我带他们去外面吃饭,他们高兴的不得了,虽然都不愿说出来,但脸上的兴奋劲还是盖不住的。

侄女十一点半放学,十一点快四十了才出来了,慢吞吞地,小脸晒的黑的不行,我问她怎么晒这么黑,为什么不戴帽子,她说上体育课了,老师不让戴帽子。

侄子十一点四十放学,我努力的在人群中找他,想他今天穿的什么衣服,什么样的发型,还是找不到他。我让侄女跟着一起找,她一下子就看见那个穿着脏衣服,吸着鼻涕,目光呆滞面无表情的熊孩子。

我一把把他拽过来,摸着他的头,他只是看着我,不说话,没有刚见面时的兴奋。

“见了我怎么不说话?”我装作一脸严肃的看着他,他仍然面无表情,头也不抬的说:“二叔!”

我转向侄女:“你呢?”她笑着,声音很小很甜,学着她哥哥叫了声:“二叔!”

我一手搂着一个,侄子到我腋下,侄女到我肋骨处,然后很严肃的跟他们说:“以后不许叫我二叔,叫我叔叔就行了,把‘二’字去掉,听到没有?”

侄子突然就乐了,很兴奋,挣脱开我,边跑边回头看,咧着嘴,一口的小黄牙,“二叔二叔,就叫你二叔,哈哈…”我没搭理他,他自觉没趣,又不说话了。

“走,叔叔带你们吃饭去,想叔叔了吗?”都不吭声。算了,何必逼他们做他们不愿意做的事呢。

我把事先买好的饮料给他们喝,又叫了辆出租车,带他们找地方吃饭。

路上侄子和侄女在旁边聊的很开心,都不回答我的问题。两个小家伙有说有笑,说着他们都认识的小伙伴的糗事,不时的还说个悄悄话,生怕我听到了给他们传出去。

小孩子最爱吃汉堡,虽然汉堡薯条可乐什么的都不是什么健康食品,一个月吃一次也没什么关系。我征求他们的意见,他们欣然同意,于是就让带他们去了我们县上唯一一家山寨快餐店:麦肯基。

虽然是山寨的,由于就这么一家,又是午餐的时间,店里吃饭的人还挺多,大多是孩子,还有吃完饭准备去约会的青年小男女。

我们三个人买了一百二十块的东西,还被忽悠着办了张会员卡,可以往里面充钱,有些东西会员价要便宜几块钱。想想下次还会带他们来吃,办就办吧。

侄女吃的不多,一个虾堡,一对鸡翅,一杯可乐,一小杯冰激凌。我问她吃饱没,她说吃饱了,她又说小女生不能吃多,吃多了会长胖的。哦,天呐!这当妈的怎么能灌输这样的知识给还没长大的孩子呢?

侄子就一点都没客气,吃了一个虾堡,一个鳕鱼堡,一对鸡翅,一大杯可乐,一杯冰激凌。对了,薯条一多半也被他吃了,比我吃的都多。最后我问他吃饱没,他瞪着大眼看着我,毫无表情,点了三下头,意思是他吃饱了。

吃饱喝足之后,总得有件快乐的事情发生。我一人给了他们五十块钱,偷偷的给的,我们约定了不跟任何人讲。以前给他们的钱都是一百两百,还有五百的,都是当着大人的面给的,虽然给到了他们手里,到了家里就会以各种名义被他们的爸妈搜刮了去,等于没给。私下里给少点,一来不怕他们乱花钱干坏事,毕竟钱也不多;二来如果他们真的看到自己喜欢的东西又舍不得买,现在可以买了。

吃完饭时间还早,他们下午三点半才上课,中午又不能回家,得把中午这段时间打发了。好在侄子上了辅导班,一点半就要到学校,就剩侄女一个人,带她去哪都可以。

一点半准时把侄子送到学校,送完了后我问侄女我们去哪,她看着我摇摇头,我说我们去新华书店吧,她很高兴地同意了。她要是不愿意去,我是真想不到能去哪了。

新华书店就在她学校旁边,我背着大包牵着她的小手在书店里找儿童读物区。中午书店里的人很少,孩子也没几个。我让她先看看有没有喜欢的书,看到喜欢的就买给她。她点点头自己跑开了。

自己逛着实在无聊,想看看小侄女在看什么书。她站在一排书架前,拿着一本不知道什么书在那很专心的看着。

“你看的什么书啊?”我问她。

“你看看。”她把书反过来给我看书名,我就看了一下,反正是小孩子看的书,也没记住书名。

“你有想要的书我可以买给你的,你找找看。”我又问她。

她跑到旁边一排书架那,很准确的拿起了一本书,我跟过去,她把书名给我看了,《爸爸,我爱你》,不记得是谁写的,我也没有翻看里面的内容。

“你想要的话可以买的。”我再次问她。

她翻看着,在犹豫,最后又把书放了回去。

“不要么?”我很好奇。

她没说话,只是摇摇头,走到我找到她的那排书架前,拿出了她之前一直看的那本书,也不知道是什么名字。最后走的时候给她买了两本书,她拿着书,很开心的样子。

我送她到学校门口,我问她有多长时间没见她爸爸了,她说从她过生日到现在只见过两次。我提到这个问题让她看起来很沮丧,她耷拉着头,一脸的不高兴。

她是阴历的二月初十生的,到那天四月二十,两个月之间也就见过一次。下次见面又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她的后妈就快要生了,而且还是个男孩,等她的同父异母的弟弟生下来,她就更见不到她的爸爸了。不知道她是不是知道这个事情,可怜的孩子!

我问她刚刚为什么不买那本书,她只是看着我,不说话。我不知道她能想到什么,我也不愿意猜测。对于一个十岁的小女孩,生活在没有爸爸的世界里不知道是不是严重的缺乏安全感。而且还听她说她妈妈总是带陌生的男人回家,然后她就被她妈妈支出去,让她找小伙伴玩,被锁在门外边。这样的妈妈能给她什么样的爱?

总归我们是有血缘关系的,虽是堂哥的孩子,我却把他们当亲侄子侄女。大人们的错误却让孩子承受着莫名的伤害。

人所以是自私的,是不懂得为爱他的人考虑,让爱他的人彻底失望,最后绝望。

我目送她走进校门,跟她摆手说再见,她回头笑了,“叔叔再见!”

能看到他们,真的很开心,再大的烦恼也抵不过孩子的笑脸,一切的烦恼都让它随风飘散吧!我背着沉重的背包,想着我的现在,坐上汽车,奔向未来。

 

新浪博客:http://blog.sina.com.cn/cwyh78

遇见彩虹

左岸记:我们真的知道孩子在想什么吗?明白他们要的是什么吗?



发表评论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