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 可怜小琪姑娘不谙博弈论之要义

可怜小琪姑娘不谙博弈论之要义

文/勺子

在广州火车站附近某城中村,的一间屋子里,的床上,元姓大叔已经气绝,身上被捅了十几个窟窿,凶手是一名十八岁的少女,大家都叫她小琪。

广州火车站,我的祖国南方最繁华的交通枢纽,鱼龙混杂。小琪,在广州某美发屋工作,但是不久前她辞去了美发屋的事情,携五十元巨款打算去厦门。元姓大叔年近半百,在广州火车站从事搬运工的工作,就是你在车站常常看见的,推个小车问要不要帮你搬运行李的那种,干的苦力活,挣的也算血汗钱。小琪和元大叔是在广州火车站相遇的。那天,去往厦门的火车票售罄,时已黄昏,小琪正用小手拽着口袋里的五十块钱犯愁,此时好心的元大叔出现了,说愿意为小琪买票并提供出租屋给她住一晚。

小琪告诉大叔她没钱,大叔说他纯粹是学习雷锋好榜样,钱嘛,你有多少就给多少。

于是小琪跟大叔走了,大叔先是请小琪到路边的大排档小撮了一顿,之后去到大叔所说的出租屋,进门后小琪发现阳台上晾着大叔的衣物,显然这不是出租屋嘛,可是进来的门已被关上,小琪想走,大叔不允,并指了指墙上的匕首,说你敢走出去我就杀了你。小琪胆小,但懂人事,她瞬间明白了大叔想要OOXX的意图,于是说你先去冲个凉吧,付笛生老师说洗洗更健康的。

大叔进了离门只有几步远的隔间冲凉,小琪仍然不敢跑,门是里外两层的,小琪想,一定是反锁了的,如果过去开门,一定有一个缓冲的时间,大叔冲出来依然可以把她逮住。等到大叔冲完凉出来的时候,匕首已然在小琪的手上了,大叔说你个小妮子这是搞什么幺娥子,赤果着身体径向小琪扑将上去,小琪慌乱中挥刀那个乱刺啊,于是大叔倒下了。

据小琪讲:大叔倒在床上之后,手脚仍然动了下,于是她上去补了几刀。小琪非常害怕,也不敢出去,是吓傻了,于是在阳台上坐了一宿,次日晨,小琪翻出大叔兜里的一些碎票子,到附近的诊所包扎了扭打中自己身上留下的小伤口,填写病历的时候留下了自已的真实姓名,也因此,小琪很快被警方捉住了。

下面才是我要讲的重点:

小琪归案后,警方称已经掌握了案件的相关资料,让小琪招供,争取宽大处理。于是小琪写出了数十页的供词,详细交待了整件事情的过程,包括大叔倒床后、动了一下、又补了几刀之类的细节,于是,小琪获刑四年。法院把整件事情定义为两个阶段,认为大叔倒床之前是属于正当防卫,之后补刀则属于故意杀人,因为两个阶段中间有个中断的过程,法院认为元大叔倒床后已经停止了对小琪的伤害行为,或者说已然失去了施暴的能力,小琪的正当防卫,是过当的。

这个案件在社会上引起了很多的讨论,毕竟小琪年芳十八,元大叔五十了,而且是性侵未成反被杀的故事情节,于是,很有一些人从道德的高度对小琪和元大叔分别进行了批判,坦白讲这真的不是我的强项,我一直认为道德是行动的对象,而不是思考的对象。

让我们理性的来分析这件事情,案发现场只有大叔和小琪俩人,现在大叔已经陪苏格拉底老师喝茶去了,如果小琪说是大叔要强奸她,所以一鼓作气捅死了大叔,那么此案是有非常大可能被判成是正当防卫的?根据我朝刑法规定,正当防卫造成当事人伤亡的,不用承担刑事责任。可是,小琪的想法非常简单,她说:我害怕坐牢,所以老实交待了(这可以认为是小琪的理性选择)。

到这里,我想到了著名的博弈论之囚徒困境,经典的囚徒困境的故事是这样的:话说警方逮捕了甲、乙两名嫌疑犯,但是沒有足够证据指控二人有罪。于是警方分开囚禁两名嫌疑犯,分别和两人见面,并向双方提供了如下相同的条件:

一、若一人认罪并作证检控对方,术语称「背叛」對方,对方保持沉默,此人将获释,沉默者将判监十年;

二、若两人都保持沉默,术语称互相「合作」,则两人同样判监半年;

三、若两人都互相检举,互相「背叛」,則二人同样判监两年;

警察叔叔交待完了之后,离开,甲和乙都开动脑筋在想同样一件事情:到底应该选择哪一项策略,才能将自己个人的刑期缩至最短?由于是隔离监禁,他们并不知道对方的选择,即使他们能交谈,也是未必能夠尽信对方不会反口。所以,就个人的理性选择而言,检举、背判对方所得刑期总比沉默要来得低,困境中两名理性囚徒会如何作出选择呢?

