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 玩,玩什么,怎么玩?

玩,玩什么,怎么玩?

文/赵强

玩,每个人都会,但各不相同。小时候最大的娱乐就是“玩”,长大后及至暮年之时最大的娱乐就是“休息”。玩要玩的自然,玩要玩的尽兴。今天这个话题是和“玩”有关的,我不是专家,也非权威,就随性抒发一下情感,侃侃而谈一下吧。

我自认是个爱玩之人,而且花样还蛮多的。本人从小玩到大,但我还算不上一个合格的“玩主”。在我的印象里:“顽主”和“玩主”是一样一样的。会玩的人一般都是顽固的,靠着这股脾气,进而去将自己的“玩心”扩大下去。

“玩”这个字在汉语里有一种释义是:通过获得非直接利益来娱乐自身。说句直白话,那就是不花钱的娱乐。对于“玩”,有一句老话也不知何人所说,至今已经无从考究了,但是形容相当精辟。原话是这样的:能创造效益就叫干活,躺坐着不动弹就叫歇,这两种之外就叫玩。

古往今来,玩能怡情,也能怠情。关键就是一个度的把握。玩好了,你能建功立业;玩差了,你能遗臭万年。玩耍常常被认为是浪费时间的行为,但在科学史上,有许多伟大的发明是在玩耍中产生的。不信的话,同学们有空可以去留意一下《玩出了名堂》这本书。

玩什么

玩是每个人的基本权益,但是怎么玩才能“尽兴”,才能维护好自己的这项特权呢?记得上周,和几个北京的朋友商量着周末去散散心,众口不一的,很难决定去哪?有人提议去登山(注:男孩喜欢野外运动),有人提议去艺术场馆或博物馆(女孩子偏文艺,复古范儿),更有人提议在家呆着(注:不排除一部分宅男宅女)......最后的结果是:兵分三处,各取所需。

其实不管去哪,朋友们在一起聚聚才是玩的最大意义,至于“玩什么”则是次要的。举个例子:就好比去登山,登山是干什么的,是去放松的,不仅仅是为了所谓的风景。

无论玩什么,放松心情是第一要务。

怎么玩

出门旅行,逛街,陪朋友吃饭等等都可以理解为是在玩,在休闲。大千世界,懂玩会玩的人太多。我觉得:玩的最高境界是无时无刻都有种“玩的状态”,也就是“放松的神经”在作怪。

以北京香山为例:现在已是隆冬季节,香山早已经不见了盛名之下的枫叶。在枫叶出现的最佳时期,去香山可以理解为是去看枫叶;而今如果有人去,那会是看什么呢?难道是去看光秃秃的石头吗?但俗不知,有时候,看石头也是一种意境。不管你信不信,现在的香山,纵然是没有枫叶,也是游人络绎不绝。

真正会玩的人不在乎去哪玩,只要能给他提供一个去处,不管去哪都会异常精彩。

写到最后:

记得一个博友叫“好玩”,她的座右铭启发了我:好玩就是活着的意义,一丝不苟地活成自己的样子

 

原文地址:http://www.zhaoqiang.org/fangsong.html

左岸记:玩,有五个层次:

  1. 孩子的玩。孩子就是会玩的人,家长、老师就是想让孩子变成不爱玩的乖孩子。一个孩子,会玩且学习上过得去是最好的,只会守规矩而不会玩就成了废孩子。因为玩才是孩子的本质、天性、快乐与基础,玩里有思维、探究、投入与行动技能,不会玩,孩子的想象力、创造性就基本处在低级状态,丧失可爱与天性。
  2. 业余爱好的玩。人会慢慢长大,需要寻找满足成功需要的那个专门投入点,其他的小特长与爱好,可能就退而成为业余爱好。有没有这些爱好,决定了我们能不能有效转移压力,具备平衡挫折感的资源、朋友交往的途径,以及积极消耗时间的娱乐技术。有一点业余爱好还能提升魅力,如果你什么都不会玩,就会显得无聊、枯燥、呆板多了。
  3. 专业的玩。有人在一个领域更有耐心、更能积累、更用心琢磨,到了后来会比别人处理问题更轻松,我们看别人“玩似的”,其实那是因为他们有过不同寻常的投入。如果因为混日子或者找口饭吃稀里糊涂进入一个领域,一辈子都很难真正专业,也不能达到玩的境界。热爱某些事情并全力投入的人,勇于面对挑战,做了超过常人的事情还津津有味,让别人为他们的工作热情所感动,恰恰是这样的人能在复杂的事情上表现得如履平地、举重若轻。
  4. 玩似的专业。很多人做事一板一眼,按照领导要求的做,按照手册上说的做,把专业的事情做得单一枯燥刻板。而玩似的专业,看起来没花太多时间,似乎没有那么尽心尽力,但他们跳出了盒子做事情,可能交往更多人、增加更多见识,而且用比别人更少的时间、更新的方法、更有意思的模式达到了解决问题的目的。
  5. 后成功期的玩。在事业与生活达到一定层次后,有人开始思考那么辛苦认真严肃地为人做事是不是有点对不起自己的人生,因此寻求玩的项目与趣味。富人群体、企业家群体在高尔夫、游艇、美食会所、特殊旅游、公益、宗教中找到的就是类似的东西,给人感觉他们开始玩了。

玩的精髓在于对脑细胞的挑战,因为既然玩了,其实追求的关键就变成了好玩。



发表评论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