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 空城

空城

雨戟的投稿——《空城》,特立独行的勇气和底气。共七节,分两页。

文/雨戟

夜晚时分,漫步在校园里,我深吸了一口气,空气里弥漫的热气让周围的气氛变得沉闷,厌烦的情绪油然而生。我不知不觉的走到了篮球场的看台边,不远处马路旁一排明亮的灯光照耀大地,球场显得格外明亮,夏天时很多人这时候出来打球,我有些心动,想前去凑上一组,打上几十分钟,最终还是忍住了,径直的走向塑胶操场,塑胶操场坐落在学校的东北角,地势最低,站在看台上有种居高临下之感,白天校足球队在这里训练,到了晚上换成了一对对小情侣在这里谈情说爱。模糊的记忆变得清晰,我仿佛看到了微风吹起她美丽的秀发,散发着淡淡的清香,她转身对我微笑,我伸手想去触碰,突然,一个帅气的小伙子出现在了她的面前,牵着她的手渐行渐远,都市的夜空一片漆黑。

走到球场中央躺了下来,塑胶颗粒渗着薄薄的衬衫扎在皮肤上,有些刺痛,有些瘙痒,炎热的季节,塑胶颗粒散发的气味更加浓郁,完全没有了真实草地的意境,我却全不在意,继续躺着,一阵微风吹过,带来的却是一股燥热。来这座城市三年了,当我再次欣赏这里的风景,却带着这样一种心情,我想离开了,没有一丝留恋。许久,操场的人变得稀少,我也终于看清了天空上悬挂的半轮明月,起身我走回了寝室。

十一点之后寝室的灯已经熄灭,六十平的房间里,地面上钢管高高的顶起四张床铺,下面各自摆放着四张桌子,桌子上一片狼藉,抬起头,大家都已躺下了,见我回来随便打了招呼,也没继续说话。夜深了,一番洗漱,我也上床睡觉,左手垫着脑袋躺在床上,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这一年因为培训在学校呆了一个暑假,除了每天打盹没有什么收获。之后临近开学的一个礼拜回了趟家,无意间见到了老爸的两个朋友,一个自主创业的老板和一个公司经理,也有幸和他们交流了一番,脸上的一股稚气,他们总觉得我还是小孩一般,也总是小孩儿小孩儿的叫。之后的几天和他们的谈话一直回响在我的脑海,这一刻我清醒了,不再像井底之蛙,我想离开象牙塔寻找属于自己的天地,终于脑海深处的记忆再次被唤醒,那一年大一,或许是因为一些事情变得失意想退学,而最终还是没有坚决的转身离开,这一刻,我注视着前方,那里才是我的天堂。

隐约的听到嘈杂的声响,强烈的光线扑面而来,我闭着眼睛,换个睡姿继续躺在床上,心里骂了句操。许久,辗转反侧,收拾剩余的困意,爬下了床铺,瞥了一眼斜对面的室友,坐在床铺上,架起的小书桌上放了笔记本,我心里想着,在玩游戏吧或许是小说。没有搭理他,我走进洗手间洗漱一番,甩门出去了。

烈日高照,走出寝室的时候已经是正午了,路过食堂门口,一眼望去,碗筷散落在桌上七零八落,好似刚被扫荡一番,我没有停下脚步而是朝校外的小餐馆走去。学校的食堂伙食越来越差价格却翻了不少。校外的餐馆也参差不齐,大多不注意卫生,显得破旧,挑了家环境较为不错的餐馆坐了下来。

“老板来碗咖喱牛肉炒饭。”我朝老板喊了一声。

老板示意了厨师,笑着看向我:“你又来啦,好久不见。”

“是啊,有几个月了。”

“实习了?”

“回家了。”

“哦,快毕业了吧?”

“嗯,不到一年。”

“送杯橙汁给你吧,现榨的,你尝尝?”

“哈?好啊。”很熟了,我也没有跟老板客气。

老板边弄橙汁边问我,“大四了什么打算?”

我顿了一下,略有所思,“还不确定。”我并没有肯定的回答老板。

“好好干,我相信你。”老板似乎很看好我的样子。

“嗯…”我想继续说点什么的时候,老板把弄好的橙汁递给了我,我吸了一口,“好喝。”我随口喊了出来,“味道略微发酸,确实比速溶的口感更为真实。”

之后又聊了一些琐事,吃完饭离开了。

回来的路上小杨电话告急说工作室要被学校收回,我们组织将被解散。 虽然一直有传闻我也有担心,但是事情却来得这么突然,开学至今的一切准备都变为泡影。 赶忙回了趟工作室,铁门紧锁,门上贴了几个字“机房重地,闲人免进”,现在也变得破旧不堪,好似有很久没有人来过了,拿出了好久都没用的机房钥匙,门开了,一阵风吹来,阴郁的空气中,弥漫着尘土的气息,没有了以往的热闹景象。那时候….

