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 回家路上

回家路上

文/碎冷月

学校的假期少得可怜,每个月只有那么一两天,比女人的经期还短,不过还好,这个不痛,月月轻松。

放假不回家的学生不是好学生,就像下班不回家的老公不是好老公,都会受到女人的严惩。这个,想必先生们都懂。

于是,放学铃声一终,我便策己奔腾,扬蹄快冲,像是挣脱了束缚我许久的缰绳。待我冲出校门,步入红尘,一不小心便被淹没于人群之中,猛然觉得天地之辽,我之渺小。我这个小人举目四望,发现原来大家其实也都和我一样,放个小假,回个小家,心里依然会小爽一把。不过,他们大多都是提包携囊,大箱小箱,有的还顺便捎着一个姑娘,让人觉得真是好不轻量!而我,唯有一夫皮囊,一服衣裳,一副眼镜镶框,一腹侠肝肉肠,再加上一斤正能量和一两反思想,颇有六一居士之状,煞是逍遥徜徉。

无奈人多路瘦,我也只能被挟于人流,随波被人流走。其实,世上本来没有人流,一起走的人多了,也就成了人流。

流至车站,站内已人满为患,大厅内人来人往,熙熙攘攘,大人小人挤挤一堂。这里真不愧是一个鱼龙混杂的地方。到处只有人头闪现,屁股们都被藏于群人之间,鲜有可见。此地不宜久留,一等我购票得手,便“落荒而走”,躲于车内静候。

车子将要从这里出发,出发,是为了回家。

我坐于一靠窗的位上,那是个很有赏景优势的地方。不但可以眼观窗内窗外之双重景象,而且还能耳听车上车下之各种声响,偶尔还能有幸窥觑到一两个新鲜的姑娘。她们总是喜欢自曝真相,以此来诱惑众狼,而我依旧不为之所动,安于车中,观其媚形。待我将她看穿看透之后,终于,车子也启动了,这意味着它的又一次“出征”。这时,两旁的车辆也纷纷鸣声,仿佛是在为此车送行。见此之情,我不由得羡从心生——好一个惜别之情!

唉,连那公交车都有同类关心,而我却“无人问津”,不由得又是暗自叹息。正在我感慨之际,耳中钻进一阵轻语。

“小兄弟,你的票呢?”收票阿姨亲切的过问。

“这儿,在这儿呢!”我积极的响应她的关心。

我正欲借机续言,妄想以此消除人与人之间的冷淡漠然。怎料她一个转身,我们便又沦为天涯同路的陌路人。

结束了我这次行程中的唯一一句台词,我又开始无所事事,而大家也都是各行其是,互不招致。你知道这样子容易滋生无聊,而无聊又容易滋生出人的思考。当然,我没有去思索人生与生人之此等大事,也没有去探索性与人性的本质。我所能想到的,只是这个俗世间的俗士与俗事。

然而熟知空思无雅兴,便欲借景来抒情。

我坐于车中,车行于城中,我与车中外看小城,犹如从腹中洞其原形。

可是不知为何,当时第一个与我目光邂逅的竟然是个按摩厅,由于我还未来得及去亲身历经,所以不能言其具情。不过,我还是对它略知一斑,非我喜闻乐见,实乃它过于泛滥。你看那摇曳于门外的姑娘,仅一身单薄暴漏的“残装”,就敢于直面那冷秋的凄凉,你说她们怎么就能如此的坚强!当然,在这里我并不是要刻意的去赞扬,我只是有些许好奇,为何这些本应日隐夜现的风尘女子,此时竟也能开的遍地都是。古时便有秦楼楚馆,现今更有天上人间,期间数百年,朝更代换,事变境迁,它们非但没有烟消云散,反而却是日益泛滥。无奈州官野火烧不尽,改革春风吹又生!原来我一直以为那些吃着皇粮专心扫黄的官吏,之所以如此办事不利,其间定有某种关系、利益和交易。但是后来我想明白了,非兵无能,实乃人性。呵,人之初,本善性!

