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 元芳,你辛苦了

元芳,你辛苦了

一句“元芳,你怎么看?”引无数网友竞折腰,成为连日来红遍网络世界的“天问”,联想到电视剧中“李元芳”一表人才、一本正经的侠客形象,这句无厘头式的提问更显“欢乐”与“阴险”。整日奔忙于一堆刁钻古怪、穿越古今的提问之中,不得不做出各种装傻卖萌的“逆天”式回答,这里由衷地说:“李元芳同志,你辛苦了!”

其实在元芳体流行起来之前,就已经有了其他形式的铺垫,比如,有网友在遇到不懂、懂但不敢说、说了也会被删掉的问题时,喜欢使用这样的评论,“请楼下回答”,这样的接龙有时会被接得很长,直到有人给出最朴素最直白最接近问题核心的回答。

再比如,有个说法是,微博上最精彩的是网友评论,在众多的网友评论中,有种评论被称作“神回答”,这样的“神回答”在被转发时,转发者无需多言,两个字“最右”便授权“神回答”代表了自己的观点。“请楼下回答”和“最右”何尝不是“元芳,你怎么看?”的前身。

使用“元芳体”的网民显然不是在自言自语,而是像说这句话的狄仁杰一样,是在寻求李元芳的答案和看法,而在网络上就是个体网民在寻求其他群体网民的看法和态度,是在征求全体网民对同一事件的看法和观点,寻求的是网络评论和对待社会事件看法的统一性,追求的是民意的共鸣。尤其是对待很多背离社会正义、法制、公共道德和老百姓想法的事件,在广大话语权不被掌握的情况下,“元芳体”的提问更具有力度和讽刺意味。

对“元芳”的询问,不仅使网友一次次满足了扮演“狄阁老”的戏瘾,更重要的是在看似无厘头的发问中,表达的欲望得到满足——是的,“元芳体”的精髓在表达而非询问,不理解这一点,就无法想象为何那么多网友像没头苍蝇一般折磨元芳。

一句“贾君鹏,你妈喊你回家吃饭了”反映了“老男孩”们对烟火人间和汤水生活的依恋;一句“你还记得当年大明湖畔的夏雨荷吗?”直逼痴男怨女们对前尘往事的辛酸追忆;一句“元芳,你怎么看?”则洗练地表达出了公务员们的官场生存难处与智慧。这是电视与网络时代的“诡异”记录,这是充满后现代精神的“欢乐”修辞。

人们需要“贾君鹏”、“夏雨荷”和“李元芳”,他们是没有身躯却有体温的名字,他们是无历史却“有故事”的人,他们代表公众的一种表达欲望,一种带有公众共识的渴望表达的欲望。千万次地发问,其实是期待种种“集体焦虑”有人去倾听去回应,是期待线下的管理制度有人去修复去完善,是期待天大的秘密黑幕有人去揭露去公开。也许他们的热度或许转瞬即逝,但其形象必将成为珍贵的时代记忆:至少他们曾经带来了快乐——在“幸福没有那么容易”的年代。

现场重现:

  1. 狄仁杰和元芳在山坡上搭帐篷露营!入夜,狄仁杰醒来,用肘部弄醒元芳:元芳你看!天上有什么?元芳:一弯明月!狄仁杰:这事你怎么看?元芳思索片刻然后:嗯,月色不错,没有星星,明天应该是阴天!狄仁杰:笨蛋!我们的帐篷被偷了!包拯:两位莫惊,帐篷还在!是我......
  2. 狄仁杰:最近关于周杰伦求婚的传言很多,元芳,此事你怎么看?李元芳:大人,此事背后一定有一个天大的秘密!有可能是炒作,也有可能是狗仔在混饭吃,但可以肯定的是周董婚一定会结,就是不知道对象是谁?狄仁杰:依你之见呢?李元芳:回大人,小人以为会是个女的。
  3. 李元芳:大人,后院发现一具无头男尸。
    狄仁杰:以我断定,此人已死!
    曾泰:未到现场就知此人已死,大人真乃神人也。
    狄仁杰:元芳,此事你怎么看?
    李元芳:依我看,我不能再看!
    曾泰:大人,我曾泰也会看!

 



发表评论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