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 我家的黑子

我家的黑子

作者:磊磊涧中石

黑子是我家以前的一条狗。

他是我上初二的时候到我家来的,面目俊俏,全身黑亮,四肢肌肉硬实,来的时候估计有三四岁了。他是一只宠物狗,我们家却把他当看门狗那么养着。什么品种我至今还没弄清楚,反正长不大,我见他最后一眼的时候和刚来我们家的时候一般大。

因为黑子个头小却俊俏干练,所以我一见到他就对他有惺惺相惜的感觉。我常去喂他一些馒头麻花之类。开始干的他不吃,我就在嘴里嚼软了喂他。那时候我一回家黑子就兴奋的跳来跳去。村里要有个什么红白喜事的黑子就算是开荤啦,各种骨头肉片能让黑子吃上好几天。

黑子这一生就洗过一回澡。是刚来那年夏天,黑子有点脱毛,身上的毛发翘起来了,看起来不平整,我就端来一个大盆放上水给他洗,刚放到水里黑子就往外跑,涧的我一身湿。怎么都不进盆子,我就掺了些热水,这回算是安生点了,我拿刷子给他刷毛,用洗发水给把全身洗了一遍,刷了一大堆的毛。刚把他抱出来,他就一通狂甩啊,甩了我一身。不过黑子立马帅的都不行了,在阳光下,黑子浑身毛发光亮,那么气宇轩昂的站着,让我想到山崖边站着的辛巴。

我上高中的时候每周回来一次,见黑子的时间就比较少了。有一次我下地里干活,拉着架子车去侯家村那边的地里,临走我把黑子链子解开锁在了家里面。因为这片地离我家还挺远的,少说也有个两里路。当我快到自家地头的时候我听到了几声狗叫,我一回头,黑子正从老远处朝我狂奔过来,我当时眼泪都下来了。黑子就像一个孩子嘴里喊着爸爸那样跑过来。我一把抱起他,感觉很温暖、很感动。那天干活一点都不觉得累,我在地里,黑子就在旁边的路上草丛中到处翻,干一会我叫声“黑子”,他就从草丛中出来冲我摇摇尾巴。有时候就唰唰的跑到我跟前前后晃晃又跑去逮蚂蚱。干完活我想着让黑子享受一下,把他放在架子车上,我拉着他回家。结果黑子不领情,没几步远就蹦下来了,唰唰的往前跑,跑远了又唰唰的跑到我跟前,然后又唰唰的往前跑。那个旁晚真的很美。田野、远山、村庄、炊烟、狗、黄昏。。。。

黑子终于发情了。顶着个东西在地上滚来滚去的,饭量也见长了。好些天了,我看着心疼,也不知道该怎么整。也没个窑子给他逛,拎他出去找个野狗吧怕有病啥的,再者说我家黑子这么帅我心里还不乐意。看着黑子这样又心里过意不去,总得把这作为动物最基本的要求给黑子满足了吧。最后我让爸妈领着黑子到村里去找,看谁家母狗能帮个忙,我没去。我们村养宠物狗的很少,大都是大狼狗啥的,我挺担心黑子那小身板驾驭不了,挺着急的。爸妈领黑子回来我赶紧问,爸妈说没成功。第二天我就把黑子解开放出去了,自己去找吧,看你自己的本事了。结果傍晚黑子吹着口哨就回来了。看这情况是成功了!也不知道黑子调戏了哪家的母狗。接着几天我天天放黑子出去,过了些日子黑子乖点了,也不闹腾了。

上大学的时候我一年回一次家。暑假我都没回家,一年才见黑子一面。我大一回家那年发现黑子一下子老了,下巴下面的毛都白了,眼睛不那么锐利了。但见着我还是那么的活奔乱跳。

有件事情我到现在都挺难过。大三那年春节回家,我先到我奶奶那里,我问黑子呢。奶奶说黑子跑了不见了,我心里很失落。奶奶说那时候我妈妈不在家,我爸爸工作很忙顾不上照顾黑子,她隔三差五的来喂喂黑子,可能是没人喂饿坏了就跑了。但我回到家开门的时候不知道黑子从哪里突然跑过来了,围着我转,我很开心带着他进屋了。黑子当时围着我跳来跳去的,我想他可能是饿了,但我当时很困,我从九江十几个小时的火车到西安,又坐了5、6个小时的班车。我没有管黑子,就去睡觉了。等我醒来的时候黑子却不见了。我出去到处找,到处喊黑子,可是他都没有再回来。那是我最后一次见黑子。我常常想是我伤了他的心。我可能是他最后的一丝希望,他满怀希望的来找我我却没有理他。没有喂他东西,甚至都没有抱抱他摸摸他的头。黑子消失了。

后来我再也没见过黑子。只有哥哥那里好像还存有几张黑子的照片。

听村里老人说狗在自己生命快要结束的时候,为了不让主人伤心,就会自己离家出走,找个别人找不到的地方默默地离开人世。黑子在我们家一共呆了十年时间,如果老人说的是真的,那么黑子那是来看我最后一眼,然后就安心的走了。

黑子,你是不想我伤心吗?还是我伤了你的心?

 

小黑狗

左岸记:

在农村,狗是护家的卫士,是主人的跟班。

我老家养过两只小黄狗,第一只是十几年前,一直陪伴了我们十一年,他能听到几百米外我们车的声音,只要我回老家,他就会用他的叫声欢迎我们,然后跟我们很亲昵地跳窜,甩尾巴,一路追一路跑。最后,他不见了,我们到处找,都没找到,大概他真的把自己藏起来了。

第二只是四年前开始养的,他跟他的前辈在外貌和品性上都非常的像,我们全家都很喜欢他,闲着的时候总是逗着他玩,可是,前几个星期,他突然也不见了,我们猜想,他一定是被“坏人”给打了去,不然他怎么可能跑丢了呢?他那么敏捷、那么顾家、那么的帅气。

每一只丢失了的狗都会击中主人心中最柔软的记忆。



发表评论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