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 “自我”是一味毒药

“自我”是一味毒药

文/莫尘

新来的应届毕业生问我:我是个很"自我"的人,周围的同事说我没礼貌、不懂人情世故,我错了吗?

我说:你认为"自我"是什么?是不管不顾的我行我素,还是宽容温善中的自我修为?

又有同事问我,在公司上班感觉好没"自我",提的意见领导总不采纳总挑我刺,上班不自由,不能随意吸烟,不能随意上网,都快窒息了,于是,辞职想换环境,这错了吗?

我说:你认为"自我"是什么?是自由自在,无拘无束的任由你想干啥就干啥,还是适当自我约束能听取别人对自己的批评、评价以便更好的正视、完善自我?

还有朋友问我,过年我不想回家相亲,我还没玩过够呢,不想被一个女人绑着,结婚了就没有"自我"空间了,结婚后什么都碍手碍脚,简直是找“罪”受?不想结婚,这错了吗?

我说:你认为"自我"是什么?是女人都会用爱绑着你,干涉到你的生活,还是你逃避问题,不敢承担责任的借口?

另有小妹妹问我,我都不知道,何为"自我"?不知道自己喜好什么?不知道自己想干什么?别人能说出我是什么性子的人,但自我感觉茫然?别人的评价于我,这是真的吗?

我说:你认为自我是什么?是全然听信他人对你的评价,还是能多一些自我发现,自我肯定,自我取舍?

这满世界的人都在强调"自我",而且玩"自我"的人越来越多,真感觉到了似乎谁不说"自我"就是没个性的时候。

这"自我",到底是冷酷、漠然、决绝,还是冷静、淡然、果断呢?类似的词语,词义却完全相反。前者是恶作,后者是修为,若人能明白这两者的不同,也就知道什么是"自我"了,就知道自己该怎样玩了。

敢我行我素、不管不顾地玩"自我"的人,要不是身居要职,则是非富则贵之人,或是特立独行有才之人(大概不需要我举例吧~)。哪怕他们把“自我”玩得恶劣多端,无视他人、漠视他人、鄙视他人(更不需要我举例吧~),哪怕他们喜欢用斜眼看人、拿鼻子的哼声回答他人,他们也照样在"自我"的世界活得心满意足,而且身边也不缺少喜欢拿满脸热情地去贴他冷酷无情的人。看他们前呼后拥、人前马后的光景,人们除了脸上迎笑着心里骂几句”看你得意”的冷话,也会对这种人的“自我”过多作呕吧。

若是讨生活讨日子的人,你想在人前玩冷酷、漠然、决绝,你想没礼没貌地满社会乱转,你想蔑视他人,试问你有玩这种"自我"的空间吗?你要工作,你是不是得收起过分的自我与同事融洽相处,你哪怕不会讨好领导但至少不敢漠视领导吧?你行走于市区总该有几位相好的朋友吧,你敢在朋友面前把玩这恶作的自我吗?你若见着亲戚朋友同事熟人而视若无睹,你总该摸摸自己过分自恋自信的脸是自己给的还是别人给的吧?

俗话说““未做事先做人”,一个人再怎样认为自己““才比大师、貌比天仙”,若想谋活于社会获得成就,就该收起这些过分的自我、自恋,谦虚对事、礼貌待人,才能获得周围的认可和帮助,让你在社会上有所成就、获得尊重。

为此我常在电话告戒还在读高中的表弟:你可以学业事业不成功,但你首先要做一个热情、温善、有风度的男人,在你未达到自己认为的所谓成功之前,你没有资格玩过分的“自我”。表弟受教,总算出落成一个对上辈尊敬、对同辈尊重、对下辈尊爱的令人称赞的小年轻。

没有"自我"感的人,那就去找寻自我,人往往很容易判断出自己讨厌什么,但难以发现自己真正喜欢的是什么?不知道的情况下,别自我烦恼,去行动,在经历中排除、找寻,总会有你喜欢的东西,总会有你想坚持并努力想去做的事情,在这些经历中培养自我判断能力,懂得取舍和包容。

"自我"是一味毒药,可“治病”,但也可“致病”,玩得不适量则害己不浅,玩得恰到好处则处自娱自乐。所以,慎玩"自我",是人情世故,也是修为法典,就看你玩得有没有资格、是不是时候、是不是人憎人怨。

自我

左岸记:补充一个故事,是鲁迅先生讲的,切勿对号入座。

鲁迅:聪明人和傻子和奴才

奴才总不过是寻人诉苦。只要这样,也只能这样。有一日,他遇到一个聪明人。

“先生!”他悲哀地说,眼泪联成一线,就从眼角上直流下来。“你知道的。我所过的简直不是人的生活。吃的是一天未必有一餐,这一餐又不过是高粱皮,连猪狗都不要吃的,尚且只有一小碗……”

“这实在令人同情。”聪明人也惨然说。

“可不是么!”他高兴了。“可是做工是昼夜无休息:清早担水晚烧饭,上午跑街夜磨面,晴洗衣裳雨张伞,冬烧汽炉夏打扇。半夜要煨银耳,侍候主人耍钱;头钱从来没分,有时还挨皮鞭……。”

“唉唉……”聪明人叹息着,眼圈有些发红,似乎要下泪。

“先生!我这样是敷衍不下去的。我总得另外想法子。可是什么法子呢?……”

“我想,你总会好起来……”

“是么?但愿如此。可是我对先生诉了冤苦,又得你的同情和慰安,已经舒坦得不少了。可见天理没有灭绝……”

但是,不几日,他又不平起来了,仍然寻人去诉苦。

“先生!”他流着眼泪说,“你知道的。我住的简直比猪窝还不如。主人并不将我当人;他对他的叭儿狗还要好到几万倍……”

“混帐!”那人大叫起来,使他吃惊了。那人是一个傻子。

“先生,我住的只是一间破小屋,又湿,又阴,满是臭虫,睡下去就咬得真可以。秽气冲着鼻子,四面又没有一个窗子……”

“你不会要你的主人开一个窗的么?”

“这怎么行?……”

“那么,你带我去看去!”

傻子跟奴才到他屋外,动手就砸那泥墙。

“先生!你干什么?”他大惊地说。

“我给你打开一个窗洞来。”

“这不行!主人要骂的!”

“管他呢!”他仍然砸。

“人来呀!强盗在毁咱们的屋子了!快来呀!迟一点可要打出窟窿来了!……”他哭嚷着,在地上团团地打滚。

一群奴才都出来,将傻子赶走。

听到了喊声,慢慢地最后出来的是主人。

“有强盗要来毁咱们的屋子,我首先叫喊起来,大家一同把他赶走了。”他恭敬而得胜地说。

“你不错。”主人这样夸奖他。

这一天就来了许多慰问的人,聪明人也在内。

“先生。这回因为我有功,主人夸奖了我了。你先前说我总会好起来,实在是有先见之明……。”他大有希望似的高兴地说。

“可不是么……”聪明人也代为高兴似的回答他。



发表评论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