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 不要祈求顿悟的法门

不要祈求顿悟的法门

文/王路

大概5岁的时候,我爸给我讲了张良与黄石公的故事。我听了心潮澎湃,觉得这世界上每个犄角旮旯里,都可能有神一样的存在。

那天晚上,我买了一个烧饼,边吃边在外面玩。跑过一个屋角,钻出一位衣衫褴褛蓬头垢面的老头。他深邃的眼神儿盯了我一会儿,咧嘴笑了:“小孩,来,把你的烧饼给我咬一口。”

我脑子里瞬间闪过黄石公的影子,然后毕恭毕敬地走上前,双手把烧饼递给他。他啃了两大口后,把烧饼还给我,我摇摇头:“都给你吃吧。”他笑笑:“真是好孩子。”然后从屋角消失了。第二天,我准时等候在那里,他没有出现。第三天,我提早等候在那里,他还是没有出现。一连数天,我都去那里等候,他却再也没出现过。

读初中时,我迷上了金庸。常常幻想哪天能得到异人指点,或者在神秘的地方捡到武功秘笈。我每周末都会往田野里、丛林中那些偏僻的地方跑,或沿着一条无人的河道顺流而下。我很早就懂得这个道理:人越多的地方,秘笈出现的几率越小。

去乡下时,我总是探索竹林深处,枯死的树洞中,坍圮的小石桥下,可从未发现过秘笈。我也常在无人的时候练自创的武功(好在没有尝试过葵花宝典),但风清扬从来没有在我背后突然冒出来过。

我知道自己天资浅,根底弱。所以从小就梦想能得到异人传授、高人指点,似乎那是让自己变成一个厉害的人的唯一途径。至少在当时,穷极想象,想不出更好的可能。其实不是想不出,是没有比这更便捷的法门了。自己练?练上一百年,顶不上名师传授一句话。

读大学时,没有那么傻了。我知道风清扬不会出现。我长成这个样子,风清扬是不稀罕对我动念头的,能对我动念头想收我为徒的,恐怕只有南海鳄神了。都是学生去找老师,没有老师来找学生的道理。那时候我弃武从文,开始写诗,偶像也从令狐冲变成了曹雪芹。

大一时,一个教授到珠海校区开诗词讲座,博导。我在网上看了他的简历,很崇拜。那天晚上正赶上英语考试。我草草蒙完交卷,赶去时,讲座已经到了提问环节。我紧紧张张地举起手,结结巴巴地提问,提问完坐下,怅然若失。我忍不住把自己写的诗抄了一首在纸上,跑上讲台,拿给他看,请他批评。他说:看诗太麻烦了,回头再看吧。

过了几年,一次开会遇见他并介绍自己,他赠了我他的诗集,还拿笔在扉页写上“王路学弟惠存”(教授关爱学生,不称“同学”而称“学弟”以显亲近)。我虽然天性愚钝,但好歹也抛掷了几年心血,那时候的诗作比之大一像模像样了不少。再打开他的诗集读,老实说,感觉没我写得好。

有个学妹,最早是韩寒的粉丝,粉了他好些年。后来有次韩寒的某观点和她相左,她发状态说:“好友里谁再公开挺韩寒的请主动删了我。我粉了韩寒六年,在这六年里,韩寒有成长,但我自己的成长远比我眼里韩寒的成长更大,从现在起我不再是他的粉丝了。”很赞。粉一个人,最终也有出坑的那天。

一次在火车上,邻座小伙子对我说:“读万卷书不如行万里路,行万里路不如阅人无数,阅人无数不如名师指路。”我只有呵呵。对我而言,梦想“无崖子在一盏茶功夫,把自己七十余年内力传给虚竹”的少年时代已经一去不复返了。不过,也许他还如我当年那样幻想,年轻真好。

我越来越明白,并不是人越多的地方,秘笈出现的几率越小,而是秘笈根本就不存在。要想得到70年的功力,唯一的办法是活上70年,经受70年的磨难。佛经上说,菩萨完成所有阶位的修行之后,还需要经历三大阿僧祗劫,才能证得圆满佛道。阿僧祗,是10的47次方。

名师根本就不是某个人,而是打铁时的每一次淬火和锤锻,你要剖开心滴出血才能看得见。永远不要祈求顿悟的法门,顿悟从来不是给弱菜准备的。就算是慧能一样的利根器者,听了弘忍说法之后,也在丛林中磨炼了十几年。想寻求方便法门时,不妨先自问一句:长成这个样子,风清扬会突然从我身后出现吗?

就算你是天才,也要把自己当成一盘弱菜。这样,即便来不了风清扬,至少还会有南海鳄神。

 

秦时明月

左岸记:还有刘墉的《登上人生的高峰》,说得也很对味!

