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 话语•聊天•交流

话语•聊天•交流

文/莫尘

不想说话的时候,电脑里敲下的字字句句,权当是可留存可删除的话语,或者隐藏,或者公诸于众,不过是一种自言自语的方式。说出口的话语总有失误的时候,但也可以是“空口无凭”。写出来的话语经由掂量、思索,却是“凭据有证”。所以就选择着说还是写,拿捏着话语的重要性。

话语可暖心,亦可伤人。常常把一梭梭子弹似的话语射向谁,哪管谁谁是中弹含怨倒地还是宽容笑纳,你自然知道是话中有话还是没心没肺。也常常软藤般绕着谁,一声声低哝的话语讨好着,你自然知道这话语就是柔情就是媚。

话语在口中百转千绕,一出口也许就变了味,责怪变成了冷嘲热讽,爱慕变成了生硬死板,因此常常是滋生了误会、疏远了距离。

常常是这厢在唠叨着,那厢在默默倾听。默默无声胜有声,没说出口的话语却是让人懂在心里。话语不在多,心诚就够。总喜欢细嚼别人的话语,从中挑出语病、语误,继而醒悟别人潜在的真实。百般解释的话语有时就是暴露实质的依据,有些话语的失误其实是不必过多解释的,听者自然明白。

喝着咖啡香茶时的话语应该是坦诚坦心的,有一番轻闲的享受在心头,谁愿说一番有违心情的话语扰人扰己呢。酒杯中的话语多了嘻闹成分,像即兴的表演过目则忘。酒席常常有,而捧杯咖啡细品慢说的时候却少,所以人就常常说着不着边际无关痛痒的废话,累了嘴巴却没有享受倾诉的快感。有人说酒后能吐真言,也有人说酒里会藏刀,那就看是“真醉”还是“装睡”了。

天天说着话语,多少是别有用心、多少是绝无他意,也许你不明白,听者却是明白的。话语常常把所思所想倾露,也许为了寻求共鸣,也许只是图一时嘴快,谁又真能像咀嚼生活一样细细掂量、思悟、过滤呢。

不少人都玩QQ吧,QQ聊天直接、方便,吃饱喝足电脑前一坐,随便拉个人或是进个群就可以口沫飞溅聊个不亦乐乎,就图个直接“发泄”的快感。聊天嘛,就是扯话皮,天气如何心情如何吃了什么都可以发泄出来,间或调戏下女性、暧昧下男女,其乐融融如初冬的太阳,说不定就滋生出几朵小情花几根小情草来让聊天的话题更为丰富。

纯性别的聊天是热闹不来的,若是几个女性聊天,一堆家长里短话后就各自各泄气,总渗着一股股烧焦的烟火味让人提不起劲。若是几个男性聊天,三几句就收场,各自各开小窗口独个逗MM去了。群聊少不了男女搭配,若在一堆女性聊天中突然插进一个男性,就如稠粘的水被搅动了还通了电,该沸腾的沸腾该活跃的活跃,若是在一堆男性聊天中突然插进一个女性,就如发热的石块突然被浇了水,“哧哧”几声冒出热气,顿时烟雾迷蒙可乘机浑烟摸“鱼”该暧昧就暧昧该调笑就调笑。人嘛,都活得似乎压力挺大的,也不管是被动的压力还是自找的压力,似乎都对社会有着强烈的不满对人类有着强烈的不“交叉”,那就进群聊天吧,天文地理古今中外时评政论,只有想不到没有不敢聊的,口沫飞溅的快感就像饭前一杯酒饭后一支烟。

交流,觉得是一个很个性的词。交流的对象较为单一,不会泛泛而谈,或者是有主题的,或者是有方向性的,或者是旗鼓相当的,或者是惺惺相惜的,或者是同病相怜的。归根到底,要有共同语言才能交流在一起。交流双方不必打哈哈,不必过多寒渲,不管对话是涓涓细流还是惜字如金,彼此都能明白对方的话意,不必过多解释,不必过多追问,要的就是心有灵犀一点通、了然于胸的默契。

一个人可以有很多聊天对象,但很少交流对象,甚至穷尽一生,都有可能没遇着一个可以称得上真正交流的对象。交流对象不一定是生活中的熟人,不一定了解彼此情况,只要话语对头、思想有共鸣,就会如老朋友一样倾心交流。遇着同层次的交流对象,可以倾诉心底的阴暗,可以坦露心底的不安,可以忏悔可以哭诉,图的也许不是安慰只是信任。

话语会令人欲诉还休,聊天使人放松,获得的是短暂的快感。交流或许会使人沉抑,但获得的是长久的心灵上的洗涤和灵魂上的清醒。我们需要聊天放松自己,当然更需要交流使自己进步。

如果说聊天是嘴上功夫(错了,应该是指上功夫),那交流就是心里行事。聊天是浅表性的点水,交流是深层次的交叉,前者吐出一嘴废话,后者倾出一肚心事,聊天、交流都离不开话语,离不开表达,而怎样合乎时宜的表达,恰当其妙的说话,还真是人生之大学问!

左岸记:对什么人说什么话仿佛是人与生俱来的的本领,林语堂先生是一位能言善辩的学者,他在论述表达技巧的书籍——《说话的艺术》里,却把能言善辩贬为说话的“第三等境界”,仅仅比“不善言谈”高明一点点而已。 他认为,说话分三重境界。其中,高者忘言,中者慎言,下者巧言。他说:最高境界是“忘言”,如禅宗教人“将嘴挂在墙上”;其次是慎言、寡言、讷于言。慎言是小心说话,小心说话自然就少说话,少说话少出错儿;寡言是说话少,是一种深沉或贞静的性格或品德;讷于言是说不出话,是一种浑厚诚实的性格或品德。这两种多半是天生的性格。第三是巧妙的修辞或辞令。至诚的君子,人格的力量照彻一切的阴暗;他用不着多说话,说话也无须修饰。只知讲究修饰,嘴边天花乱坠,腹中矛盾森然,那是所谓小人;他太会修饰了,倒教人不信了。他的戏法总有让人揭穿的一日。



发表评论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