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 咱就不能活得傻点儿吗

咱就不能活得傻点儿吗

文/萧秋水

《东京爱情故事》中,完治选择温顺的关口而非能干的莉香,很多人郁闷、气愤,觉得完治没眼光。

不过真的,选择关口也没什么不好。很多能干女性聪明有余智慧不足,有时候会让人很累,我听她们的爱情故事我都累,情感不是斗智斗勇,更不是宫廷大戏。所以《红楼梦》人物,以前喜欢林黛玉,后来喜欢薛宝钗,曹雪芹对薛宝钗的形容是“罕言寡语,人谓装愚;安分随时,自云守拙”。

工作、共事需要精明强干,生活上,还是“安分随时守拙”更好些。

也不是说得装傻,精明还是要的,得看用在什么事上。比如家里出大事了,这样的时候,不能一个人躲在后方乘凉,该担当的责任也得担起来。另外生活本身的确也需要智慧,比如治家,像探春、薛宝钗那样说起来做起来都头头是道,林姑娘不是没有见地,但她的心思不在这上面。

即使是在工作上,我也挺不喜欢那种猜度人的事,大家为了一个目标去努力,中间固然可能有利益上的冲突,但这人今天扫我一眼看上去有点冷淡,我不会放到心上一整天,想着我到底怎么得罪他了?我应该怎么去沟通和解释?那样的话还活不活了?这一眼要是领导扫来的,是不是立刻自杀谢罪?

女性要这样,似乎还有情可原,要是男的也这样,那简直是“叔可忍婶也不可忍”。人的注意力是有限的,在人际心理上下太多功夫,那专业能力怎么提升?——要真是心理医生那也就罢了。

在大项目中,做复杂的分析和人物心理推演,是必须的,但如果把这种习惯带到生活中,那就很可怕。所以我一直强调,知识管理中的竞争情报可用于商业,千万别用于生活。

我很喜欢周韵在几部片子中的角色,比如《十月围城》中的阿纯和《让子弹飞》中的花姐,有点傻气,直,一眼能看透,安静,笑容甜美——就是雷诺阿笔下圆脸爱笑的女郎形象,雷诺阿的妻子亚琳就是那样——这样的人,让人放心而不是揪心。

很多事,根本不需要想太多。新人类,最好头脑简单,四肢发达——独立思考不是纠缠在小心思上,真正逻辑性强的人也不会拘泥于此。我和罗振宇见面交流,一个半小时,他有问题问我,我回答;我有问题问他,他回答。谈完,各自的问题都解决了,好,散去。这要真讲起繁文缛节来,那可能一个下午都不够。

所以,有人想见我,我如果排得出档期,也会先去看看微博、私信交流记录等,如果看着就挺啰嗦,那就直接拒绝。不用说,答应见一个小时,能给扩展到三小时去——很多人以为,交流越多情感越深,那是开玩笑,有时候,了解越多,就越疏远。

近来微信上的一些交流让我心力交瘁,生活上的琐屑小事,单只分析条理性、合理性就挺耗时间和心力,象我这样“不男不女”的非人类,对于地球上纯女性的小碎心理、婆婆妈妈小师妹,承认耐心远远不足,也没普渡众生的心愿。

我最喜欢回复的是认真思考过自己找不到答案、又不涉及复杂人事、能够经过分析理清思路的问题,或者是有自己看法的学习总结类,但林妹妹型、妙玉型、八卦型,就还是请:

出门右转,找“秋夜青语”(公众号:qyxoxoxoqy)

秋叶做知心大叔是最合格的,我看他已经有了取代陆琪成为妇女之友的潜质,连大姨妈你们都可以去问他。

 

原文:http://www.xiaoqiushui.com/archives/7431

雷诺阿笔下的女子

左岸记:齐白石在一张偌大的宣纸上画的虾,只在底下才能找到画的主体——虾,其余的是一片空白,在这片空白中是水的灵动清澈;在王维的山水画中,仅有一座青山和一袭瀑布挂在画的一角,余下的是大片空白。这种简洁的布局,使每个人都浮想联翩。一位哲人说过:因为简单,便是极致。生活不正是这样吗?最简单的装扮往往是最美的,最简单的语言往往是最真诚的,最简单的行为往往最能打动人心。生活永远不会平静,也不会简单,但需要我们从中寻求平静,寻求简单,化繁为“简”,需要的是一种心智,莎翁说:“简洁是机智的灵魂。”



发表评论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