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 中美关系走向何处?

中美关系走向何处?

分享老杨头的一篇时政文章,通过这也许能看懂一些东西。当然,固有的思维是很难改变的,因为个体的认知都会自动认为与自己相左的观点都是别人的别有用心。最近看完《时寒冰说:欧债真相警示中国》,对于风云变化的世界,隐藏在现象背后残酷博弈,真不是一两句话就能说清楚的。而作为个人,也就是努力把自己的事情做好,能让自己生活更美好些。

 

原文:杨恒均——中美关系向何处去?

 

中国和美国真是一对难兄难弟,连大选投票与换届大会前后都相差不到24小时。两国有一些相似之处,例如,世界的大趋势是国家数量越来越多,国家的规模相对缩小,但大国与强国之中,中美两国反其道而行之,这两个国家总的趋势不是分裂变小,而是越来越大。拿人口数量来说,在世界上经济力量排前几十位的国家的总人口几乎都在下降,唯独中美两国不降反升。

两国最大的相同之处则是都认为自己是独一无二的。在美国,称之为“美国例外主义”(American exceptionalism) ,美国人坚持认为自己的国家具有独特的国家起源、文教背景、历史进展、以及突出的政策与宗教体制,其他国家都无法比拟。在中国,就是我们耳熟能详的中国特色(Chinese characteristics )。中国能够把世界其他国家反复证明了的水火不容的玩艺弄在一起,还取得了独具特色的成绩。我到世界上那么多国家,很少发现有其他国家的领导人与民众会在讲话与交谈中,动不动就像中美两国那样认为自己与众不同。从这个角度审视,未来的世界格局将由中美两国主导,并不是没有道理的。

中美两国合则双赢,且对世界也是利好消息。但不排除这两国在未来发生冲突。中美关系向何处去,不但关系到两国与中国周边,而是对世界局势都至关重要的。要知道中美关系向何处去,首先要搞清楚中美关系从何处来。疏理中美关系四十年,不难得出这样的结论,虽然起伏跌宕,但合作、发展始终是中美关系发展的主线。

冷战结束后的20年里,中美关系最大的问题在于价值理念与意识形态,屡次导致中美关系剑拔弩张的人权问题、台湾问题少数民族与周边领土纠纷等问题,最深层的原因都在于意识形态与价值理念之争。至于经济等表面看上去纷纷扰扰的诸多问题,则都是发展中的问题,虽无法彻底解决,但也不会恶化到影响两国关系与世界格局的地步。

从1979年1月28日邓小平选择了中国农历初一访问美国,戴上牛仔帽刮起了“邓旋风”,赢得美国人一片好评,到今年初习近平访美得到了少有的欢迎,我们看到了两者访美的相似之处,也看出三十多年的中美关系虽有折腾,且有冲突,但中国对美外交政策基本上是一脉相承的。

从美国方面看呢,如果拿美国大选时候选人挑起的中国议题来做一些比较,就不难发现美国对华政策也具有连续性,而且,在经过不少弯路后,又在向小平开创的中美之路回归。1992年是冷战结束后的第一个美国大选,也是对中国指责最严厉的一次,民主党总统候选人克林顿猛烈攻击老布什总统“拥抱从巴格达到北京的独裁”,他扬言要“打败从巴格达到北京的所有暴君”。老布什成为几十年来唯一没有连任的美国总统,不能不说与此有一定的关系。

克林顿上台伊始,也算是很强硬了一阵子,尤其是1996年台海危机,中美两国差点擦枪走火,但到了他执政的最后几年,克林顿突然同北京建立了“战略伙伴关系”。这个不清不楚的“战略伙伴”被老布什儿子小布什抓住了把柄,他认为中美两国应该是“战略竞争者”。布什击败克林顿的副手、民主党总统候选人入主白宫,也算是为父亲只当了一任总统而“报仇雪耻”了。

小布什上台后对中国摆出了一副前所未有的强硬姿态,但这一切都被911恐怖袭击改变,接下来他主导的中美两国关系比克林顿时期走得更近,导致2008年黑马奥巴马在竞选中也多次拿中国人权状况说事,并暗中组织了一班试图和平演变中国的智囊班子,从对中国强硬来说,年轻气盛的奥巴马一度超过了当年克林顿的势头,09年到中国大谈自由与民主,他的国务卿希拉里更是冷战后少有的对华强硬派人物。但他上台伊始,美国就持续遭受了经济危机的袭击,他如果想连任,在国外最需要的就是中国的合作与帮助。

