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 认真的心,未来的水

认真的心,未来的水

差旅奔波,为了朋友的一套茶具,去叨扰了茶友兼佛友。

茶已然换到第二种了,生普。为了清清嘴里残留的味道,先白水伺候一下。舌头多情,此水微甜,抬眉相问,山泉?知道他很是遵循山泉为上之道。“不凑巧,今天没有山泉了,铸铁壶而已”,有点讶异了。水且不论鱼目涌泉鼓浪之别,此仅去铸铁壶里走了一遭,已然如此,茶之清浅厚薄,或许已然变化。此水值得论道了。

 

水,几于道[1]。老祖宗很是推崇水之天道,至柔至强,“利万物而不争,处众人之所恶,故几于道。”人总是固执的认为,世界甚至宇宙一定唯有一种特质,地球既是最大的幸运儿也是最正确的标准。水带来生命支撑生命,水涉及你能不能活的问题,其他的似乎无非是活的好不好的问题,空气除外。我却总是冥冥中固执的认为,宇宙里也必然有地方的生命不用依赖氧气与水,一样生机盎然,水是不是道无所谓,“几于”么,老子还是给自己留点备选和退路。

水不是答案,答案解决不了问题[2]。到底是舌头的敏锐还是铸铁壶的功劳,微甜的水味仅仅是去了氯气还是增添了铁离子?密度和结构已然变化?还是加了点气泡,如依云,加了气,也可以堂而皇之的入了大餐,活色生香?近期有点怀疑论,竟然写出“冬雨是雪被感动到融化,还是云被无情冷酷到落泪?”,这样老是摇摆不定、自作多情,仅仅是冬雨而已罢了。骗了眼睛、骗了味觉、骗了嗅觉,或许就能改变水对你的功效,做水有时候比做人难。学习是一个不断的过程。学习最难的不是需要选择什么,而是需要忘记什么。未来的渴望,旧时的美好,都使当下的你无法认识、感受、面对现在。

水有禅心,“心不空佛不住”。水除了有限的那些致命诱惑或累世恩仇,一般都包容的面对一切,不涂抹,也一概不警示。至上的毒品是无色无味溶于水的,那这个恶毒,到底是水的包容还是毒药的高深还是人对水的必需?加糖是甜的,加盐是咸的,加黑是淡的,加红是粉的,不尝试改变什么只包容什么。包容是因为足够空,包容是因为不奢求改变,也不害怕被改变。有什么东西,既不是任何事物的延续,也不是任何事物的开始?

水,爱和美是一回事。水充满对世界的爱,于是他很美。你觉得一朵花美丽,是因为他有益于你可能触动到你,还是你爱他?爱与美是一个东西,这是不是让你开始困惑?你会一直以为美让你产生爱。美存在当下的一切里,但当你没有爱的时候,美成为可描述可利用的,美不需要喋喋不休的心。我们问为什么是美的,忘记了美就是美;我们追求占有和结果,忘了当初只是因为爱。智慧不仅仅是知识,还包含正确的行动。理智不是不爱,爱不是无序,完整的自知之明,智慧才可以统和理性与爱。

水,认真的心,随时的纯真。每一次认真对待自己的心,是不是在旁观者看都是一种“狠”?人生的顺序,你的心智已然安排停当。被程序绑架,认真的心不大可能存在。经常问修行是什么,或许就是延续面对真相的不满足感。当我们因了阶段性的厌倦、畏惧,选择逃避不满足感、恐惧于不满足感。开始用形式或物质或别人的思想,而让你产生满足、产生达成感的时候,你的人生已然结束了。总是把迟钝当做耐力,你可见的美丽越来越少。与一个美丽的或是丑陋的东西朝夕相处,而仍旧能不习以为常,那是巨大的能量,是敏锐的觉知,纯真让你更有力。

水不担心自己的未来是不是水,因为她的水性。但你把别人的知识、别人的认识、自己的经验,自以为的历史投射到未来,造一尊上帝来解救现在的你,是多么可笑的举动。你没有见过佛,如何见了知道他就是?既然未知,又如何已知?你努力靠思想制造的,那又如何是实相呢?历史屏蔽当下,知识障误解未来,你做不到纯真上路,或许你就得不到真实。改变是因为我是水,不改变也是因为我是水。爱不是让你妥协,只是你学会了改变。

 

什么时候,可以如水般,停止当下与已知的比较。不做一个经验者而做一个经历者;不做一个经历者,只做一个参与者;不做一个参与者,只做一个不被感知存在的存在者。

茶已然换到了煮普洱,米汤的味道。想起一个朋友,总是劝我喝白水就好。想想也对,茶很好,白水应该更好吧。

 

上善若水 范曾

左岸记:大山成形,水滋养万物于无声,是故,小道有形,大道无常,仁者乐山,智者乐水。

注:

[1]出自《道德经》“上善若水,水善利万物而不争,处众人之所恶,故几于道。”众所周知,水是往低处流的,它总是流向低洼、众人所“恶”之地,看似低下平庸,然而正是这样,它才可以包容一切。“故几于道”就是接近“道”了,这个“道”就是真理的意思。

[2]求解



发表评论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