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 此心安处是吾乡

此心安处是吾乡

文/草祭

题记:从陌生到慢慢熟悉,从熟悉到慢慢陌生,这是每个家庭所逃脱不了的悲剧。

爸爸妈妈都是工人出身,也都随着98年的下岗风波下了岗。在国营企业里面呆了好些年,混到的却是这样的结局,他们不怎么甘心,再加上我还没有上学,所以爸爸开始做做小生意,赚钱养家供我读书。妈妈则一直在家做家庭主妇。这样的生活一直维持到现在,并且大有延续下去的意思。

●失去魔力的魔法师

我的爸爸是一个体态微胖,比较和气的中年男子,虽然他也曾是一个身穿白衬衫的翩翩少年。在看过他年轻时的照片后,我只能感叹时光是把杀猪刀。我们家从小是严母慈父的教育,所以我不太害怕爸爸。

这个男人在我生命的不同时段里,扮演的是不同的角色。在我的童年时期,他就是个不折不扣的魔法师。每次遇到任何让我苦恼的问题,无论是数学的计算题不会做,还是房里的小台灯坏了,又或是被妈妈教训很郁闷,他都能一如既往地想出各种神奇的办法来解决我的问题。我于是对他有了一种几近神往的依赖。

在我的中学青少年时期,他渐渐的走到了一个我无法触及的地方。我是因为学业的关系,他是因为生意的关系。我很少能够看到他几次,每次早晨我出去他还没起,晚上我睡他还没回。缺乏交流的这些日子,成了永远的空白区,直到有一天,他变得不像我心目中的他,我也变得不像他心目中的我。我们之间存在了一种叫做隔阂的东西。年轻的魔法师老了,他的神话再也不存在了。

自我来到这座北方的城市读书后,与湘南的家联系更少,尤其是与他的联系就更更少了。我没有办法原谅他对于家庭的背叛,虽然我知道或许他也有他自己的苦衷。我更愿意把这一切当做是人生路上的一幕戏剧,将爸爸当做一个过客,哪怕我曾经亦或是现在仍然深爱着他。

●是三春晖,还是苍老的浮云

我的妈妈是一个典型的传统意义上的家庭主妇,很长一段时间里,我对于家庭主妇这个角色艳羡不已,因为可以不用出去工作,可以每天在家过过小日子,很随意,很舒坦。我觉得一个女人倘若能够拥有一个幸福美满的家庭,拥有自己的孩子,那便是人生的终极意义所在了。我想妈妈她应该也有过这样的想法吧。

在我这二十年的记忆里面,妈妈始终是那个站在我身后的人,站在我身后照顾我,站在我身后教训我。她不曾真正走到我身旁,平视我说话。关心的时候,我就是她的心肝宝贝;绝望的时候,我成为她所有的希冀。她给我的是她认为的爱和我认为的负担,我其实并不想成为她的唯一,我觉得这样我便有了一份深重的责任似的。

似乎每一次的努力都不过是为了搏她一笑。她希望我考第一,我就考第一,然而她似乎坚信那之后所有的第一就应该是理所当然的。没有什么能够让她的心平静下来,平静的交流也不被允许。在她的世界中,我爸爸就是天,我就是地。当天地都离她远去时,她就找不到自我了。我眼看着她坠入万丈深渊,却无能为力,想要给她一个承重的浮漂,她却斥之为恶魔,也许所有可悲之人亦有其可恨之处吧。

推己及人,这样的话,我应该给妈妈的就只能是她所能接受的爱了。如果我的一些行为可以博她一笑的话,哪怕稍许违背心意,那也是我应该尽到的责任啊。

●看得见风景的房间

英国作家伍尔芙曾经说过:女人应该有一间属于自己的、看得见风景的房间。私以为是非常有道理的。很多女孩走出了一个家庭又落入另一个家庭,前一生的自己是父母的,后一生的自己是丈夫和孩子的。现在的我就站在这样一个交叉点上,往左往右都是个问题。我也恰巧能在这样一个时点考虑一些使我受益终身的事情,外界的环境可能并没有那么重要,看得见风景的房间应该也是指代内心的一方净土罢。就像柔奴回答苏东坡的话:试问岭南应不好。却道,此心安处是吾乡。



Comment (0)
Trackback (2)

发表评论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