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 比自己差的自己

比自己差的自己

河在这里转了弯,北方的河,总是虚张声势,河道很宽,却几乎四季都裸露着河床,水流缓的似乎不流动似的,不是委婉,是有点木呆呆的。

一棵树,好大的一棵,就在转弯的岸上,蓬盖张扬,好远就能看到。已然是城市的边缘,于是被遗弃的狗狗很多,大多以此为据点聚会,野猫也不少,不像城市里的猫狗同盟,这里的距离感蛮强,很少同时很亲蜜的靠近。河道死水微澜,拥有者是钓鱼的和一些叫不上名字的水鸟,钓鱼的不在鱼,鸟儿却目的明确的寻找吃的,偶尔的鸣叫很清丽。

道路上来往的,是冬天的风。工程车的来来往往,反倒成了点缀,轰隆隆过去了,扬土纷飞,竟然很安静的感觉。城市不需要麦田,冬天,就没什么是绿的了,但蓬蓬的草,干干的树枝,很剪影也很索然,河里的雾气爬上来,润润的黑黄,有点活过来的莫名的希望。

这个冬天雪还是无踪影,有点病恹恹的,不知道春天还能来不。不正常的季节,让你怀疑下一个正常的季节是否如约。雪不是昭示冬天来了,想是告知,春天会来。

大树西北再北87步,我在和一群鸟儿共同分享一片灌木,他们叽叽喳喳,我脑袋也叽叽喳喳的,和谐的各自为战。

经历是成长还是衰老?“可以寄情,不可寄物。”推而广之,可以仇恨一个人,不能否定他的一切吧。“昨日的成功,导致今日的失败。”念叨多了,反而一次次的往复。比照着昨日的他的所做所为,鼓捣今天你的蝇营狗苟,“喜欢的反义词不是仇恨,是无视。”朋友人不哲理,话很师表。可惜,“小楼昨夜又东风”,一个“又”,还是陷入了非此即彼的缠斗,像极了市井的泼妇,气势很足,语言丰富,肢体活跃,时间的意义就在对骂,不在为了什么。哪怕仅为,昨夜的洗脚水毁了对方隔夜的豆腐。

生死是随时的,解脱也就是随时的。智慧是行动不是思想。解脱变成抚慰的话,你出错的理由一定是因为别人。这个世上,不知道自己错的人真的很少,但拿错误掩盖错误的真多。有个副统帅痛恨“添油战术”,如今学术的讲,不停增加沉没成本让你死的更快。邂逅错误还是错误邂逅?你永远没有错,都是别人错的时候,你还收获了错误和失败。没有比镜子里的你更猥琐和宿命。要再是,你絮絮叨叨找理由,别人轻描淡写扮同情,好戏上演,好歌开唱,锣鼓之外的指指点点笑意盎然---精神病医院的过道。

骑虎被虎骑的很多,于是画饼给人被饼砸死的也很多。自己给自己画,别人给自己画,你给别人画。吃到饼了,饼总不会落下来砸死画饼的人。比较自己而不是没事拿自己跟别人比较。太多的人只相信自己,说起来,该是彻底不相信自己才对。你真要相信自己,难道会不相信别人?只是你判断不了别人的语言行为能力,于是你选择相信自己,那你能判断你自己的语言行为能力?

学习现在成了最难的事情,因为你心目中的你很完美。“不赋,不比,直接兴。”这样的你,是默契还是因为已然百分百完美?你在努力学习成为你心目中的你,于是到头来,你听到的语言,你的语言,和你对听到的或是自己的语言自以为的分析,杂乱的让你不明白谁更接近现实。甚至,你编造一些让自己相信的语言,传播出去,再回来,然后笃定的信任自己。你要的不是真实,而是能说服自己的真实。

“菊在东篱瓜在田,猪鸡舍内闻炊烟”,如何分享生态有机体?“胜利不会自己走来,所以你只能走向他。”偏有了些神人,认为成功是狭路相逢撞了他。终于,成功是我的,利益是我的,成就是我的,我不会去和与我无关的人比较成功,我只会和我周遭的人对比优劣。用户界面没有做好,用户交互必须做好。不分享有不分享的方式,分享有分享的逻辑。走在中间的就是紫砂冲泡了龙井,既闷熟了好茶,又糟蹋了紫砂的清誉。

暮色起来了,倒没有宁静下来,匆匆太匆匆的归家的人,归窝的鸟。山在远处,黛青的蹲踞,曲线优美,只是有点要夜晚前的抗拒和诡异。月亮驱赶了太阳,短暂的遥远的相对,离去的火红,后来的清冷。那棵大树渐渐退入黑暗里,一两声的狗吠猫叫,有房子的灯亮起来。

善良还够,无谓的努力还够;书读的够,伺候身体脑袋还够;坚守够,骗自己骗的成功还够;坚守够,呆若木鸡还够;装傻充愣够,保护自己的内心还够;修行够,寻找喜悦的勇气还够;当下够,解脱与智慧还够。

幸而没有,收获一个比自己更差的自己。

不畏浮云遮望眼 只缘身在最高层

左岸记:人散后,一钩新月天如水;几个茶杯,一卷帘栊,便是十分心情;一片片的落英,都含蓄着人间的情味……



发表评论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