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 你好,2013

你好,2013

2012已经迫不及待地成为了历史翻过的一页,人啊,终究是拗不过时间的,因为种种原因,或荒诞,或滑稽,有些人硬是没有把今年翻过去。也不用觉得别人可怜,说不定哪天就轮到我们了。当然,即便一不小心轮到自己,也未必就是不幸。

每年岁末,我都会盘点过去一年的修行,像是个战后载誉回家的老兵,或是个商场血批归来的女人——这种感觉每个人都经历过:首先是鸡血沸腾,其次是万分空虚,最后是无所谓。当然,这个过程依稀有些人生的影子。所幸的是,跟很多读者朋友一样,我暂时还停留在鸡血阶段,尚未活够足够的话语权。

 

这一年,美国还是继续“黑马”当道,即便是50多个洲高喊独立,以示抗议,也无济于事。这一年,咱们国家也换领导人了,真是江山代有人才出,暂且不管有没有所谓的争权风波,眼下这位领导还是较得人心的:从吃方便面到视察不封路,从住普通宾馆到年会精简或取消,无不让人感到春风拂面——当然,要是这种感觉能够得到进一步的延展,那就最好不过了,比如说国民实现真正收入翻番,国家实现可持续发展,继而真正实现伟大之复兴——sorry,调子又跑高了,一不小心。

其实有关伟大复兴,我内心有一个算是靠谱的宏愿,那就是再过个几十年,咱们再拍建国或建党大业时,海报上各大明星名字的后面不再有个(XX)——XX特指其他国家名。说到这一点,我突然想到前不久读到的一条新闻:2012年,招商银行和贝恩公司的研究报告发现,在2万名拥有可投资资产超过1亿元的中国富人中,27%的人已经移民,另有47%的人正在考虑移民。我国超级富人的移民比例甚至高达74%。换言之,每5个有钱的中国人中,将有3个是外国国籍。不用我说,你也知道这个比例是相当大的,你当然更知道这么大一个比例反应了什么问题。所以说,作为老百姓的一员,我衷心希望自己有朝一日(最好是尽快)成为富人,更希望我成为富人的那天,找不到太多的理由往国外跑。

 

2012,咱们和小邻居大“和”民族可谓是较上了劲。不可否认,人家也不傻,趁咱们“公司”高层换届,便开始捣乱滋事,自编自导自演地搞了一场“买岛卖岛”的闹剧,国际收视率算是赚足了。这事儿一不小心就闹到了现在,如今仗着美国大兵撑腰,岛国人更张狂了。就目前这趋势,打不打还不一定,不过最好是不要打,老百姓好不容易过了几十年太平日子,80尤其是90后这帮小年轻也只在网游里有欲火江湖的激情。

不过话说回来,要真打起来咱国家也没怵过谁,当年小米加步枪还不是打的有声有色,眼下航母都快成舰队了哪还有资格去畏惧。总之一句话,我们人多,不怕打砸抢,不畏飞船党。谁敢钓我们的鱼,我们就掉他们的头——各位看官,这调子总该没高吧。

 

2012年,虽然我依旧根不辍,但产量却比往年锐减。具体原因无非是懒散,忙碌,或是以“没有灵感、最近太累”之类的理由做推脱,以前几个月的正文量,现在半年也磨不出个提纲。

唯一庆幸的是,经过这“慢”下来的一年,也逐渐知道了自己到底该写什么,什么能写什么不能写。能写的东西真正用心写,宁缺毋滥,精益求精,也算是对得起读者朋友(如果真有的话)。说到读者朋友,这个还真的可以有。所以说,如果对接下来还有什么理想的话,那就是多一些读者或朋友了。

 

值得一提的是,2012还是所谓的世界末日年。临近“末日”时,国内还出现了个 “全能神”教,每天走街串巷、进村入户,散布世界末日就要来临等歪理邪说,煽动大家加入组织。邪教的可恶这里自然不必多说,电视报刊有的看,我想说的是,邪教的背后,我们是否还能看到其他,比如说其得以滋生的土壤。宗教和邪教虽一字之差,却缪之千里,但无非是要一个信仰的问题。

说到信仰,2012年末的一部叫《少年派PI的奇幻漂流》的电影值得我们深思,男一号在多重信仰(印度教、伊斯兰教与基督教)中试图并最终找到了内心的平静,但这种平静却可以理解为一种选择性的逃避。正如你所知,对漂亮的女性的博爱意味着好色,多种信仰也意味着没有信仰,有的只是自欺欺人的精神嫁接而已。

有关“世界末日”,我还看到过一个新闻,说是个佛教大师。人家记者采访他,问其有关末日有什么想法,结果这大师提出一个非常雷人的建议,说把世界末日干脆改成世界幽默日好了。这一点,我很是认同,活在中国现代的文明人大多要不太严肃要么太苦逼,忘记了我们可以用幽默面对快乐的时光,用黑色幽默面对不幸的日子。

2012还有一件事足以划进中国历史,那就是诺贝尔奖。中国的文化人临死前再也不能以此为借口说死不瞑目了。莫言的书大致不符合我的口味,即便是经过张艺谋影视化后的《红高粱》,也依旧没让我找到任何共鸣,有的只是单纯的艺术性欣赏而已。但这都不妨碍我对莫老的无比尊敬,他是21世纪的许海峰,是出头鸟,更是男飞人刘翔女飞人刘洋。当然,最重要的是,他在恰当的时机把村上这棵春树给拔掉了——这种事情说起来很虚,但我们舞文弄墨的,如果忘了务虚,才是真正的不务实,正如莫老同学在斯德哥尔摩尔说的文学无用论一样“无用之用”。

 

蛇年将至,众所周知,一个人活一辈子,没多少个蛇年可轮回,特别是国家躁动发展的这些年,百姓们都在发了疯地往前冲,快得跟单车下坡,摩托踩尽油门,汽车转上高速,火车变成高铁,飞机开始喷气,火箭接近大气层.....

我游走在这样一个身不由己的江湖,年复一年地追名逐利,不知疲倦,却从未忘掉扔掉手中的那支笔,这支曾给我带来希望的笔,还将继续给我带来一辈子的宁静.....

 

◆ Weibo 微博: http://weibo.com/shenwanjiu

你好



发表评论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