“老师你既然要我当这个站长,就要听我的决定。如果你不认同,可以把我辞掉。”近一个礼拜工作进展非常不顺,吴老师无限期的敷衍,我爆发了,办公室里,在众多老师面前我并没有给老师面子。

“好。”老师很爽快的说。

“那你就去找更合适的人选吧。”我有些失望扭头走了。

吴老师是我们工作室的指导老师,很多事情需要经由他批准才能进行。接下来的半天老师联系了工作室的所有成员召开紧急会议。

“我们好久没有开会了吧,今天文昊跟我说他有事当不了这个站长。”老师瞥了我一眼“今天开会选个新站长出来,还有听说有些部长也不想干了,那我们重新选拔,大家投票吧。”老师没有废话直切正题。

大家一阵惊愕,就在这时大家站了出来:“老师,我没觉得文昊哪里不好,为什么要选新站长?”

“文昊的精力有限,没有能力继续担任站长了。”

底下一阵沉寂,没有人吱声,大齐也沉默了。

“投票吧。”老师喊道。

大家都低着头,没有动静。

“不想选吗?”老师变得恼火,强势的说着“杨振就由你来代理站长了。技术部能力有限,部长待定,暂由学校网络中心王老师代管。其他部门还有谁想退?”

大家没有吭声。

“那今天的会就开到这里,接下来你们继续安排。”新任选拔就在这短短的几分钟搞定了,就在老师转身就要离开之际,我站起来,哽咽的喊道:“老师你会后悔的……”泪浸湿了眼眶,眼前的景象变得模糊。短短的几个字听起来却那么沉重,老师顿住了,回过头,而这时小杨也站起来替我说话,“文昊很用心,我觉得他做的很好。”

陆续有更多人的站起来说话,我却听不清他们说些什么了,后来老师变得认真起来,事情有了新的进展。过后的几天我抽空请老师吃了几餐,也算赔罪,而之后我跟老师的关系竟然变得更加友好。可就在上个学期期末老师奔赴北京读博了,新任的指导老师是个才毕业一年的新蛋开会从来都不现身,工作室的发展再次陷入低谷,而如今就要解散了。机房里空荡荡的,心里一阵酸痛,随之变得释怀,或许这就是成长吧。把机房的卫生清理了一番关上门我转身离开……

大四开学后的一个礼拜,我写了一封很长的邮件发给了辅导员,是关于退学的事情,我的想法竟然得到了老师的夸赞,也更加坚定了我的决定,之后的几天老师找我谈话,到办公室的时候老师亲切的问候:“文昊,暑假过得还不错吧。”

“恩,去培训了。”

“咱们班几个人在那边培训?”

“男生这边李水华、陈志明、金华勇、张宇、陈兴龙还有我,女生那边刘娟、李燕应该就没有其他人了。”我仔细的回想跟我一起培训的同伴们。

“人挺多的嘛,培训有用吗?”

“对于新手作用挺大,我觉得有点用,比较有氛围。”

“前几天的补考过了吗?”

“应该没问题。”

老师没有再追问,换了话题“你的事情想清楚了吗?”

“老师说来话长,我先给老师讲个故事吧。”

“好啊。”老师好奇起来,挪了下凳子说“说来听听。”

我也随手搬了把凳子坐了下来……

“在一个偏远的小乡镇上,住着一户人家,家里并不十分富裕,但也其乐融融。这户人家有三个孩子,最小的儿子草根,从小就很淘气,让父母不得安闲。草根长大了,随着大伙去私塾念书,草根反感先生的之乎者也,在草堂里也经常闹得先生不得安宁,草根不想继续呆在乡镇了,但是他什么都不会,走出乡镇他就会慢慢饿死,所以他还是在镇上私塾草堂里混日子。”

“那个草根就是你吧?”老师好奇道。

我点了点头继续说着“日子一天一天过去了,陆陆续续乡镇上每年都传出哪户人家高中状元了。草堂里的其他学生也一直以是秀才为荣,上京考举高中为远大目标。草根心里就不这么想了,高中状元可不是草根的理想,草根只想借用考举为借口离开这小小的乡镇,上京干一番大事。”

“草根很有抱负。”老师欣赏。

“终于有一天草根也上京赶考,有很多乡亲们出来欢送,草根心里高兴极了,因为他终于可以大干一番,不用继续在乡镇里默默无闻了。草根去了京城,并没有高中状元,很多乡镇秀才回去继续念书,期待明年高中,草根就继续呆在京城了,他可不想成为什么状元。在京城草根见到了很多新鲜的东西,结识了很多跟草根一样有意思的人,也认识了很多武林高手,草根很羡慕,一直在努力……”说着说着我停住了,反问老师:“您觉得草根之后应该怎么做呢?”

