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 火车上的里里外外

火车上的里里外外

文/曹曹

在豆瓣上,经常会有人组织这样一场所谓的南京小清新之旅——在阳光暖暖的午后,买上一张2.5元的火车票,搭上7102次火车,从中华门到南京西,在缓慢行驶的绿皮火车上,细看沿途的风景……

在火车上看风景,自然有它的美妙之处。中学时代的寒暑假,常常乘火车往返于衡阳与广州之间,火车窗外的风景,从湘中丘陵长满茅草和野竹子的土坡到南岭的碧水丹崖,再到珠江三角洲的密布的城镇、厂房,一路变幻无穷。有时会看到一群孩子光着身子刚从河里游泳回来,手上还提着一两只巴掌大的活鱼;有时会看到金黄金黄的油菜花开满了一个又一个的山头,溪流从中蜿蜒而过;有时也会有扛着一大把芭蕉的中年妇女,慢慢走在铁轨边的小道上。

来南京上大学,于是我开始了衡阳与南京之间的这一路长长的风景。火车哐当哐当穿越湘赣皖苏四个省或者湘赣浙沪苏五个省市,18或者21小时的车程。这样一来,在火车上能看到的风景更多了。比如从南京到上海的这一段,平原越来越开阔,湿地越来越多,广袤的土地上长着我以前只在书上看到过的麦子。比如火车报站黄山到了或者景德镇到了,即便是深夜或者凌晨,车窗外黑漆漆的什么也看不见,我也能感受到,就在我刚刚经过的这片土地的不远处,有着奇松,有着怪石,或者有着古窑,正在烧制着传世的青花瓷。再比如离开的时候衡阳天晴着,等我一觉醒来,咦!南京怎么下起了这么大的雨呢!这也是很有趣的事。

我乘火车常常是硬座。左右前后总是有各种不同的人。他也许是东南大学的一名学软件工程的学生,恰巧也是到衡阳,在打电话时还说着和我一样的方言。他也许是一名没有买到座位票的在常州打工的返乡者,和妻子一起,用报纸铺着坐在过道里。他也许是差点就买机票回家了,极不情愿百般嫌恶地坐在火车上……各种或友好或朴实或奇怪或普通或什么什么的人。也许比起火车窗外闪过的风景,他们更能引起我的关注,我也更愿意关注他们。

还记得高中时有次同桌跟我说过一个发生在火车上的故事:有一次,她乘火车从长沙回来,在火车上遇到一个和她差不多年纪大的女孩。那女孩指着她身上的校服说:“我在厂里专门做校服,前段时间加班赶的一批货好像就是你们学校的……”

人生,也许就是因为有了这么多不可思议的邂逅,变得如此神奇。

 

◇曹曹的空间:http://icaoyong.diandian.com/

左岸记:上了火车,无论你的目的在哪里,都会是一段或长或短的旅途;也因了车上种种短暂的际遇,伴着窗外流动的风景,每个人的身上都透着旅人的味道,混着方便面味,香水味,报纸味,听着南腔北调,一个公共空间里私人生活的自然生长、私密情绪的自然淌露,形形色色的人与千姿百态的故事被火车承载着奔向远方;陌生人与陌生人来自远方,进入火车车厢,相识、结伴、聚集,放松,说笑,肆无忌惮,敞露本性,直到起身,打理,重新衣冠楚楚,然后各自离开,如同呼吸一般自然,原始,纯粹。



Comment (0)
Trackback (1)

发表评论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