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 阳光照进回忆里

阳光照进回忆里

文/卫斯理

当迷笛音乐节的第一天的晚上,崔健在舞台问90后的有多少,呼声盖过了60.70.80!我是90后,我因听到与看到贴标签者无耻的笑声与猥琐的面容,还知道标签后面隐含着成见的陷阱,所以我没兴趣为90后做什么辩护,而90后无论被打上什么标签也无需去辩护,去澄清,90后就是90后,不管如何,90后都会做90后应当做的事情!

迷笛音乐节是首次南下深圳,我和朋友也是首次参加。三天过后,当我回去下车那刻,我感到精疲力尽,双腿几近无法站稳,这就是摇滚音乐的美妙之处,摇滚不死,折腾不息。

我相信喜欢左岸的年轻朋友,应该有知道迷笛音乐节是怎么一回事,如果是喜欢迷笛音乐节也就一定是喜欢摇滚音乐的。摇滚音乐过去也叫摇滚音乐,经过发展现在称为现代音乐,因为摇滚音乐现在有了系统的艺术层次,也可以分门别类,所以,不了解摇滚的人应该改变从前对摇滚音乐的理解。

摇滚音乐的魅力就是现场感染力,如果你亲临了现场,你会发觉年轻人爱上摇滚是一件多么幸福又幸运的事情,以致你会感觉到这是一件值得你痛哭,热泪盈眶,骄傲的一件事!年轻的朋友,如果你感觉青春苍白,对生活感到困惑,对现实感到无助,对梦想感觉愧疚,请你接近摇滚音乐,请你亲临一次迷笛音乐节,你会知道你是谁,要去做些什么事。

现场的摇滚音乐总是有着直白巨大的感染力和亲和力,当你在现场跟着节奏的律动而情不自禁的起舞,扭动身躯,你会明白,你身边的所有人都是来自同一精神世界的人,不论哪里人,不论年龄差距,不论出身背景,不论社会角色,甚至不论摇不摇滚!每一个人都自由自在跳舞,唱歌,微笑,流泪,没有怀疑,没有虚伪,没有造作,那么地自然那么地理所当然。就像是彼此有些共同的属性而相互吸引凝聚在一起燃烧,起着一样的荷尔蒙青春反应。

在第二夜的晚上,有着朋克风格的逃跑乐队在主唱唱完歌之后说到。你们爱上年轻人最该爱上的东西,摇滚音乐,你们做了年轻人最该做的东西,来到了这里,迷笛音乐会。这句话深深打动了我,何曾几时,从我们喜欢上摇滚音乐那刻起,一直到现在,却从未对摇滚音乐有过任何的怀疑,对摇滚的精神没有丝毫的质疑和动摇,这在我们渐渐看清现实的真面目之后是不多见的坚定与英雄主义。

当我们看到我们喜欢的乐队喜欢的歌手,他们最终来到了舞台,他们的脸庞较之从前渐渐有了沧桑,有了不复当年的豪迈和气概,可也有了变得更有力量更加饱满的成长。我们情愿为他们欢呼,为勇敢的前行者歌唱,为他们应得的尊重而尊重。我们看到了希望,看到岁月镜子中的我们,看到世界的地平线,看到了摇滚,看到我们的每一个自己。年轻与力量,青春与释放,梦想与坚持,信仰与痛苦,甚至是性与革命!

