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 从电影《青蛇》说开去

从电影《青蛇》说开去

文/马麒

不少人常常都说电影哲学之类高深莫测的话,那么到底什么是电影哲学呢?这个问题可以写成一篇篇论文,做一次次讲座,但这样的做法只能适得其反,最终,读者会埋没于晦涩且文字数量庞大的专业内容里,我并不想在这里探讨到底什么是“电影哲学”,而更想说说,为什么会有“电影哲学”?

现实的经验告诉我们,其实什么东西都有它本身的哲学在其中,它不仅仅是搞学术的人专有的东西,只不过他们能总结出来而已。

从我个人的理解来讲,电影之所以有“电影哲学”的说法,是因为它能让观众体验到不同的人生经历,这也是为什么我们的观众在观影的时候,会气愤、会愉快,时时刻刻和电影中的人物感同身受,事实上他们根本就不认识,而且有些电影,比如动画电影,就算你想认识它也不可能实现,但你之所以能和它们同样有共鸣,无非也是因为人性上的共同之处,更多的时候,我们对着荧幕的过程,是我们自己在看自己的过程。

(插一句:所谓哲学,并没有那么高深,它就存在于你的生活中,你的专业中,比如:李小龙的功夫哲学、iPhone的设计哲学等。)

回到主题上来,我们来看一部名叫《青蛇》的电影。

《青蛇》是一部以在中国家喻户晓的民间传说《白蛇传》为蓝本的电影,故事从青蛇的角度,探讨了这个古老时代的民间爱情故事。片中法海由赵文卓饰演,摆脱了《白蛇传》故事中那个道貌岸然的老和尚,虽然他们拥有一样高超的法力,但《青蛇》中的法海是一个年轻的修行僧人,他面对着来自这个繁华尘世的种种干扰,而他在面对这一切的时候,所采用的方法也仅仅是通过自己高强的法力,强行压制引起自己一些欲念的实体,因此本片里的法海相对于民间传说中,那个平时对他人还算慈眉善目的老和尚来说,他更像一堵结构缜密滴水不进冷冰冰的墙。

佛家有“痴”一说,《青蛇》里的法海不肯面对自己内心中一些正常人的想法,虽然是一心想要参禅,但也不过是另一种“痴”罢了,当他安心在佛像前打坐的时候,有很多魅惑的女妖不断靠近戏弄他,法海只是呵斥她们不得在佛祖面前造次。世间芸芸众生,在佛祖面前都是平等的,佛祖不理会,你却强行制止,是这些女妖在造次,还是她们原本就存在于你的心中呢?最后,在青蛇的魅惑之下,法海不得不承认自己“输了”的时候,那个飘然远去的和尚背影,才离佛祖更进了一步,而过程确是如此的讽刺,和尚心中本该斩杀擅出尘世的女妖,不经意之间成就了冲破了和尚心中的“痴”,他们的关系是如此远却又如此近,知己难求,旗鼓相当的对手又何尝不是呢?

我们可以大胆的做一个假设:法海不是《青蛇》里法力最高强的,或者说他没有白蛇青蛇强(白蛇千年,青蛇五百啊)。那么当法海失去最后的武力保障的时候,他又能凭借什么去和这些妖孽对抗呢?与生俱来的人性,被强有力的外界力量所压制的时候,人性又需要一个什么样的展示渠道呢?身在红尘之中,却又故意无视红尘种种,你管得住你的眼睛,但你的心呢?

和法海对应的还有士子们,他们在现实名利的诱惑下,在三纲五常的伦理道德诗书中,寒暑如故的时候,一条白花花的女人大腿的吸引力,其实比之乎者也来的更加真实,如果有机会,他们可能更加想看女人洗澡的样子,哪怕只是背影,也胜过看万万岁的我皇和孔夫子的老脸。可以过分的猜测,总有些家伙是白天摇头晃脑、满口仁义道德的儒生,晚上就爬在被窝里看春宫图或者读《金瓶梅》,人性被长久的压抑之下,最后他们的成功也多是两个字总结其一生:狗官。暂且不管狗官到底是个什么概念,当大权在握之后,曾经那个街坊争相夸赞的天才读书郎,转眼就抛却了他赖以成功的媒介,而是真正开始向着内心身处的感觉出发。

当你请求佛祖助你的时候,你心中却都是女妖,而当你眼前出现女妖的时候,你心中却又希望佛祖助你,到底如何是好呢?

女妖肆意的情欲,并非是人性真正的表象,实际上人性要比这复杂的多,法海、儒生、女妖等,他们全都合为一体的时候,或许才真正是一个更加完整的人,即便他们如此矛盾,但在佛祖面前,众生平等!

 

原文链接:http://www.nameqi.com/2013/01/14/away-from-the-movie-black-snake.html

青蛇

左岸记:每个女人身上都有两条蛇,一条白一条青,每个男人都是许仙和法海的混合体。已经打开了人性之门,如果你意犹未尽,不妨再看看北燕归飞急写的精彩影评——说说《青蛇》

PS:电影《青蛇》获奖情况:

最佳原创配乐(提名)黄霑

最佳原创配乐(提名)雷颂德

最佳艺术指导(提名)雷楚雄

最佳服装造型设计(提名)郑伟明

最佳服装造型设计(提名)吴宝玲



发表评论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