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 不须证明,无需羞愧

不须证明,无需羞愧

文/墨迹白

好几年前王小丫在主持开心辞典的时候,一年前李好在主持一站到底的时候,我在干嘛来着?我和其他人一起看着电视机,不同的是我更像一个忠实观众,一脸认真的抢在选手答题之前给出答案,抢在其他观众前面给出答案,往往对多错少,你以为我是在和冰冷冷的电视机互动,其实不然,我或许只是在换一种方式证明自己的知识面的宽度。

六七年前,当大人们还在讨论读书无用的时候,当我们家还在为我读书借钱犯愁的时候,记得一个长辈说过,与其这样不如不读。我多少次曾想到过证明,甚至,我会幻想,有一天我辉煌腾达,好似一个社会定义的成功人士,用我血一样的事实告诉大家:不是这样的。大半年前,我为工作而纠结,为辞职而复杂,其中一个因素就是,一旦辞职,我离用待遇证明自己价值的距离更加的遥远了。

生活中有太多的时候,不知不觉在急于表达,急于证明,也许是太在意别人的看法吧。

前些天,我再次遇上一站到底,突然发现我不再那么对答题感兴趣,甚至连心中默念也不愿意了。大概是:了解的人自会明白,何须逞一时英雄,急于证明。我就是我,一个愿意改善自己的人,一个普通人,不过,生活不正是因为努力改善自己而变得有所期待吗?
还是前些天,我们村,一个亲戚嫁女,到了晚上,她家的七大姑八大姨坐一屋,鬼使神差的我竟然去唱了一首歌,歌不太熟悉,有些磕绊,但我还是坚强的用狠低段的唱功把他给唱完了。后来突然意识到,我不是该感到羞愧吗?那才是我啊。

关于羞愧我想到别的,记得以前和一大家子亲戚出行,我惧怕看到有门又有锁的地方,我又总走在前面,我也总是打不开门,还有大家子一起吃饭的时候,徒手打不开啤酒盖,开瓶白酒经常也不得其法,说话词不达意。总之就是做事脑壳转不了弯,弄的只好自嘲的说句读死书。

再有,商场也是一个羞愧之地,吊牌价一千看成一百多,引来的阵阵冷眼。不消说,人一看我也是经常归类为买不起的那一类人,鄙视在所难免的时候,只好悄然遁开。

而我只想说,完全无须这样,因为这还是太在意别人的看法,其实坦然面对更好,更加从容,这没有什么,无非是有时候笨一点,所谓让人看了笑话,而要知晓的是,那些动不动鄙视人的人终究是被人鄙视的,无需在意他们的看法。在后来我越发的觉得笨一点都没有关系,只要还有向好之心。

内心强大

左岸记:墨迹白的这种心路我是那么的熟悉,既希望被别人认可,却羞于表达,直到近几年,才慢慢走对自己的人格,无需刻意去证明,把该做能做的尽力去完成,其他的都只不过是时间的问题。

附:王建硕的一篇心理解刨短文。

解刨自己的虚荣心

周四,很无厘头的去了一趟北京。主要目标只有一个,就是见一个著名人士。回来了, 坐在书房里面。静静的坐着,好似在飞机上的座位里坐着一样舒服。

人需要玩具。即便是长到30好几,内心里依然有些孩童时候的那种需要。不服管束,有些欲望,希望玩一些玩具。只不过玩具已经不是汽车模型,而是汽车;不是布娃娃而是真娃娃;不是过家家,而是真的事业。如果把人的所有的要的东西和一个3岁小孩子要的东西相比较,很能够看清一些成人做事情的本质原因。

至于不远1000公里去见一个著名人士,或许也是玩具的一种。说是事业心,不如说是内心的那个小孩子不断的促使自己获得自己要的东西,而这种内心的驱使,便是虚荣心。

显然我们做很多事情都是源于内心的那种要。虽然有很多理性的原因,但内心的那一点点虚荣心却是感性的原动力。感性的动力像是背景音乐在那里流淌,理性的决定似乎只是其中的插曲;感性的动力,像是滑雪中20度的山坡,平滑的,稳定的朝下,理性做的仅仅是下滑的山坡上的几个动作,从长期来说,不影响大的滑行方向。

最终,这些虚荣心的满足却足以改变内心的背景音乐。好似新年虔诚的在庙里上一炷香会让自己的心里流淌着喜悦,快乐,充满希望等情怀一样,一次会面有时候就有这种效果,会改变内心的旋律,最终对自己有些用处。



发表评论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