奥巴马和罗姆尼在这次大选中虽然创造了提到中国次数最多的记录,但我注意到他们的最高诉求止于要求中国做一个负责任的大国,希望中国能够遵守各种规则。这次大选,是冷战结束后,涉及中国意识形态、价值理念与人权议题最少的一次。北京值得为此高兴。

从1992到2012,经过几次折腾,美国的政客们开始意识到,美国的敌人是恐怖份子与贪婪的华尔街,以及出现了一些问题的民主制度与市场经济,而不是在反恐上站在他们一边,并大量购买美国国债、拿外汇到世界各地救火的北京。美国总统们更是心照不宣:能在任内改变中国,自然会名垂千古;但如果改变不了中国,却又同北京结下了梁子,他们可能就不得不立即改变自己的住处——无法连任而不得不从白宫搬家。

从北京方面来说,四十年的风风雨雨,也让他们积累了丰富的教训与经验。首先,中国经济持续发展,国力增强是保证中美关系正常的关键;你有钱有势,局势又稳定,美国不会找麻烦,可一旦你出现了问题,第一个站出来——不是出手相救而是出脚踩上一脚的一定是美国。所以,与其寻求美国人的支持,不如搞好本国民生问题。中美关系向何处去,一言以蔽之,更主要的是取决于我们自己的发展与改革,而不是美国人的意图与行为。

其次,分清内政与外交,不要搞混,更不要故意混淆,内政是关键。例如,台湾问题曾经是中美之间的头号麻烦,但胡温上来后改弦易辙,从急不可耐的“促统”转到团结台湾各界的“反独”,真是无意插柳,这一“退而求其次”反而明显加速了两岸的整合。目前台湾问题不再是中美之间的“麻烦制造者”,美国手里也失去了一个筹码。我想,中国领导人见到外国人就表扬或者恳求人家“坚持一个中国”的做法应该收起来了,台湾问题中国内政,你没必要见到外国人就拿出来说,等于交给对方手里一个外交筹码。其实,总结北京处理台湾问题的模式,下一步可以研究用来处理西藏等少数民族,以及中国周边的问题。

最后还不得不回到老生常谈,中国有一个高山没有翻过,自身制度与体制的弊端没有克服,绝对权力造成的贪污腐败、社会不公与贫富不均有增无减,这些问题处理不好,会翻车的。

中国向何处去?从目前的局势看,应该不是在左右之间做选择了,而是如何改革,如何转型,如何发展的问题。我用中国的“国粹”麻将牌里的“东西南北中发白”七个字来解说一下(见图)。中国目前处于十字路口,有“东南西北”四种模式可以选择,一个是以美国为代表的西方原创性民主模式,称为“西”。这个是很多人鼓吹的,也确实很不错,但人家是发展了几百年才到今天这一步的,真要模仿起来困难很大,甚至有东施效颦的效果。这个问题可以参考我以前的一些分析:民主的后发优势与后发劣势。

“北”边是前苏联老大哥,你不改革,总会走到一夜之间出大事的,那就是苏联东欧的模式。这些年,北京一直警惕这种模式,避免“重蹈覆辙”。另外一个就是在我们“南”边的那些国家走过的路,大体可以分为南亚与东南亚模式,例如菲律宾、印尼、马来西亚,甚至可以包括印度与泰国,总体是先民主起来。我们看到,这种模式也有很多问题。“东”指的是我们东边的日本、韩国与中国的台湾,从威权下的经济发展,法治建设到城市化达到70%左右时水到渠成地实现宪政民主。听上去让人羡慕,但这些国家(地区)都有很浓重的美国因素在里面。没有美国的压力与影响,这种发展伊于胡底?会成为一种值得称道的模式?

“东西南北”之间自然就剩下“红中”,这就是中国模式,或者中间道路与中国特色。这个我也详细分析过,大家可以找来看看。那么,这五条道路,五种模式,那一个够帮助中国走向繁荣,走向“发”?如果选择错误,或者有些人根本不愿意去选择去改革,抱残守缺,我想,中国一夜之间回到“白”,一穷二白的“白板”,恐怕也是有可能的。

中国据说是唯一没有被打断过的古文明,在几千年的历史上,很多时候的经济与社会发展都处于世界领先地位,但一次一次都因为政治制度与体制问题被打回原形,恶性循环至今。现在是中国翻过这座大山的最好,也是最后的时机,机不可失,时不再来。且不要把逐渐理顺的中美关系作为一个不思改革与进取的借口,记住,中国的制度变革与体制改革不是做给外国人看的,也不应在西方的压力下进行,中国政治改革是顺应时代,也是顺应中国大多数人意愿的。



发表评论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