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 青春不可说 之 六月的雨

青春不可说 之 六月的雨

六月充满战争和生离死别,因着高考和各类的离校分赴前程。

高考似乎是场战争,与他人的竞争和背后期望的眼神,其实说起来倒更相似一场自虐的表演,结果千奇百怪,过程不一而论。但观者与被观者,都是喜剧的角色,这样的演出总会显得充满互动与激情。

及至跃了龙门,不是欣喜和狂放,反却是恍然大悟和无尽空虚,“原来没有想象的那么难。”“未来又和现在有什么关系?”

近期在看书,一本自虐的书《思考:快与慢》,翻译很烂,原版太累;一本《第五项修炼:心灵篇》,朋友送的。坎内曼所致力研究的行为经济学,是一门介于心理学与经济学之间的边缘科学。心理学给经济学上课,数据和科学工具被修理也是好玩的事情。并因此得了诺贝尔经济学奖,更是让人耳目一新。至于圣吉,《第五项修炼》还算是管理学,到了心灵篇,纯属冥想和东方思维教程。

交叉着读起来,脑子倒是不打架,思维有点乱。读着读着,觉得世界真的大一统了,喜欢西方人的思维,释、道、苏菲、禅、瑜伽,一概的喜欢一概的去揉搓,有点泛神论的感觉。倒是再参照些《中观论》《道德经》什么的,就剩了一句“不可说不可说”。

 

不可说和青春有什么关系呢?跟六月又有什么关系呢?

解读青春和怀想青春,一直是人生的主题。虽然明白,人生最大的恐惧,不是不能面对当下,而是总想回到过去。青春在的时候,我们尝试阅读和解释;于是,在青春离开的时候我们在唏嘘和怀想。

青春该是某种旋律,而不是一首歌的歌词吧。我们总是很关注歌词,而忘了其背后的旋律。于是我们强调有一个有观点的青春,而不是谦卑而担当的青春。青春要靠阵营保护的话,躲在被保护的角落,那么害怕悲伤来袭和自怨自艾,可以呼啸不能受伤,这个青春有点病恹恹的。

问题一定在你,一定不在这个世界。你的成长不是没有目标,不是没有想象力,不是没有愿景,唯一没有的仅仅是无法看清或是不愿意承认真正的现实。这个世界没有你不会变差或是变好,你没有这个世界就什么也不是。或,你能不能先承认自己错了,再注明自己是对的?

可以做一个特立独行的猪,不能做一个特立独行的青春。猪还是猪,特立独行与否不影响它是猪。青春一味的把特立独行标签到自己身上,像是告示栏,真哪天揭掉了标签,白白的版面上残留的都是标签的黏糊糊的胶痕。青春是经历而不是记录,这个青春你记录的再多也只是为了怀想,这个青春经历的越多,或许反而少了那些青春易逝的慨叹。

青春喧闹的是五彩缤纷,喧闹的不是唧唧歪歪。选择青春的方式,不是追随谁的模板。青春是做出来的,如同爱。五味杂陈却又煎炒烹炸,不是素食主义的白煮蔬菜,也不是零食果腹。没有大餐可以,不能没有正餐,不能借着青春的理由忘了要吃什么,要做什么,只会说什么。

爱从来都美好,只是你把她复杂了。爱也很简单,反而因为你的简单把她复杂了。不是这个世界没有准备好接纳你,是你觉得这个世界不美好,拒绝进入而已。

承认冥冥中有超越自己超越现实的力量,又懂得去闭嘴行动做自己的最好。沉默而付出全部的青春,淋漓而尽致。不必如中年的言说和心存余量。对世界敬畏,对青春敬畏。青春总是那个模样,行进时被你千刀万剐,走掉时悔恨当初。

青春不可说,可说的时候青春已然远了。青春像极了,《思考:快与慢》里的系统1,不理性却反应迅速,永远不关注全局,只关注这个点,不担当却也自以为是,感性而习惯,善恶分明却也一笔糊涂账,但却是你理解这个世界的开始。

佛曰:不可说不可说。与其解释,不如行动。道可道非常道,行动而不界定什么,时间不是洪流,世界是,顺势而已。

 

六月的第一天,在江南听雨。十里画廊百亩荷,不知道因为雨还是白鹭晚归的身影,湖里的塔影应景的断断续续,似断还连。雨声和着无语,很多时候安静是因为有一种声音,静心是因为某种行动。在六月的第一天,遭遇微凉,却也知,六月总会火热。

青春跟不可说有关吗?没有。跟六月的雨有关吗?没有。青春只跟青春有关,只是需要这真是你的青春。

 

雨中荷塘

左岸记:以张晓风的经典散文——“只因为年轻啊”作为这个青春的记。



发表评论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