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 我的奶奶是尊佛

我的奶奶是尊佛

立春后三天,初一前三天。奶奶走了。这个无雪的冬天,在春天就要来的时候给我无尽的悲伤。

一直以为奶奶会一直的这样在着。奶奶年轻守寡,叔叔也走得早,于是80年代开始就从山东老家来与我们一起住了。九十六岁,陪着我少年直到现在的日子。

那个山东中部的乡村,那六十年的生活,给予奶奶的除了小脚的蹒跚,就是自我得体的尊严和善良。青年是没有过去的,老人总是唠叨自己的曾经。但记忆里,奶奶很少聊及自己的过去,不似那些老人四处重复的辉煌。

大约是小学吧,一次带着奶奶去看秋季菊展,公交车,革命公园。我小大人般的领着奶奶,挤车上去,笔直的站在奶奶旁边,接受者车里人的赞扬。菊展上我奔走匆匆,奶奶努力的跟随,我肆意的惊呼美丽、不屑的跟奶奶解释着铭牌。不耐烦的我,跟奶奶约定她自己转,我们在一个醒目的地方会面。在我为了那篇老师安排的作文搜集到足够的素材时,奶奶就在那约定的地方站着。我问转的怎么样,奶奶说怕我找不到她,一直在那里。我还笑话她小看我,如今想起来,该是无尽的慈悲和我无尽的自责。

那时候的奶奶,很是要求进步,认字读报,直至彻底放弃追赶这个世界的变化,淡然的自顾自前行。她会给我讲很多的故事,民间的故事,那个鲁中乡村传递了几千几百年的故事。才子佳人,善恶昭彰,报应奇闻,天上地下,人心鬼魅。。。感觉触摸得到曾经的几十年单调而丰富的人生。而那样的传承一定是在我这一代遗失了,因为我不在意,依稀的记忆,也是支离破碎,再无那样的鲜活。那有着浓重山东话的娓娓道来里,太多的与现实的格格不入和寓言般警示。

奶奶从不问爸爸要钱。但逢了春节,奶奶一定会问爸爸要些钱,因为要给我和哥哥红包。奶奶拿手帕小心的包着,在初一的一大早,等着我们的拜年,等着我们磕头。从小没有的习惯,在爸爸的解释里,她也勉强的接受,看着我们的欣喜而欣喜,却对着爸爸唠叨,不用磕头么?不用磕头么?那涉及尊严和慈爱的仪式,不伦不类的延续着,直至我们开始给她零用钱,她才心满意足的停止了。

自尊而独立,一直是奶奶留给我的感觉,她没让你需要刻意对待她。她永远清洁和整端,这个据说是来我家后养成的习惯(从她做活的时候的东西放置看)。奶奶适应的超好,于是乎在我记忆里,奶奶没有老去过,没有变化过,就是那么自然的存在着。奶奶,在我们看来是不会享福的人,独立而自在,是支撑她存在的信念之一吧。每次吃完饭,她都会自己去把碗放回厨房或是清洗,不仅是我,包括我的父母,在我记忆里,“放下,我来收拾的话”说了不止千遍万遍,她依旧我行我素。于是我们继续说,她继续做。

奶奶对我们哥俩的孩子,超乎寻常的喜爱,或许是四世同堂满满的喜悦吧。有一段奶奶身体似乎已经不行了,在我们的担心里熬过了一个春节,接下来孩子们的出生,让她快速的找到生活的力量,忽而就康健起来,慈眉善目的面对呀呀学语的孩子们,对着扑向她要求她抱的我的儿子,愧疚的说着“我老了,抱不了你”等等的话。也会教着孩子们曾经交给我的民间童谣。

她不奢望你对她的态度。奶奶一样会生气,一样会说道,但她善忘的真是可以,她迅速的遗忘刚才的气氛,继续以一个一贯的姿态面对。记得那时孩子小,雇了保姆,奶奶会觉得那些孩子们不用心,于是大小场合说这些念叨这些,其实也就是怕我们的孩子接受不到照顾、我妈妈劳累。但是,她念叨完,就会忘记了,既会下一次同样的问题继续生气和念叨,也会对别人的任何一点改变而不忘表扬和赞许。

这几年奶奶已然很平静了,每次去看她,她安稳的坐在那里,继续做她的手工针线活(那些小孩子的布玩具和小鞋子)。没有表情却似乎表情万千,岁月给她了皱纹,同样的,她给了岁月当下。可以笃定的是,她没有回忆过去,因为很少看到她的唏嘘。她会自己走路,尽一切可能的自己走路、梳妆打扮、吃饭、起居。她因为听力减退,需要相当大的声音才会听见,却对爸爸拿着已经走调的山东话说时灵敏起来。她的视力大不如前了,于是会坐在电视前,为已经看过很多遍的电视节目继续新的快乐。

她会欣喜的琢磨见到的新鲜的东西,甚至包括孩子们的玩具,她也会跟着孩子们收拾他们随处乱扔的玩具,让我们一干儿孙在后边担心她。不能动弹是她不可容忍的事情,但动弹起来,我们担心的要命。。。

。。。

但在我们最不认为她会走的时候走了,那幅遗像还是她八十多的时候拍的,这十几年变化的是我们,被生活老去的也是我们,奶奶没有变过,于是在走的时候安静而从容。

于是想。我的奶奶是尊佛吧。

万千世界,繁华无边,与我既有联系又有分别;

去感谢一切我应该感谢、我觉得应该感谢的人和事,不是为了回报什么;

去喜怒哀乐,但不会因为现在的喜怒哀乐面对未来的人或事;

总要干些力所能及的事情,这个事情似乎没什么目的,却又目的明确;

不奢望什么,不放弃什么,安静的随着岁月流转;

生命就是生命,不强求但也不忽视;

我存在着是因为我存在着,依赖谁都是我没有存在;

过去的一切不是资本,但成就了今天的我,所以我可以不谈论过去,只看着当下;

善忘让我收获欣喜;

生命里不变的东西会很持久;

死从来不可怕,决定生,才是需要付出全身心的东西;

慈悲看待这个世界,安静对待自己的生活;

。。。

医生抢救奶奶时,心跳还很平稳,在媳妇和孙媳妇们给她擦拭完身体,心跳慢慢的弱下去了。刹那,每一个细胞都悲伤起来,却又有淡淡的慈悲和喜悦泛上来。当我们仅仅是家里这些人,站在遗体告别的地方,嫂子说因为爸爸的孝顺,可以简单到至极的离别。我想,这也是奶奶这尊佛希望的吧。

天堂不远,解脱当下!无尽悲伤,淡然喜悦,无量慈悲!

尘封的岁月

左岸记:少年莫笑老人频,老人不夺少年头;老人即使随物化,功德留与后人多。



Comment (1)
Trackback (0)
  1. 超哥 UCWEB 8.8.0.212unknow 沙发 2013/04/03 17:08

    我的奶奶 比佛还要好上百倍。

  • 还没有Trackback

发表评论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