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 一个人的世界是怎样建立起来的

一个人的世界是怎样建立起来的

文/崔卫平

“海伦最终以她不可思议的光辉,将所有这些人们带给她的温暖,又返给这个世界和其他人们,增添了这个世界的温度。”

乍一看,这是一个奋斗与成功的故事:因为一场高烧,19个月大的海伦•凯勒从此失去了视力与听力,生活在一个没有色彩与响声的世界里。然而她却学习和掌握了植物学、动物学、自然地理、数学、法语、德语、拉丁语、希腊语等,24岁时从哈佛大学拉德克利夫学院毕业,拍过电影,写过好几本书,最终成为一名教育家、演说家和社会活动家。1968年去世,与我们当中许多人分享过头顶上同一颗太阳。

但绕到成功的背后,却会发现,这并不是一个酸楚的故事,而是一个喜悦与幸福的历程。当她陷入黑暗的世界,与外界彻底无关时,她挣扎、易怒、暴躁;这之后出现在她眼前的每一缕光线,每一个微小的响动,她心灵道路的每一点进展,都给她带来巨大惊喜。新的世界展现在她面前,就像初生的世界本身一样新鲜美丽。

远道而来的老师苏立文与她一道探索。她分不清“水杯”和“水”之间的区别。老师带她到户外的井旁,把她的手放在出水口的下方,让清冽流淌的水经过,然后老师在她的另一只手上写出“水”(water)这个词。她终于感受到在自己用手触摸的世界之外,还有另外一个世界,人类自身的语言世界。万物皆有名字,这让她感到新奇极了,富有生命的词语开始唤醒她的灵魂。

抽象概念是这样建立起来的:老师让她串珠子,按大的两粒,小的三粒的顺序,她总是弄错。在老师的提醒下,她开始反复去想,努力思考怎样摆才对。老师苏立文及时在她的脑门上写下了“想”(think)这个词。她接下来除了将珠子弄对,还要去想这个词所代表的自身活动,它所指向的人自己的空间。

这本小书写在海伦还在上大学期间,记载了她最初发现世界和发现自己的过程。她对于事物的感受能力,仿佛一束光线,将事物本身重新照亮。她与事物相遇时,她/它们同时发出惊喜的叫声。难道不可以说,此时此刻,这片大海是为了海伦不存在的听力而喊叫:“当波浪重重砸向海岸的时候,我感到卵石在咯咯作响,仿佛整个海滩承受着巨大的痛苦,空气也因它们的震颤而悸动。海浪暂时退去,只为了蓄势再来一波更猛烈的冲击。”

而我们这些人哪,仿佛记不起来这样一份馈赠——世界及生命本身的馈赠。我们以为世界原先就是这个样子,她应该就是这个样子,甚至抱怨她为什么是这个样子。我们不再去发现,去叩问。尤其是叩问我们自身——在我们自身内部,有着怎样的空间和潜能?在来到这个世界上之前之后,我们被赋予了哪些密码,需要我们终身努力而将它们翻译出来,得以面世?

当我们倾听海伦对于世界发出的热切呼唤,我们也会听到来自自己生命内部的热切呼唤。尽一切可能将生命从内部打开,释放生命的全部能量,展现其丰富瑰丽的光谱,这是来自海伦的气流,海伦式的命令。这命令信号很弱,然而你一旦听见,你就应该坐不住了。我们每个人甚至有这样的义务,去完成自己。这才是生命的成功。

而一个理想的环境,就是努力去帮助人们去实现自己的意愿,帮助人们做自己想做的事情,让这个人实现他自己的内在价值。社会是如此,其他人也是如此。海伦有幸遇到了苏立文老师,这位女性视将海伦带出黑暗为自己一辈子的事业,而她本人也在这个过程中享受了莫大的喜悦。

多么值得记取所有这些人们:后来教海伦唇语的富勒老师;允许海伦触摸万国博览会展品的希金博特姆主席;同意海伦进入剑桥女子学校的人们(这是一所正常人的学校),这个学校里德语老师格罗特夫人和校长吉尔曼先生,还专门学了手语字母表来为她上课。在拉德克利夫学院入学考试时,考官们允许海伦单独拥有一间屋子,因为她必须使用打字机才能答卷,而打字机发出的噪音会对其他考生产生影响。还有她在这所学院读书时,那些为她单独准备凸印版书的人们,为她学习几何提供设备的人们。这都是一些了不起的人们,支持他们义举的机构也都是一些了不起的机构。

海伦最终以她不可思议的光辉,将所有这些人们带给她的温暖,又返给这个世界和其他人们,增添了这个世界的温度。她始终不懈地为盲人争取权益,将更多的盲人带到人们面前,也让这个世界更多人们互相之间得以照面。

一位80后的年轻人重新译出了这本小书,他将这份礼物再次带到了中国读者面前,让中文世界的人们感受海伦•凯勒留给这个世界的馈赠。同时也让人们去想——我们的教育,应当怎样为孩子建立一个人的世界,我们当中的每个人,将会留一份什么东西,给这个世界呢?

Helen-Keller

《我的人生故事》

[美]海伦•凯勒著

朱力安 译

摘自:南方周末

原文:http://www.infzm.com/content/79802



发表评论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