“草根是个很有想法的人,呆在京城做他自己的事情,我相信他能够做好。”老师沉思一番回答。

“我还是想退学,这是我的退学申请书。”我从怀里拿出了一封退学申请书。

老师接过去的时候并没有惊讶,老师粗略的浏览了我写的申请书,顿了一下说:“你之前写的邮件我看了,洋洋洒洒的写了那么多,都是你的真心话吗?”

“嗯。”我点头。

“转发给院长看了,你有你的想法和追求,不过就剩不到一年了为什么不能坚持呢?”

“没有必要了,继续呆下去只是浪费时间,那个毕业证对我没什么用。我现在需要一个清静的地方,才能够创造灵感。这是一种无形的财富,也是将来制胜的关键。灵感是金钱时间都买不来的,稍纵即逝。所以现在有灵感,我需要创造更多的灵感,而不是混迹在大学里,这也是我选择离去的重要原因之一。”我斩钉截铁的回答。

“你还有多少学分没有修完?”老师并没有继续纠结之前的问题。

“21个学分。”

“21个不多啊,清考的时候不会很难的,都会过的。”

“有些人拿时间买钱,有些人拿钱买时间。我想我属于后者。”我自信满满的说着。

“之前给你爸打电话了,你爸也建议你读到毕业。”

“他过几天会来学校一趟,到时候就同意了。”

“如果你爸同意了,我也没什么好说的,你邮件里说的是挺有道理,但是说的我也不太懂,也不知道该怎么建议你,你有空可以找院长谈谈。”在我一番强势的回答下,老师也接不过招,最后建议我找院长谈谈,院长是我们班的班级导师。

“好的,谢谢老师。”临走前我礼貌的向老师点了点头。

老师看了下时间,“现在才9点院长应该在办公室你找他谈谈吧。”

跟老师道别之后我往旁边的院长办公室走去,敲门之后院长喊了声请进,进门的瞬间一股凉意从心里腾出,院长是班级导师,这却是我们第二次见面。

“老师,这是我的退学申请书。”我直切正题。

院长看了我一眼,“你就是二班的那个同学吧。”

“嗯。”

“你那邮件写的挺有意思。”院长说。

我有些惊讶不知道说些什么。

“你觉得你能做比尔盖茨、乔布斯吗?他们那些人毕竟还是少数。”院长询问。

“老师(因为是班导师所以我称呼院长为老师),我就是我,我没有说我要效仿比尔盖茨或者乔布斯,他们都是有背景的人,而且所属的环境不一样,中国国情本来就很难培养出合格的人才。”我继续说,“就比如中国历史上比较成功的农民起义刘邦和朱元璋,中国上下五千年起义成功的才两例。其实真正算农民的也就朱元璋,所以我并没打算做什么伟人。”

院长接过我的话:“你对历史也蛮有研究,农名起义老毛也算。”

我笑了,只是最近查找了有关农民起义的例子有些了解。

院长继续说:“老毛一生就去过苏联,你知道他为什么不出国吗?因为怕被人笑话没文化,所以不好好读书可怕不可怕。现在很多人都拼命的上大学,考研考博士,学历低了都会让人瞧不起了。大学生去工商局办事和硕士生去工商局办事待遇都不一样,何况你退学了。现在学校里有很多老师也都在读博士,而且还有人买学历的,你知道为什么吗?你连上大学的机会都不好好珍惜。”院长说了个很现实事情。

“老师,您举名人的例子不恰当,他们都是赫赫有名的人,我只是一个普通的学生。”

“既然你都说你普通了,为什么还要特立独行。”

“秦始皇以暴制暴,统一六国,但是最后不还是灭亡了,秦国灭亡的关键战役巨鹿之战项羽破釜沉舟,九战九捷,以6万楚军击败40万秦国军队。所以一个人的决心很重要。”我斩钉截铁的说着。

“我们学院到现在只有那些脑子有问题的人才退学的。”院长说。

“那我就是他们中的特例了。”

“你这孩子说话怎么就不听呢。”院长继续说,“你父母都是干什么的?”

“经商。”我回答。

“你父母同意你退学了?”

