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 熬·成功·幸福

熬·成功·幸福

三个短篇。

一. 熬就一个字

文/冯仑

男孩子最大的问题,30多岁自己还没有成功。

现在社会反差特别大,怎么坚守自己的人生目标就特别难,随波逐流总是成本低,但对自己不负责任,不如设定一个特别大的目标,然后熬,一直熬下去。

熬是个什么概念?

20多岁刚毕业,你是社会的边缘,什么事都是哥哥、姐姐、30多40多的人在做,你得求这些人;等到30多岁,你开始进入到剧场最后一排,有了一张门票可以看别人演;到40、50岁,就是中排靠前一点的观众,看戏你就可以看的清楚了;你如果要出类拔萃就变成第一排了,再出类拔萃你就成演员了,等到你演完了,别人一鼓掌你也就该下场了。

20多岁一定要有一个准备,你就是边缘,边缘是尽快拿到入场券。比如说你到了公司,有了一个稳定的职业,或者一个基本稳定的生活,但是你乘自行车、赶公共汽车,这就是入场券,很正常。

我研究生刚毕业,中间工作八年,每天骑自行车赶到374,然后坐公共汽车,公共汽车下来再走一站地。回头想来不委屈,20多岁肯定是这个过程,如果20岁就跟50岁人一样,那这个戏就乱了,中国十几亿人都这么演的。插队是偶然性,比如像丁磊他是另外一种人生,这种概率极小极小,你可以朝着奋斗。

成功不是设计出来,是靠信念支撑,加上各种机遇偶然蹦出来了。当你成演员,基本上也该谢幕了,接下来又来了人,这个戏才能不断唱。现在70多岁人基本上又退回到场外了,看他儿子演孙子演,就这么一茬一茬。

熬要有耐心,熬不是你一个人熬,而是一代人熬。

 

二.成功学和幸福学

文/真正易水寒

在机场和一些二流书店中,总能看到公共电视里大声播放一些所谓成功学的讲座。那位东北口音、长发飘飘的“学者”,正口喷唾沫讲得天花乱坠。如果我骂街,他一定听不见,所以骂了也白骂。骗钱的方式有多种,采取这种误人前程的方式实在缺德。我只想心平气和地讲,所有的成功学都是骗钱的工具,无一可取。不过就是讲几个小故事,加一点儿点评,凑成心灵鸡汤,忽悠那些从来不读书的人。

“成功学”散发着一股极端功利的味,说他们邪恶都不过分,讲一千个道理,说一万堆理由,就是告诉你如何从被别人骑在头上拉屎变成骑到别人头上拉屎。更可笑的是,他们跟那些算卦的没什么两样,如果真能“成功”,他早一路奔过去了,哪还有时间教别人“成功”。即便你真按他们说的做了,你也“成功”不了,还得被别人骑在头上拉屎。

对成功学的追捧,体现了集体无意识的社会功利化,攻其一点不顾其他,消解了生活的多样性和可能性。每当这时,我总忍不住问:为什么没人来推广幸福学呢?如何把幸福当成一个课题,让大家像追求“成功”一样去追求自己的幸福,这该多有意义。

幸福学,可不是告诉你“如何寻找幸福”。否则估计又要坠入讲禅说禅、装腔作势的一套把戏了。什么是幸福?每个人心里都会有自己的答案。但它起码应该是积极的生活,而非神神叨叨;是为自己的幸福努力、抗争,而非逆来顺受,四大皆空。说起来这是一个很大的话题,难以几句话说清。我想表达的是:相比所谓的成功,幸福更应该是人类追求的东西,但现在它被忽略了,被以成功学为代表的实用主义和功利主义思维左右,以致我们感觉到了缺少幸福,却又不能清晰地将其表述出来。名利不是不可求,但最终目的还是幸福,如果因过度囿于名利而忽略了内心的幸福感,岂非舍本求末,买椟还珠?

幸福除了内心的感受还有来自外部的感受,比如以蓝天白云为代表的空气质量,以放心吃喝为代表的食品质量,以放心出行为代表的安全问题等等,都关系着我们的幸福。将这些问题整理出来,看得见摸得着,作为我们向着幸福跑的目标,不是比什么狗屁成功学强多了吗?

但是,那些推销“成功学”的人,正在悄悄偷换概念,用“成功”两字来替代“幸福”……

成功与幸福

三. 比成功更重要的

文/周国平

在我看来,所谓成功是指把自己真正喜欢的事情做好,其前提是首先要有自己真正的爱好,即自己的真性情,舍此便只是名利场上的生意经。

成功不是衡量人生价值的最高标准,比成功更重要的是,一个人要拥有内在的丰富,有自己的真性情和真兴趣,有自己真正喜欢做的事。只要你有自己真正喜欢做的事,你就在任何情况下都会感到充实和踏实。那些仅仅追求外在成功的人实际上是没有自己真正喜欢做的事的,他们真正喜欢的只是名利,一旦在名利场上受挫,内在的空虚就暴露无遗。照我的理解,把自己真正喜欢做的事做好,尽量做得完美,让自己满意,这才是成功的真谛,如此感到的喜悦才是不搀杂功利考虑的纯粹的成功之喜悦。

最基本的划分不是成功与失败,而是以伟大的成功和伟大的失败为一方,以渺小的成功和渺小的失败为另一方。在上帝眼里,伟大的失败也是成功,渺小的成功也是失败。

有一些渺小的人获得了虚假的成功,他们的成功很快就被历史遗忘了。有一些伟大的人获得了真实的成功,他们的成功被历史永远记住了。但是,我知道,还有许多优秀的人,他们完全淡然于成功,最后也确实与成功无缘。对于这些人,历史既没有记住他们,也没有遗忘他们,他们是超越于历史之外的。

对于我来说,人生即事业,除了人生,我别无事业。我的事业就是要穷尽人生的一切可能性。这是一个肯定无望但极有诱惑力的事业。

我的野心是要证明一个没有野心的人也能得到所谓成功。不过,我必须立即承认,这只是我即兴想到的一句俏皮话,其实我连这样的野心也没有。

我的“成功”(被社会承认,所谓名声)给我带来的最大便利是可以相对超脱于我所隶属的小环境及其凡人琐事,无须再为许多合理的然而琐屑的权利去进行渺小的斗争。那些东西,人们因为你的“成功”而愿意或不愿意地给你了,不给也无所谓了。

有一种人追求成功,只是为了能居高临下地蔑视成功。成功是一个社会概念,一个直接面对上帝和自己的人是不会太看重它的。



发表评论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