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 因为未知,所以可能

因为未知,所以可能

文/徐任冲(断续地边读书边写的一篇日记)

 

玛雅人预言的世界末日并没有如期而至,倒是如我们老祖宗几千年前算好的一样,我们淡淡定定地过了个冬至。世界末日,是多少有点震撼人心的意味,但事实上时间证实了玛雅人预言的错误——只是他们自己没有机会看到。应该承认,这一点玛雅人并不比我们的老祖宗厉害——世界上,本就没有任一个民族优于另一个民族。

可是,每年的冬至都如预期一样平淡地来平凡地过,就像生和死都已经给事先安排好了一样,又有什么可特别激动人心的呢?

预言世界末日的人或许有点失望,又或者无所谓失望或不失望——“世界末日”,本来就只是为平淡的生活增添一点点的谈资,为单调的世界增补些许想象的色彩罢了。末日没有到来,那恰恰就是新希望的开始,不是吗?

 

从这一意义上看,其实就没有谁在说谎——是不是谎言,又何必当真呢?

鲁迅曾讲过“讲真话挨打”:有人小孩满月,客人中有人说这小孩将来会发大财,有人说会当大官。发大财和当大官未必真能实现,但听者欢喜,言者高兴,又有谁追究真与假呢?若有人敢讲“这小孩将来一定会死掉的”,虽是真话,但必会遭众亲友一顿暴打。

“讲真话挨打”,表象似乎与事实暗合,实则大不相同。讲的虽是真话,却是人人都明白且不言而喻的结果。道是真话,更是废话。讲好话者,其实听讲者双方未必都当真而希望成真,未必是谎言,仅仅是表达了一种期待。是的,仅仅是一种希望。

有人讲“鲁迅已死”,言语之间充满悲戚灰黯的心情。这大可不必。即便“鲁迅已死”是事实,恰恰地,应该看到的是“鲁迅将会复活”的希望。没有死焉有生,不是吗?这一点,偏偏很多人看不清楚。与儒家所讲“未知生、焉知死”,是同样有道理的,相反而相成。

儒家在形式上非常注重葬礼和祭祀,并不代表有神论。儒家的骨子里,真正的是无神论。注重死亡、尊重死亡,恰恰是尊重生命、积极面对生活的态度。 事实上,在形式上不看重死亡的是佛与道,这并不是由于他们的无神论。我们都知道,佛教和道教是有神论,都主张轮回的观念。但是,佛与道都不看重生命,都消极地生活、避世、不事生产。 他们恰恰没有看透生与死。(左岸注:这个我想大家一定会有不同的看法~

 

既然世界末日没有来,生活总要继续。我没有船票,未必代表别人没有;有人上了船,但船还没有来得及开。我想上船通知他们,上船时却被告知要船票。找遍全身,只有一块切糕,我只好将它递给掌门人:这个可以吗?他激动地说,可以可以,我找您一半吧!我摆摆手,在各色众人的睽睽目光中走上船。一阵长久的沉寂后,人群中的鬼佬暴发出阵阵的欢呼:噢卖糕的!卖糕的!我没有回头,淡定地走远,只留给众人一个伟岸的背影——既然没有背景,也只好迫不得已留下一个背影。其实,我,我们每一个人,才是他们的上帝!

看惯了秦汉的文与赋,厌倦了唐宋元的诗词曲,腻乏了现代的小说和新诗——所有的一切,最终都敌不过超魔幻现实主义笔法。是的,魔幻现实主义——又有哪一种手法,魔幻得过玛雅的末日传说?

2012年,末日虽然没有来临,但注定是个特别的年份。12年12月12日,这样年月日相同的日期,这一辈子,我们或许都再没有机会看到了。即便被寓为末日的12年12月21日,不论次序年月日相同的,也不会再有。仅仅是数字,什么也没有发生,却可给我们警示:时间,它过去了就过去了,再也不会重来。“末日”的预言不同,错了,可以再预言。顶多,再次被证伪。又有何妨?无非,再给生活添点姿彩而已。

 

这时,我想起了多年前那台“Maya”显示器。不得不佩服这个名字代表的意义——玛雅,原来就是色彩斑斓的世界!现在,很多人用三星的显示器,似乎没有人会再想起玛雅了。

一个三星,就已经是日本五大电子产业巨头市值的四倍。最近有一个声音甚嚣尘上:日本的没落,是由于技术创新的落后。——恰恰相反,正是日本技术上拥有别人无法超越的深度,造成了技术的过度垄断,老迫使别人采取日本没有采用或不能采用的新技术来挖它的墙脚、断它的后路:

用数码相机替代了银盐照相技术,倒下了柯达,富士虽还活着,版图却已沦陷大半;

用智能手机取代卡片机,日本数码相机企业哀鸿遍野;

近场识别、智能授权等技术日趋成熟,便携设备异军突起使无纸化真正成为可能——虽未普及,脚步声已近。

先进国似乎希望新兴国永远沦为推销自己旧技术的第二战场,却没有看到BRICs为首的新兴国市场追求新技术的强烈愿望。日本企业并不缺少创新,缺少的是壮士断臂的决心。因为既得利益的份额太重,太沉重。

被誉为第三次工业革命的3D打印机似乎被过早寄予了过高的厚望,但有一点是显而易见的:新技术的不断应用以及世界制造平均水平的提高,已经抹平了日本制造与世界制造之间的沟壑。

在追逐新技术的潮流下,又有谁愿意为看不见的品质距离放弃看得见的技术差异呢?日本品质依然先进,却已没有明显的优势。就像是苹果,依然优秀,依然是智能手机、平板电脑业界的领军者,却已风光不再。“不创新、毋宁死”,日本企业与苹果一样,其实都是在把自己往死路上逼;希望他们都会迎来置之死地而后的新生。

很多革新与革命一样,似乎在一夜间到来,但却在多年前已经给出了预言。这一意义上,才是末日;这一意义上,更是新的希望。正是在这种末日的绝望与新的希望交替之下,我们,不断前行。

 

写完最后一句,天刚刚亮——黎明已经冲破漫长的黑夜破晓到来。

 

左岸记:比未知更可怕的是预知,作者把生死末日的沉重化作轻谈,举重若轻,人生虽有困局,却总有出口。

附:一个温馨的小故事——他不认为我们可以做到这一点

科德尔的两个女儿和三个儿子一直要爸爸给一只小狗。科德尔答应了,条件是:在Facebook上得到100万个“赞” (表示支持的意思)。他的女儿们和三个兄弟举着一块牌子,然后上传了照片。牌子上写着:“你好世界 - 我们要的是小狗!我们的爸爸说,我们可以得到一个,如果我们得到百万个赞——他不认为我们可以做到这一点!”

科德尔太太说,女孩晚上8点左右上床睡觉。到了午夜,已经有10,000个赞,不到24小时,他们得到了120万个赞。

他说我们不可以做到



发表评论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