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 电影无人生

电影无人生

(1)

小时候喜欢看周星驰的电影。

因为还很小,对一切无所不能的人类和事物都抱着某种近乎痴狂的好奇。总幻想也可以像电影里的人物一样,在嬉笑怒骂间就可以改变世界或拯救人类。

在那个年龄,这和幻想世界应该是由巧克力糖果做成的一样简单纯粹、理所当然。

后来,我偶然发现、星爷所有电影里的国语对白其实都是由他人配音完成的。然后,我就毫无道理的幻灭了。再看到他的电影,就会觉得透过银幕看到的那个人不再姓周。那些原本应该引人捧腹的台词穿过我的耳膜时,我只能想到"机械合成"四个字。星爷在我脑海里原本清晰立体的形象一下子模糊了,怎么都没办法再拼凑起那个无所不能的人物了。

然后,就再也不看周星驰的电影了。

 

(2)

我高中的时候喜欢读王书亚的电影专栏。但读着读着就阅读疲劳了。

王先生是宗教界人士,所以他总是有意识或无意识的把电影情节和某种宗教释意联系到一起。他笔下的电影脱胎于导演,却禅意浓浓于画面之外。与其说他是在识破电影里的宗教意境,倒不如说他是在企图用宗教的目光为每一个电影里的人生片段作注。但电影总归只是导演一厢情愿的产物,编剧遗忘在故事之外的说教导演也未必想的到,导演看似自作聪明的暗示和隐喻也未必就是他真实意图的投射。

我没有任何宗教信仰,因为我的人生太过百无禁忌,我总害怕现世报之类的宗教诅咒。而对我来说,一部电影的好坏最终要回归到故事本身,你能借由这个故事联想到多少那是你自己的事。导演可以为普世价值立牌坊,但它能否成为你生活的丰碑恐怕是任何导演都不能保证、甚至从未考量过的。

一部电影的最大意义其实并不在于对生活的注释而是对比:对比真实的人生,或更美好,或更悲惨;对比真实的心境,或更明媚,或更阴暗。这些东西自身的逻辑和影响导演本人都未必说得清楚,我相信宗教也未必能给出一个恰如其分的答案。

毕竟,当宗教其实也一无所知,对世相无从解释的时候,它抛给世人的无非那么两个词汇:阿弥陀佛、阿门。

 

(3)

若你让我立刻说出让我印象最深刻的一部电影,我会让大脑快速旋转几分钟再给你答案。

对于印象之类的东西,脱口而出的往往经不起自己的掂量;而谈到深刻,一定要是深思熟虑后的刻意答案。但情况往往是,当你摒弃第一印象去三思而后行于一个所谓完美答案时,你会发现你根本没办法找出一个说服自己也让周遭满意的答案。生活如电影一样,经不起推敲也耐不住围观。太多的想法强加到一件事上时,结果往往是莫衷一是的。

找不到答案,你就会开始怀疑,而怀疑就是幻灭的开始。

所以我会说,电影之于生活并不是镜像而是反差。

最近在读韩松落的《为了报仇看电影》,喜欢并完全赞同这个书名。

我们习惯对着电影里别人的人生或哭或笑,看似是对我们自己境遇的伤怀和庆幸,其实它们之中存在着某种既定的逆差和畸状心态。我们感动的往往是我们渴求却从未得到的,我们憎恨的往往是我们深恶痛绝却无法归避的,而让我们开怀大笑的也总是这个冰冷世界不能给我们的。

所以,为了无法得到爱,为了无法释怀的恨,为了难以企及的梦,我们不约而同的盯住了了电影银幕。

在电影里找快感,在电影里为自己的生活复仇。

 

(4)

回到上面提出的那个问题:让我印象最深可的一部电影是什么?

如你所料,我给不出一个确切答案。

我可以罗列出一大堆在我不同的成长阶段给过我不同人生启发和影响的电影,但我真的没办法从中随便拉出一部,然后告诉你,这是我认为最好的一部电影。
我更没办法用我的潜台词来试图说服你,让你来赞同我的观点,也附带赞同这部电影里的这种人生,然后和我一样笃信这种人生里的信仰。

因为你要知道,电影里从来没有你生活的真实人生。

 

BY:不二飞(www.buerfei.com

左岸记:导演把对某种感受寄托在电影之上,给予它新的生命,让它伴随着自己的梦而转动。而演员则是给自己赋予了新的身份新的生命,用另一种情感去对待一些的事物,一些感情,一些人。而作为观众的我们则像是一个聆听者,去感觉,去虚构地体会一些自己无法触及的情感,去填补自己内心的某种空缺。所以当我们看到一些丧失人格的人或者事时,会气愤,会咬牙。而面对那些刻骨铭心的爱或者事,我们会像发生化学反应一样,心中的某处被触动,这大概便是电影最大的魅力,它能让人去站在另一个角度去看待,去抚平自己的情感。

电影和表演的好坏,是个见仁见智的问题,可能是让你有同感,可能是让你看了很舒服或是看了很不舒服,可能是让你感动或快乐,可能让你陷入深深的沉思……这些都是一部电影成为好电影的最有说服力的理由。在电影中看到他们的人生,反思自己的人生,收获喜悦悲伤和感悟,这大概就是电影的意义吧。



发表评论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