一、若对方沉默,我背判会让我获释,所以要选择背判;

二、若对方背判指控我,我也要指控对方才能得到较低的刑期,所以也应该选择背判;

所以,甲和乙都理性的选择了背判,结果双双被判入狱两年,获得了比较重的刑期,这说明个人的理性选择并不代表集体的最大利益。如果甲和乙合作,则只会入狱半年。

小琪这件事情也是这样的道理,可怜小琪姑娘不谙博弈学之要义,她直觉的、理性的写了数十页的供词,结果获刑四年,即获得了比较重的刑期。就这件案子而言,基于当事人、目击者只有小琪和元大叔两个人,大叔已经死亡,而且是死后十几天才被发现的,这些都是客观事实,换言之,相当于小琪是知道了另一名囚徒的选择,如果小琪说,是他要强奸我的,所以出于正当防卫的目的我刺死了他,小琪是有相当大机会被判正当防卫而获得较轻的刑罚的,对吧?

------------

小琪的案情是我看了电视新闻之后写成的文字描述,联想到囚徒困境纯属是我的个人臆想,或许是有些同情小琪的情愫存在吧,我在想,如果我是被告代理律师,大概是会从这个角度进行辩护的。有兴趣系统了解博弈论的朋友可以花点时间看看这个著名的耶鲁公开课《博弈论》的视频

此课程共二十四讲(按住Shift或者苹果键+点击以下链接,视频在新窗口播放):

[第01集] 导论-五个入门结论 
[第02集] 学会换位思考
[第03集] 迭代剔除和中位选民定理
[第04集] 足球比赛与商业合作之最佳对策 
[第05集] 纳什均衡之坏风气与银行挤兑
[第06集] 纳什均衡之约会游戏与古诺模型 
[第07集] 纳什均衡伯川德模型与选民投票 
[第08集] 立场选择种族隔离与策略随机化 
[第09集] 混合策略及其在网球比赛中的应用 
[第10集] 混合战略棒球,约会和支付您的税 
[第11集] 合作,突变,与平衡
[第12集] 社会公约,侵略,和周期
[第13集] 道德风险,奖励和饥饿的狮子
[第14集] 承诺,间谍,和先行者优势
[第15集] 国际象棋,战略和可信的威胁
[第16集] 声誉和决斗
[第17集] 最后通牒和讨价还价
[第18集] 信息集和子博弈完美
[第19集] 招商引资和战略投资
[第20集] 战争的消耗
[第21集] 合作与结局
[第22集] 作弊,惩罚和外包
[第23集] 沉默,信令和苦难教育
[第24集] 拍卖和获奖者的诅咒

源文地址http://justyy.com/archives/23392

 

左岸记:博弈论算不算是人生法律上的一种正当防卫呢?小琪的处境在于她可能并不知道正当防卫的界限,所以也不知道自己该做怎样的选择。这事儿要是放在一个法制比较健全的国家,警察首先应该不是诱导小琪写下经过,而是告知她的权利:你有权保持沉默,你所说的一切将可能作为承堂证供。你有权请律师帮你辩护。这样一来,小琪就能将法律和博弈论都运用上了,通过律师的指导才开口,提供最有利于自己的供词。在中国按照法律,即便自己请不起律师,可以向法庭要求法律救济提供免费的辩护律师。而我们大多人不知道这点,就象小琪不知道正当防卫的界线。再说,大叔不是死了么?小琪想怎么说都可以,理性的话她完全应该把罪全推到大叔身上,可是小女孩坦白地交代了整个过程。这说明了行为人的不完全理性,或许是愧疚感使得她稍微偏离了最佳对策……所以,在囚徒困境中最难把握的还有道德心理困境。



发表评论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