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 内向与成长

内向与成长

文/人人6分

我是一个内向的人,打小就是。我不喜欢在人多的地方,独自逛个街我都要以为周围人都在看我,羞得我直不起腰来。我妈和我的数学老师说:我的孩子读书是会读书,就是人老实。他们在一旁用本地话聊天说我坏话,我愣愣地埋下头。他们说的话被我的一个同学听到,他于是拿到学校里学着我妈的口吻讥笑我:我的儿子啊,读书是会读书就是人老实。内向,人老实,像一块结不了疤的伤口,时不时让我隐痛。

我的内向大概是我读幼儿班从乡下转到镇上开始。刚来到镇上,班里一个同学都不认识,着实是个乡巴老。每次下课的时候是我最难捱的时候,男孩们都跑到操场上乱滚去了,而我却手足无措地和同桌的女生搭话。上课的时候,我从不举手发言,尽管那些问题傻得要死,所以尽管我成绩很好,每年的三好学生却总没有我的份,评选出好学生的那段日子,我夜里时常梦到老师留了个更大更好的奖要最后发给我,可是梦一次都没成真。每每寒暑假,拿到老师的评语,我几乎不用看就知道必定是以此句开头:你是一个内向的孩子……孩子们相互抢看评语时,我要把它抓得紧紧的,内向实在是个丢人的字眼。

小学的时候,放学回家是要根据离家的远近划分队伍,排队回去,有段时间是我想起来就坐立不安的。排在我后面的是几个年级稍大的男生,他们经常会捡起石头放到我的书包上。大多时候我都知道他们何时放上去,然后相互炫耀,但我不敢说,不敢转过头去骂他们,他们便越发放肆,逼得我常常侧过身子,又或是时不时的转头去看。有一次回到家,我姐看到我书包上的石头问是怎么回事,我支支唔唔,慌张地掩饰,心里难过得想流泪。学校有时候因为大打扫或其它而不用排队回家时我高兴得就要跳起来。还有一次,忘了是什么原因,老师要换个领队的小队长,班上一个顽皮的同学高呼着:老师老师,你看,就选他啦(指我),他那么会读书。那女老师瞥一眼我,摇摇头:他不行,他管不了。

关于内向的例子多得数不过来,一次选班长,我的同桌是个孩子王,他拉帮结派,鼓动了班上多数人选我当班长。然后票选出来是我,老师沉默片刻,为难的说:还是g(一个女生)作班长吧。初中我第一次当升旗手,因为紧张,当音乐放完,我的旗才升到一半,台下一片哗然。初中的一次文艺演出,我站在台上,面对台下千万双的眼睛,忘词,然后和搭档说:你说错了,不是这句吧。然后在嘘声中离场。

上学时候不顺意,平时的生活也是坎坷。直到初三,约摸十六七岁,我都十分害怕过年。因为过完初一就要走亲串户,我实在记不清各种亲戚,无法把哪张脸哪个称谓对上号。遇上哪个亲戚,爸妈就热情洋溢地聊上,然后总要推推我:叫叔叔啊,叫姐姐啊,然后我就面如死灰。印象深刻的大舅母,她每回见到我就要张开双臂,老鹰扑食样,一把把我搂进怀里,我总是怯生生地不知要如何回应她的热情如火。有一次,家里让我和姐姐坐车去一个亲戚家喝酒,我们一下车,就决计不去了,跑到一公园去打发时间,害得家人以为我们被拐失踪了,又气又急质问我们原因,我们嗫嚅着说不饿,不想吃饭,其实是实在不好意思去人多的地方。

我从小就一直为自己的内向感到羞耻,因为它,我失去多少小红花和掌声,换来多少恐惧与泪水。那时我趴在被窝想:为什么自己是个内向的人?我多想又蹦又跳,肆意快乐,我总在想,下辈子我一定要做一个外向的人。我觉得外向是一件勇敢的事。

现代社会似乎很难容的下内向的人,这不是原始社会,不是光靠磨石削箭会打猎就能交配生存。你要是一个人吃饭都觉脸红,岂不饿死?你要是见到女生就憋的岔不过气来,那还怎么结婚生小孩?你要是开了会议做了演讲都吓得发抖,你还指望谁给你加薪升职养家糊口?专家学者说性格无分好坏,内向的有内向的好处,他们擅于倾听,安静专注……可是在这个物欲横流的社会,似乎那些眉飞色舞满嘴跑火车的外向人才更受欢迎些,毕竟谁有那么多时间和精力去挖掘了解一个人,你不说,谁知道呢。内向的人多是有负能量的,外向的人有时候很难理解为什么有人会吞吞吐吐,神色慌张地欲言又止,他其实是在揣测你的心意,想着这句话该不该说,该怎么说,说后对方的反应会是怎样,该怎么继续……把话藏在心里,咽在嘴里,酿成一肚子的苦水,内向的人总是自己和自己过不去。

那个叫想太多的胆小鬼,我想打败你,我的童年,青春,叛逆似乎都在与你共生成长与努力地驯服你。我站在舞台,放声高歌,即使心跳得快要死去,我手心出汗,紧握拳头,故装镇定的演小品,我参加party,与陌生人人喝酒聊天,即便有时候脑袋空空,接不上话……

渐渐地,竟有人说我很开朗,乐天派了。那天和一个哥们说,自己挺内向的,总觉不好。哥们说,你哪有,其实你还好,所谓外向不过是对别人礼貌些,多说些客气话。我开始无法定义内向了,话少沉默是内向?胆小怯弱是内向?还是喜欢独处,不爱张扬是内向?管它是什么,当我勇于表达自我,走自己认定的路时,我开始放下它,是与否,又有什么关系?

