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 一场杂志文编的面试

一场杂志文编的面试

文/祭酒青词

每个人面试的理由几乎大同小异。

有人说他在大学的时候写了一本小说,有出版社的编辑联系表示希望能出版,说到这儿没有一个但是仿佛说不通,因为他是四川人,所以他的小说里有很多四川的方言,出版社要求变方言为普通话,他当时年轻气盛说不改就不改,最终没有能够出版,所以也没有版费,最后他在家乡做了教书先生,四年来他一直没有忘记自己想要写小说的梦想,几次想离职去完成这个梦想都因为自己舍不得这群孩子而放弃了,今年他带的班毕业了,他终于可以去做自己的事情了,他就来到这里面试。他面试的是《看电影》的文编。他还说他自己很喜欢看电影,大概看了没有一千也有八百部,并且自己对电影有独到的见解,什么他看电影更关注导演编剧是怎么想的,我想说白了就是一句,他喜欢看导演是怎么忽悠人的。

有人说她是学销售管理的,现在做公司的内销进出口之类的,我想工资应该不菲。她上了这几年班,也时常在豆瓣之类的网站上写写文章谈谈音乐,近三年很喜欢看《当代歌坛》,因为开始迷五月天。还因为自己喜欢音乐学了吉他,吉他老师是一个在上海乐队团体里相对知名的主唱,主要是我忘记叫什么了。这种种成为她来面试《当代歌坛》文编的资本,她说一开始只是当做爱好没想到还有这样的工作,所以当自己有了基础的时候她想过来试试。

有人说她是湖州人在宁波读大学,明年六月份毕业,参加了台湾第四届什么什么填词比赛,得了季军。想问问跟台湾的那个什么什么公司签了填词的合约,如果《当代歌坛》能录用她,签合约的时候会不会有什么问题。当然她是来面试《当代歌坛》文编的。

有人说他原来的公司只有三个人,没有上升空间,公司文化很和谐,但是只有他一个人是做美编的,没有人能给他建议,所以他想要一个环境能使自己成长。

面试的是一个老头子,看起来不太像,应该比我爸大上几岁。(很多人都不知道《当代歌坛》《看电影》是属于大嘴传媒。)估计是总编吧。他说了很多,大概就是跟第一个人说他浪费了四年时间,没有坚持自己的梦想,并且辩论了韩寒的真假,当然他认为韩寒是假的,因为据他研究了两个小时的韩寒视屏(他说他没有那么多时间),韩寒在说到赛车和女人的时候从来不会哽住,只有在说到文学的时候会这样;第二个人的基础不是基础,不能说你在家做饭好吃,有各种证书,就能肯定你可以去某个餐厅当大厨,还说中国的传媒业跟其他行业不同的地方就在于没有证书;第三个人是笔者认为她在卖弄自己的优秀,想让老头子记住她,毕竟当时有十七个人在面试,也许是我“葡萄酸”的情绪在发作;第四个人,老头子说他认为的那种企业文化不是文化,他还说小企业的文化看老板,中型企业看发展方向。

我当时听了很多,最后做出了一个决定,我对他说我放弃这次《当代歌坛》文编的职位,我认为我不合适做这个,我想要的是我想写什么就写什么而不是你逼着我写,并且我觉得《当代歌坛》的文风与我的文风不符合,我希望找到一个我喜欢它,它也喜欢我的工作。老头子当即就说这它是指谁,我说就是指这个工作需要我。他还说你想写什么就写什么在企业中是不能达到的,除非你是作家,那你想写什么就写什么,还说你既然觉得不合适为什么还来面试呢?我说,我从来没有看过《当代歌坛》,昨天晚上想买一本问了很多报亭都没有卖的,我坚持自己想要做的事情,有机会就不会错过,当然要来面试。他说,这样也好你,你放弃了就不必浪费彼此的时间了,对吧?你放弃了怎么不走呢?我说,我觉得人生当中发生的事情都是有意义的,所以我不认为那个教师浪费了四年,这也是一次相当不错的经历。期间他还拿我打趣一次。

林林总总,说了将近两个小时,最后老头子跟我说,我年轻的时候比你还有个性,你很像一个十年前在这里工作的编辑。我当即说,穿越了,呵呵。他说,是的啊,真是像,真是穿越了啊。我们在和谐的气氛中散场。

音乐

左岸记:想起了那段经典的对话:老师问我长大想做什么,我说“快乐的人”。老师说我不懂问题,我告诉老师,是他不懂人生。You may say I'm a dreamer, but I'm not the only one.



发表评论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