我小学的时候因为演广播剧,有一天自己也试着写了个剧本。写好,很得意的拿给老师看,哪里知道老师才看一眼就说,你写坐火车去阳明山?阳明山根本没有火车,你乱写嘛!
我当时好伤心,但是继续写,由剧本写到散文,写到小说,写到今天。
我刚上高中的时候,学国画,总是临摹老师的画稿。但我有我的想法,就自己创作。我的母亲看了说:自己画得不好看,还是临摹老师的吧!
当时我听了也很伤心,但是坚持自己画自己的,没多久就得了全台湾美展的大奖,评审还说我画得不凡。
我三十岁的时候,写了一本寓言故事,写成,正好有位文坛的朋友来,就拿给他看。他读了几篇说:你拔过一种叫麦门冬的植物吗?会拔的人一次可以从土里拔起一大串,不会拔的只能拔出几颗。你这些文章就像拔麦门冬,拔了,但是不多。朋友离开之后,我很懊恼,我太太安慰我说,你已经是名作家,他远不及你,只是酸葡萄作用,何必听他的?但是我说,他讲得有理,于是全部重写。成为我长销至今的“点一盏心灯”。
在你成长的过程中,常有人浇凉水,问题是,别人一浇,你就退缩了吗?如果你认为自己对,就可以坚持到底,走自己的路。如果自己确实不足,也别怕!别犹豫!立刻改正!


最近总看到新闻,说社会新鲜人的起薪太低,有一天我就问个大老板为什么不多给些。老板说:那些年轻人一点经验都没有,进来,我先得教他,他们是来上学耶,不用缴学费,有钱拿,还嫌少吗?
我不敢说那老板就该少给,但是必须说最好的工作不见得薪水最高,而是最有前景,最有发展,最能学到东西的工作。如果有人给我高薪,却无法让我进步,我是不去的。因为我的青春更值钱,我不想老死在一滩死水里。
我曾经在书里写过个真实故事,有个学生来跟我抱怨不受老板重用,打算自己出去创业。我说很好啊!但是先得好好准备,把你现在公司的那一套都偷偷学会。学生听了,每天自愿加班学写英文商业文书,了解外贸的每个流程,跟客户建立良好的关系,连影印机换碳粉,都跟在维修人员的身边学。半年之后,我问那学生是不是可以跳槽了,他一笑说:不必了,他已经升官加薪被老板刮目相看了。
为什么有这样大的变化?因为他在工作中学习,展现了更积极的态度和企图心,而不是混日子等着加薪。所以当你工作不顺的时候,怪别人之前,先问问自己。


女儿小的时候,有一天我教她论语,说孔子讲自己十有五而志于学,三十而立,四十而不惑,五十而知天命,六十而耳顺,七十而从心所欲,不逾矩。我女儿问,那八十呢?九十呢?这下把我问倒了,可不是吗?过去人的寿命短,上个世纪初男人平均不到五十岁。现在寿命长多了,新一代甚至能活到一百多岁,比古人多了几十年,加上世界的变化快,我们还能用古人的标准吗?过去十年寒窗无人问,一举成名天下知;家有万贯不如一技在身。现在还能学一技就够用一辈子吗?连手机都没几个月就变个样子,人人都得与时俱进,与时俱变,稍稍不努力就会被淘汰,所以大家要有终生学习的态度。


谈谈早恋吧!其实恋爱就是恋爱,只是随年龄的不同,对恋爱的感觉可能不一样。也可以说,我们每天都可能改变对恋爱的诠释。所以十六岁,二十六岁,三十六岁,四十六岁,对恋爱的想法可能大不同,不能说谁对谁错。只是,爱别人之前,先得爱自己,因为自己也是人,你连自爱都做不到,哪有条件去爱别人呢?如果你作为一个学生,不能把学业搞好;作为子女,不能孝顺父母;甚至早上起不来床,不懂得照顾自己的身体,又哪有能力去爱别人?相对的,如果你恋爱之后,人生态度更积极,更快乐,功课更好了,身体更健康了,对父母师长更有礼貌了,还懂得保护自己,把握分际,就算中学谈恋爱又如何?


人生好像登山,无论走大路,爬台阶,攀悬岩,最重要的是要认清目标,认清方向。而且要知道站在巅峰是很冷很孤独的,无法忍受那种孤危的人很难长久地站在巅峰。
真正的登山者要超越自己,当你站在这个山头,羡慕另一个山头更高更美的时候,你要做的第一件事是走下这个山头。没错!你可能走下之后,因为山洪暴发,或者体力不继,再也攀不上另一座山,但是只要你能不负你的心,就能不负你的生命。


祝大家超越与生俱来的弱点,创造属于自己的风格,肯定自己是天地之间不可或缺的存在!



发表评论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