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 精神的补药,神不为者,人为之

精神的补药,神不为者,人为之

文/tomly

因为存在愚昧,因为人类会思考,为了支撑自己活跃的大脑度过漫长的人生而不至于被扰乱和折磨,所以人类有了宗教,从这种意义上说,宗教和科学可谓兄弟。

去年因为去伊朗,了解了琐罗亚斯德教(也就是俗称的拜火教),发现跟中国的儒家很像,好的宗教对信徒是循循善诱的,而不是恐吓你为它牺牲。

回过头再看佛教,这个和琐罗亚斯德教,儒家在同一个时代,却分别独立诞生的现在世界的三大宗教之一,其实也传承着这种叫人向善的东方精神传统。

佛教的思想基础可以归结为两个词:无常,因果。

佛说:一切皆流,无物永驻。

禅宗六祖慧能说:菩提本非树,明镜亦无台。本来无一物,何处染尘埃。

因为诸行无常,所以只能以万象皆空待之。因为万象皆空,所以我们应该了无牵挂。因为这个牵挂的东西(我执)总会失去,执念越深则解脱越难。六道三界中,人是欲望的产物,人与生俱来的我执,就是执着于各种欲望的满足,这个欲望可以是心理的——爱,也可以是物质的——金钱,房子……佛法的存在,就是要教我们解脱:既然万物皆空,你执着的东西实质上是完全无法一直拥有的东西,为什么还执念不放呢?

而佛的因果,从政治宣传的角度上说,也许是历代统治者最喜欢的佛教价值观。世事无常,万象皆空,并不代表我们在无所执的同时,也可以无所惧,因为我们有因果业报。

我们有因果业报,所以我们必须慈悲,慈能分享快乐,悲以感同身受。

执念也有业报,执念于生,会死不得所,执念拥有,反而更容易失去。

甚至我们的出身都是业报的结果,因为我们执念欲望,所以我们投胎到人界。

没错,业不是只有这一世。佛说,你的这一世,只是你的心的其中一个肉身而已,而心本身是连续的,不是如一根线穿过所有的肉身,而是骰子般每一面互相影响——那就是业报的所在了。

所以我们会有来生,甚至于不需要佛教教我们,我们自己都可以给前世来生合理化的解释——既然有前世,为何我记不得了?是的,在西方,我们有柏拉图的River Unmindfulness(失念河),在东方,我们有孟婆汤。当然,会有一些人投胎时逃过了这一步,所以我们产生了天才,像莫扎特这样四岁会作曲,六岁全欧洲巡回演出的从前世遗留了技能的天才。

万象皆空,似乎唯有因果不空。

从严格意义上说,佛教是一种消极避世的哲学,这一点有别于道教,虽然近2000年来,中国的佛教和道教总是相依为命,甚至修行的场所总是一起,但是我的理解,道教是一个积极避世的哲学,它并不是无所求的,而是只追求自己的一方安宁而已。佛教的无常观让我们太关注于世界的不可控的一面,而它的轮回观又让很多人放弃了现世的生活,寄希望于不知是否存在的来世,或者不知可不可求的证悟涅槃。

如果一世的修行就是为了生命的最后一刻证悟成佛,那不还是另一种类型的“我执”吗?

当然,从积极的意义上讲,佛至少教会了我们洒脱。人太聪明,太懂得拥有,太多的人执着于无谓的东西,所谓尊严,所谓安全感,所谓功成名就……其实,任何在你死去的那一刻,你不会留恋的东西,都没有执着的必要。佛也教我们善待死亡,也许佛教是全世界最关怀死亡的精神传统了。逝者已去,活着的人应该让其感受到,安心去吧,我们会好好照顾自己。

——再读《西藏生死书》,读《禅的行囊》有感

原文:http://tomly.net/?p=1113

 

附《人生五章》:

1

我走上街,

人行道上有一个深洞,

我掉了进去。

我迷失了……我绝望了。

这不是我的错,

费了好大的劲才爬出来。

2

我走上同一条街。

人行道上有一个深洞,

我假装没看到,

还是掉了进去。

我不能相信我居然会掉在同样的地方。

但这不是我的错。

还是花了很长的时间才爬出来。

3

我走上同一条街。

人行道上有一个深洞,

我看到它在那儿,

但还是掉了进去……

这是一种习惯。

我的眼睛张开着,

我知道我在那儿。

这是我的错。

我立刻爬了出来。

4

我走上同一条街,

人行道上有一个深洞,

我绕道而过。

5

我走上另一条街。

 

再附:神不為者,人爲之

文/何寅 (左岸群名:澄镜止水)

寅从不相信世上有神的存在。于是,神出现了。

寅问:“凭什么让我相信你是神?”

神说:“我可以达成你任何一个愿望。”

口气也太大了吧,我就是故意为难你 —— 先别说你是不是神,即便你是神你也无法做到,就算当真能做到你也不会愿意做 —— 寅运筹帷幄曰:“你能令世上所有人都快乐地过每一天,而免受一切的伤害或痛苦?”

神情自若如初:“我常听智者说,就是伤悲衬托欢喜,就是酸苦涩亦要细味。世事种种,人正是经历过苦楚,才懂得体味甜美。有磨练方有进步。所有的成功都必有一个先决条件 —— 挫败。”

寅暗笑 —— 完全正中下怀的回答,我只要反驳一句就足以使你哑口无言 —— 寅尽力压抑着难掩的兴奋,故作平静道:“此言差矣,痛苦与快乐不是必须共存的!你忘了世上除了‘开心’之外,还有‘更开心’吗?”

神依旧悠然气定,出乎我意料地,没看出半丝动摇。只听到神轻轻道来:“那你的心开了吗?”

如此简练的一句话,使寅被彻底怔住了 —— 我竟然忽略了至关重要的东西 —— 人心。心不打开,何来开心?想不到哑然的反而是我,神这句话言近而指远,一瞬间已令寅心悦而诚服。

少顷,神仍然一脸宁静,却略显一丝慈祥:“神无心,心乃苍生之专属。请记住,神不为者……”

“人为之。”寅自然而然地接下神那未说完的半句话,打从心底焕发出一种前所未有的愉悦。一抬头,神已消失无踪。

自此,寅相信了神的存在,而且一直铭记于心 —— God's in his heaven, all's right with the world.

你的心,就是你的世界。

原文链接:http://qing.blog.sina.com.cn/1737051971/67894f43330037bm.html



发表评论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