无愧于心就是对所追求的有着真诚的负责任。我想年轻就应当学会并善于这么样去做,而摇滚就是这么样去表达这一种态度的。

在这里,别人带给你的感动与你带给别人的感动让我收获许多过去不曾拥有过的这样打动与感激,一种异样的享受从心底无名处向全身流淌,比做什么事的第一次都要美妙。

我依然记得,在第一夜还是第二夜,那个站在前排栏杆边上长相乖巧富有灵气的女孩儿。就是她,当她在跟随节奏挥舞摆动的时候,舞台的摄影师把摄像机对准了她的脸庞,她那时正闭着眼睛,嘴唇似乎也跟着歌声在翕动着。可是,在她突然抬起眼皮看见自己美丽的脸庞投映在舞台中央的大屏幕上,她,没有像其他人那样,对着镜头挥手或是喊叫,羞涩的微笑或是把脸侧向一旁或是无动于衷。突然,她眼中迅速闪过一丝讶异,继而隆眉微蹙,杏目圆瞪,将双手交叠在栏杆上,把下巴埋在手肘里,不再挥舞和歌唱,我分明看见她清澈的眼眸里流淌着一条充满愤懑的小河流。那是略带被侵犯要表示不满和抗议的眼色!她感觉没有义务要对镜头讨好或者要对正尽兴的人群表示响应,她感觉自己突然出现在大屏幕上是不应该的,所以她要表示不高兴、没有妥协。这不是叛逆,而是态度!纵然说是叛逆那也是可贵的。她让我想起了电影卧虎藏龙里章子怡饰演的玉蛟龙,但是她又没有玉蛟龙的任性,却有着更好的灵性和更多的勇气。那一幕,三天三夜的迷笛节我印象最深就是她的一幕,没有丝毫盲从的眼神和半点的妥协,如此动人心魄的美竟是那么的醉人,久久无法忘去,镂骨铭心。

其实摇滚乐的真正凝聚力是当所有天南地北的朋友为着共同的一种音乐信仰而走到一起跳舞,唱歌,牵手,大家都是那么地发自内心的团结和平等与友爱,彼此信任对方,相互关爱对方,不论男女老少,都能那么自然而然很轻易做到这点,只要我们确信是在音乐节的现场。如大家上网搜索视屏看到的那些疯狂举动和惊人行为,实际是可控的,因为不论因爆裂的节奏即将降临而像粒子搬对撞还是在拥挤的人群玩过山车还是在旋律如狂风骤雨般的时候玩跳水,其实每一个都会照顾每一个人,因为平等和友爱,大家相信这是一个大家庭,无论是谁都有责任确保秩序与安全,都能那么地自觉做到遵守,这是摇滚精神的要义之一,庆幸很多朋友都清楚这点。危险很多时候不来源于外部,更多是内部。摇滚音乐就是将现场朋友团结起来的磁极!所以,摇滚音乐的现场才那么地刺激疯狂,那么地尽情释放,那么地屡试不爽。以致三天过后回到熟悉的地方突然感觉那么地陌生,像是从远方到来的客人那么地无所适从。

亲爱的朋友,明年我们再去迷笛音乐节,以后也要年年去,是你们的陪伴让我们度过我们认为人生有意义的三天,收获了我们专属的记忆和青春RocK照,因此,我们每次相聚后,约定道别必摆RocK手势,这是从小到大以来首次确定我们的官方礼仪,就像中华人民共和国有了国歌和国旗,就像中国人民站起来了那句庄严宣誓,不再像小时候偷偷学抽烟说作军火,不再像偷看有色电影就说看水带那样,不再喜欢摇滚而感到孤独!

在迷笛音乐节的最后一夜,沼泽乐队演完离场之后,一场忽然侵袭的大雨。你,姑娘,我站你旁边故意靠近你装作躲雨的时候,其实你雨伞滑轮的雨水淋湿了我全身,实话说,不是很凉爽。虽然我追上去了,虽然你朋友怂恿你把号码给我,但你始终却没有告诉我号码。朋友批评我说细节没做好,用语不恰当,而你却说我岁数太小,那一刻,东坡、稼轩士所叹恨生不逢时我知便是如此。姑娘,怎么会是你?姑娘,我谢谢并祝福你,是你帮我完成了为遇见下一位动心的女孩该如何搭讪的深刻彩排。就像今夜的天气,就像逃跑乐队的那句歌词,:“总有遗憾所以美丽,青春里下过的雨,如今流在哪里?”

这首歌就叫:阳光照进回忆里。

 

左岸记:

听着崔健的《一无所有》,黑豹 《无地自容》,唐朝 《梦回唐朝》。摇滚,我的陌生,我站在田园村的这一头,不懂村那一头的撕裂奔放为何物。我的世界,静谧,无量;那边的世界,飞扬、抗争。但愿相得益彰。

深圳:迷笛音乐节 3天听众突破10万



发表评论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