“恩。”我点了点头。

“问题家长教出来的问题学生,家教有问题。”院长评判。

“不是的,我为我有这样的父母感到高兴,他们都是非常开明的人。”我解释到。

之后的交谈并不顺利,院长和我都坚持自己的观点,院长认为万般皆下品,唯有读书高;我觉得人是多元化的,三百六十行行行出状元。僵持之下院长打了个电话把心育老师找了过来。

一番等待心育老师到了,绑着脸,一股怨气扑面而来,压得我喘不过气,她是我们学院的心理教育中心的李老师,每次见到她都是一副严肃的样子,跟人有仇似的,以至于我都不敢和她说话,打招呼都很少,我跟她只有两次交谈,当然这两次都不愉快。

院长见李老师来了,直呼:“这个同学想退学,家教有点问题,你给开导一下。”

李老师继续瞪了我一眼,我心里虽然有诸多不爽,但是还是保持沉默。

“你跟我来。”李老师把我招呼了过去,和院长道别我跟心育走了。

李老师的办公室在下一层,安静的走廊里响起了噔噔噔的脚步声,有些刺耳。我跟在老师的后面不敢吱声。到办公室之后,她坐了下来,我面对着她找了把凳子也坐下了,望着她冷漠的面孔,或许她是在示威,而对于决心退学的我来说显然没有任何效果。

“你接下来什么打算?”李老师看了我的退学申请之后盘问。

“老师您先听我说……”我也不知道怎么回答。

“不要举例子。”老师打断了我。

“我认为大学还是适合大部分人的,但是我有自己的学习方式,只是大学并不适合我。就算我现在退学了,我还是在不断学习,只是换了个环境罢了。”

“你有几门重修?”老师似乎没听进我刚才的一番话问起了我的课程问题。

“六门吧。”我不太确定。

“如果你觉得自己很聪明,完全可以在这几个月把重修的修完。”

“人各有所好,不可以勉强。”

“毕业证是敲门砖,大学都没有毕业找工作都困难。”

“毕业证只是一张纸,能力更重要。”

“门都进不去,能力再强有什么用。”

“我有自己的办法,如果我想去我相信我进的了大公司。”我开始胡邹了,但是我并不想示弱。

“我信,不过一个小职工能有什么出息。”

“为什么就是小职工?”我反问。

老师没有回答,继续问:“你是打算创业吧?100w启动资金有没有?”

“50w能有。”其实我没打算创业,况且我一分钱都没有,但是受不了老师这么继续强势的逼问。

“那你怎么招揽人才?”老师继续说,“现在挖人的办法都很简单直接高薪聘请,你能给多少钱?”

老师一再的以自我为中心盘问的诸多问题让我一时不知道怎么回答,沉默片刻我反问道“老师你读三国吗?”

“没读过,有了解。”老师没有那么强势了。

“老师,您知道为什么诸葛亮跟的是刘备,而不是曹操吗?”话锋一转我的反问老师没有回答,我直接给出了自己的答案,“曹操身边有很多人才,诸葛亮就算有才能,毛遂自荐也并不一定得到重视。刘备庙小,给不了很多金银珠宝,但是刘备非常重视他,能够让他发挥自己的才能,他才能变得更加厉害,所以才有了之后的三分天下。”

老师眉毛紧皱,终于不再追问了,缓和的语气说:“退不退学是你自己的决定,我只是让你更加清楚自己的决定。”

“刚才说的都是以后的事情,我觉得时间能改变很多东西,三年前我很自卑,现在我自信起来了,三年前我做了很多计划,三年后没有一样照着计划进行的,三年前我没想到我会有勇气退学,三年后我坐在这里理直气壮的跟老师谈论退学的事情。三年后有太多不确定因素了,没必要现在就去想那么多。”

“什么事情这么急,就不能再等几个月课程结束吗?”老师没有肯定我,但是也不再追问以后的事情,话题回答了学校课程上。

“我只喜欢做我喜欢做的事情,其他的做不好,也不想浪费时间,那就不用做了。”

“没有人可以任由自己性子行事。”老师反驳。

“做自己想做却没有时间做的事情,做自己想做却不敢做的事情,做自己不想做但必须做的事情。趁年轻多给自己时间做想做的事情,等以后更加成熟身上担负更多责任时,做不想做却必须做的事情,我现在没必要承担那么多负担也没那么多责任,所以我只要做好想做的事情就可以了。”我依旧表现的非常强势。

“你太单纯了。”望着我略显稚气的脸庞,老师终于还是下了结论。

“我是现实中的理想主义者,年轻人本就应该朝气蓬勃,难道要像长者一样老气横秋?”或许是以前的一些恩怨,我从来没有得到过李老师的肯定,在这最后的一次交谈中,我丝毫不肯示弱。我继续说,“谢谢老师,我并没有跟老师过不去的意思,只是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行为准则,我只是按照自己的方式行事罢了。”

气氛持续僵持,李老师看了下时间,已过正午了,“退学的事情你自己想清楚了,就跟你说这些,吃饭去吧,中午了。”李老师开口道。

我点了点头,老师起身走出办公室,我依旧跟在老师后面,她时不时的瞪了我一眼,或许是我挑战她的权威让她觉得心里不爽吧,而此时我心情畅快,原来不用看上级脸色的日子是这么愉悦。

下一页



发表评论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