想到这里,我不禁为自己的洞察之微力而沾沾自喜,颇有小人得智的嫌疑。但是又转念想之,这只是他人的私欲私事,又不关我屁事。于是斩断思绪,精神转移。

这时,车已行至医院,隔窗窥看,见那门前人满皆为除患。医院,它也是一个包罗万象、良卧莠藏的地方。有人说它不负众望,救死扶伤;有人说它,不孚众望,救——死,扶——伤;还有一种自作明清的人说,“这里白衣与黑医并行,天使与恶士共生,有新的生命诞生,就有旧的生命结终。”而我,并不想对这些观点评文论字,我只是想到了两件轶事。

记得有一次,我来此处看病,只因头疼。招待我的是一位年轻医生,问及我的病情,我说“头疼”,他假装没有听清,又问,我便又语重声长的说“头——疼”,他仍未回应。只是迈步向前,对我听胸察颜,视舌审眼,不知病源,便又取血化验,拍脑制片,好是一番折腾。可是在他对我一番玩弄之后,似乎依然不知吾为何症,然却仍能笔下疾风,如画蚓描虫,顷刻之间,药方便成。“你照此方拿药,药到立见成效”。果然,待我服罢之后,竟真的已不觉头疼,因为疼痛已转移至腹中。

还有一次,仍是头疼,接纳我的是位老医生,问过病情,又问学情,我具告知以详。然后,他写与我一张药方。

“歇而不学则文盲,学而不歇则神伤,谨记。”——果乃良方。

想到那位老医生,不由得心生感动,欲回首向其致敬,然车子早已远行。无奈,唯有托余情于北风。

再看窗外,俨然已是另一番状况,我早已看不到小城的景象,就像它们再也看不到我一样。无情之景尚是如此,那么有情之人呢?想必也是!

辞去旧景换新景,告别旧情为新情。谁都不能重赏旧时之景,谁也都不能重感往日之情,除非时空静止凝冻,我们止步不行。然而,人生注定就是一场不能暂停的单向旅行。

咦?怎么一不小心就又柔情泛滥,伤感四漫,犹如决堤了的河岸,一下子就淹没了心田。

原来,憋在腹内的情感,就像憋在腹内的积尿一般。你如果老是憋着的话,不仅心理上难受,而且生理上也难受。这时候,你不如找一个没人的地方,将其外放,任之自然流淌,于此之状,你也会觉得神清肾爽。其实,那些文人抒情时,想必也是和这一样。

不过,仍使我惑之不解欲探其究的是,为何此时我的腹中仍有不适,难道是因为那些残感剩情未被我清理干净,以致又起死回生,对我反攻?于是,我便以手压腹,欲将此余情尽除,然怎知它早已浸髓入骨,根深蒂固,而我又念及旧顾,便又容它暂住。

这时,车子依旧在自奔自跑,人们也依旧在自睡自觉,对我那外泄的感情竟感觉不到丝毫。当然,他们同样也感觉不到我内憋的尿。

而我,为了不让那敏感的神经聚集在腹中,便信手解开了想象的缰绳,任其天马行空,六合纵横。于是,我便又摸瓜顺藤,想到了很多,关于文学,关于梦,关于穿越世界的旅行。等。思绪纷繁,念如星闪,其上也无际下也无地,实非片言所能罗缕。故,因此作罢。

窗外,光天化日之下,风在给树讲着世间的多情笑话,乐得它舞枝蹈杈,笑摇叶儿语沙沙,谩言世人傻。见其气焰甚嚣,便欲与之计较。然终是欲语未发,欲驳又罢,想来人物是非皆由自答,姑且饶它。

而我,只是要搭车回家,回家,是为了下一次的出发。

左岸记:这是个心情的世界,世事在我们的心理投下它的影子,我们的理解赋予别样的心情,一路走过,以此观世。



发表评论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