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 陌生的未来

陌生的未来

屋里的平安树,换了一盆。一直想把它修剪的像一棵树,过犹不及,它懒洋洋的不成长了,只好换了。

据说是掐头掐的过了头,它就以为你不想它成长了。本着死理性派的特质,查点资料,原来决定它是否成长的生长素就在枝头附近,稍有不慎,它就懒得成长下去。跟树干和根关系不大。

前几天,有年轻人在询问职业规划师,花了一些钱,得了满满的自信,最科学的分析、最好的性格分类、最有效的成功学流程,未来尽在掌握。不求在世界大同的竞争里获胜,起码要在自己宿命擅长的领域遥遥领先、睥睨众生。成功就在眼前的时候,眼睛都是亮的,神采很飞扬。

于是我问,最笃定的未来会不会让你味同嚼蜡?幸福是因为比周边的人好,还是仅仅是一种满足?会不会你如此的不快乐,竟然是因为我们明确的知道自己的未来?

常想,你的未来对你而言,永远是一个陌生人。总是信誓旦旦,我的过去没有遗憾,那说明你是成长了,还是从未成熟?每一步或许都会很坚实,但成长总是会有坎坷总是会有转弯,总是渴望向着阳光的方向,哪怕是自以为阳光的方向;总是会有那么多的,现在觉得傻得可爱或可恨,无知或是不珍惜。那么,你怎么那么肯定自己的未来,你的过去又是谁?

孤独是个时尚的词汇,连自己都成了自己的陌生人。人生是因为自知不得不的孤独而寻找可以彼此同行的人呢?还是孤独本就可以消除、填满、改变,而努力去遇见邂逅?

厘清思想就能够改变行动,几无质疑的必要,但大多的人,是因为自己的行动才最终影响了自己的思考和念想。人生尽可规划,我们自以为凭借自我的价值和条件,在选择、在决定、在努力,却还是无法得到我们想要的结果、事物和人。

总是期望活得自己喜欢,却发现不喜欢的日子也如影相随,我们假装或侥幸明白自己喜欢的,见微知著,也能多多少少预知自己的未来。否则,一直以为自己的正确和喜欢,这个规划的人生,总是被你的未来所震惊。跋涉是一种到达,不是一种填充,到达的就是你能到达的地方,不是你以为达到的重复。

这不仅是一个可以标签的世界,也是一个可以量化的世界。金钱和时间该是最大的砝码,但世界就是那么个轴。最大的两个问题倒是,一不是该用钱买什么,而是不应该用钱买什么?二不是钱能不能买到,是什么东西用钱买不到!问题的答案在问题里面,世界大多可以量化,那些不能量化的或许才是真正的价值。

没有谁不愿意智慧,但学习的永远是欲望和技巧,技巧可以让你设计未来,欲望可以坚持你达成满足。设计的未来成了宿命的时候,节拍稳定执着,标准整齐划一,成熟指日可待,幸福如影随形。未来不仅可以掌握,甚至可以分到每分每秒每一步,那你要你的未来做什么?当我们为着我们的宿命长吁短叹,痛不欲生的时候,竟然努力设计自己的宿命,只为看起来好看和少些惊愕?

智慧不是你可以预见未来,而是可以快乐平静面对未来。智慧是敏锐的安静,安静里的敏锐。世界和你想象的永远不一样,只是因为你没有正眼看他,于是他也就对你不停的翻白眼。你在对照你心目中的未来和现在的自己,世界也在对照你本来的模样为什么长成这模样。

像极了那颗平安树,你设计他成为一颗美丽的树,他也本该成为一颗美丽的树,他也在努力,你也在努力。你以为养分、你以为阳光、你以为水和空气,他就一定会如你想要的美丽,你以为凭借着根、茎、枝叶,他一定会成熟而快乐的成长。岂不知,仅仅是接近芽尖的地方才有生长素,才让他继续成长。或许可以说,昨天的你最接近真实的你,当下的你才是你,明天的你注定不是你?

世界存在的唯一证据,就是他还在变化,不管是你看到的,还是实际的。一棵树是否像一棵树,不是你想象的根茎叶该如何,而是你能成长成如何。不反对对人生随时的规划,但规划不是结果,成长才是结果。不是你想好如何面对未来的自己,而是你能平静的接受。

幸福因为陌生。陌生的未来,陌生的自己,永远无法预测的未来才是未来。

左岸记:在科幻小说《丛林之神》里,男主角大能预知世界大事,小能预知人之生死。结果他们每天的生活,都像一张张看过的旧报,了无新意。知道自己几年后将惨死,也使他们完全失去活下去的动力。他们最后要求医生操刀,为他们除去这项特异功能,结果手术失败,真的死在手术台上。如德鲁伊所说:“我既不赞同自由的无限的自我成长,同样不喜欢程式化成功学或是生涯规划。”当然,根还是要默默地埋在深深的土里,树才能长成自己可能的样子。



发表评论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