 

内向与成长

左岸记:在“为什么内向的人老是不在状态?”中,我们知道“内向的人只有在不认同自己内向的性格的时候才容易患上“社交恐惧症”,如果他认同自己是一个内向的人,不对自己进行批判,他可以很容易成为社交活动的观察者,对人际关系有比别人更深刻的理解。”

我再推荐一篇在我看来是个挺外向的人的投稿文章,这样大家通过比较就会很清楚地看到不的思维方式影响着人的行为风格。内向之人思考问题时偏向平和,求稳,求全;外向人思考问题常常不拘一格,求变,不破不立。

 

事关公平

文/FlyPie

最近参加了一个笔试,总共就四个问题,两个完全开放式两个半开放式,时间一个小时。

按照我的尿性,是的,完卷的时候才四十分钟,交了就走,还不忘在卷子的角落调侃一句:字数不够,空间有限,敬请见谅。按照常规的理解,可能是我不太重视这场考试,甚至于有点戏谑,但是,个人认为这是尊重的表现,因为:意思已表。我把该说的想说的都说完了,至于那些凑字数或者没意义的内容一概省去,这种态度再好不过。

卷子的第一道题是:写一些你觉得有趣的或者印象深刻的新鲜事。一开始我觉得回到了小学。我就想可不可以说,发现大学不逃课实在太难了,因为大学生的意志水平实在是差,当然包括我自己;可不可以说,上了大学女生都越来越漂亮了,但是最后还是觉得找个基友更靠谱;可不可以说,两会期间学校外的摊点全被城管收了,留下的不是学生大呼:如此正义甚好!而是种种怀念,种种肚子饿;可不可以说看完了《看见》我发现太多事情我“看不见“;可不可以说在七食堂5块钱可以荤素两菜一汤,我想永久保留校园卡就算是毕业之后……都不能写,写了就没意思了。没远见,太偏执。

我的原则就是:记录事实而不发表观点。这是跟”成功人士“学的,看到”成功人士“我从不仰视抑或崇拜,我只学习。

这种对待事情的原则很纯粹,你不应该在任何的事情上给观者或者听者任何形式的引导,才能保持客观以及话题的延续性,当然这不妨碍你内心拥有自己的标杆自己的判断,只是不能形于表,算是某种程度上的隐忍。这种隐忍甚至算是一种造化,一种难得的天赋。

那就说说我记录的事实:

一次学校的活动,我们去打扫女生宿舍,跟平时打扫的阿姨有过一点点很简单的对话,大致的了解是:阿姨每天的工资是40元,一个月领到1200算是够着”最低工资标准“,因此每天除了打扫,还要从垃圾中拣出能卖的废品增加收入。一栋宿舍有七层楼高,每一层分布三个垃圾桶,由于人数较多垃圾桶每天都处于爆满状态,脏臭不论,重量绝对是难以让人接受的,我们两个男生扛一桶,仅仅是从三楼下到一楼就有点累,几个年岁颇高的妇人要处理的可是21桶,加上一天两到三次,那就是42桶甚至63桶。

同时,你看看门口的乞丐们:如果一个人往他的小破碗里丢五毛钱,那一天80个人恻隐一下就可以让他收入40,每天的人流量按照1000来算,其实很多时候大于1000,也就8%的概率,难怪说当乞丐是挺赚钱的生意。

所以,这就是多劳多得,少劳少得,不劳不得。这就是公平。

教育部说了:近几年教育上做的最好的工作就是”进一步实现了教育公平“。(永远不可能完全实现,这点没人张望)确实有做的不错的地方,比如说一些省份开始支持异地高考,取消借读费,赞助费等等一系列”不公平“的费用。但是,还有一些方方面就太欠公平了,比如择校费啊,一些些莫名其妙的加分啊……要求不能太高还得一步一步来。我把脏话略去吧,然后这一段就写完了。

说到公平,我就很想提两句经典名言。一句是两人分手,无可奈何的一方说的:只要你开心就好,我怎么样都无所谓。另外一句是百年经典:严于律己宽以待人。这两句话深深体现一种及其不公平的状态,却得到大多数人的默许甚至推崇,因为这种不公平是发自主观的,对自己方向的不公平,牺牲自己成全别人再好不过。

所以说“只要你开心就好”根本就不是来自于什么高尚的灵魂,而只是TMD无可奈何地又不得不给自己找台阶下的说辞。“严于律己宽以待人”的人对自己绝对是最不公平的。大家都希望这种人的出现,甚至觉得只有这种人能称之为“好人”“能人”。因为我们可以因此避免掉自己无知的伤害,因为会获得原谅;我们可以明白很多东西,因为你可以观摩他的人生;我们可以逃避很多套路,因为他的设定是不会生气不会伤心……当然,最重要的是,没人想成为这种人。

感情也好,待人也罢,社会也是一样,对公平求全责备,对不公平甚是推崇,这种存在即是合理。



发表评论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