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左岸读书,一如既往。

别让心中的小鬼跑出来

2012-08-30 . 阅读: 6,348 views

文/刘家瑞

原文:在没有宽容的国度,迟早有一天你除了下跪道歉别无他法

 

刚看了下报道:蝙蝠侠3今天(8月27日)零点的天津首映,再次遭遇首映魔咒,天津中影国际影城津湾店首映时突然发生了IMAX设备故障,造成影片中断长达4个小时。

我就是昨晚去看这场首映的一员,这件事最终的结果,我今天下午才知道——一”直到了4点多,从北京过来的一个经理出来了,给我们道了歉,说是赔偿票价的5倍金额,并且可以观看下半年中影的所有影片,随后这位经理为表歉意,向在场所有观众下跪道歉…”

下跪道歉,我为这个词震惊而愤怒了。庆幸的是我没有看到这一幕,否则我的良心会谴责着我无法安眠。

我和两个好友在值班经理提出3倍赔偿,并且可以在其他影厅观看时,就离开了IMAX大厅,退了票去看电影了……等到我们看完蝙蝠侠3,我到IMAX厅问情 况,当时已经4点了,北京赶来的那个经理正在解释情况,然而现场一片喧嚣责骂声,听不清他说什么。我问值班经理现在怎么处理,他无奈的说,最低限度是赔五倍票价了,然后到年底所有场免费,他还提醒我拿好票别弄丢了。。。然而,观众仍然不满,赔10倍,赔一万的叫喊声此起彼伏。然后我就离开去看蜘蛛侠去了, 等放完回来时事情已经平息,听说是最终赔5倍,我以为就这样结束了就回了。。。

谁知道,回来在新闻看到了那个经理下跪的消息,真的是且震惊,且愤怒。

固然,影院的播放器损坏,影院有一定的责任,然而,在影院做出让步后,部分观众却是贪婪的一直不知满足,疯狂的提出各种要求,我亲眼看到无数的责骂,嘲讽 指向那位值班经理,然而他仍然耐心的做出解释,甚至有个观众指着他的鼻子骂,你闭嘴,你越解释我越生气什么时。。。我承认真的看不下去了,可笑的是,他们虽然还没看蝙蝠侠3,却把里面的大反派贝恩和他的同伙的模样,活生生的展现在了IMAX影厅。

不得不说,大多数人是沉默的,我当时查看了周边微博,很多对经理被责骂看不下去(当时还没有下跪),然而,我们为了自己的利益,选择了沉默,眼看着事态恶化,因为这样,我们也可以争取更多的赔款,不是吗?

 

然而,下跪冲破了我的道德和良心底线。我不明白为什么已经5倍赔偿,到年底所有场次免费后,这些人还不知足,非得把人逼到下跪为止!!!才能满足他们那恶心的“精神损失”。难道我们不能宽容一点,不能适可而止,不能得饶人处且饶人吗?

如果当时经理不下跪道歉,事情还不能这样解决,因为大多数人死于贪婪,赔了5倍想10倍,赔了10倍想百倍,欲壑难填,而且根本没有一个统一的意见,一些 人纯属发泄不满,到最后,不下跪事情只有两个结局,一是经理学习美国那位持枪扫射观众,二是观众砸了影院。你不下跪,就满足不了这些人!

不论什么理由,人跪下了,已然卑微,情感表达已到人生底线,就已经表明了自己最大的虔诚。然而,真正有几个能受的起这一跪?

我在谷歌上搜索下跪道歉,出来结果约 3,830,000条,搜索百度更多,上到谢娜的演唱会迟到下跪道歉,下到修鞋老人,服务员,店主下跪道歉……数不胜数。

在这样一个日趋多元且崇尚和谐的时代里,我们处理人际关系时为何要屡屡使用极端伤害人格尊严的方式?…… 逼着犯错者自己打脸道歉,下跪道歉,磕头道歉……

得理不饶人,这是最恶心的国民性,长期被压迫后,一但寻求到稍微合理的宣泄口,对自己的侵犯,就必须以伤害他人人格尊严的方式得以释放宣泄,让人作呕。

我只想说,在一个没有宽容的国度里,不要忘记,迟早有一天,当你犯错时,除了下跪道歉也别无他法。

 

好友功欢的留言说:

突然让我想起《乌合之众》,很多人的时候总会有人壮胆造势,其他人则蜂拥而至甚至煽风点火,人群在内心的闹腾和亢奋下下没有自己的信仰和思考,就随着群体 性判断,暂时满足作为个体时孱弱的虚无。因为此时他们内心里可能也想着曾经遭受的不公,然后将这种不满发泄在此时的弱者身上,获得一丝快慰。

有时候我觉得群体性行为真的挺恐怖,在某种环境下,个人的想法和声音很容易不由自主迷失,被一股背后的力量推着。在群体的掩护下,个人的私欲和贪婪就很难 控制住,个人受到群体的赞扬获得心理的快慰愈发痴狂和迷恋,而且可以明目张胆的发泄。群体性的反思,又往往很难做到,个人觉得自己最多是其中一根稻草,而 当下次类似的事情发生,又会有一个正直的理由,继续。。。

第二,就是我们骨子里或多或少都充斥着谄媚和自卑。当一个人是弱者时,对公正规则秩序伦理渴望得要命,恨不得马上出现救世主惩恶除害,面对那些手握权力和 话语权的人呢,人前谄媚逢迎,一到了背后就万般唾骂;但,当自己掌握哪怕一丁点的权力时,就会将其发挥的淋漓尽致甚至变本加厉,想得到刚迈入的“圈子”的 认同,拼命脱去之前的“卑贱的过去”。

 

对此我想起了我看的《路西法效应》里面,也有相同的说法——无意识是第一小步,对他者的非人化对待,对自身的去个人化,个人责任的分散化,对权威的盲从,对群体准则不经批判思考的服从,以不作为和冷漠的形式被动容忍邪恶。最终演变成了恶果~

这些,不仅是昨晚发生在影院里,也发生在电影蝙蝠侠中,更发生在现在中国的各个角落。。。

其次道歉是应该的,因为影院有责任,犯错的人也要付出代价或者表示道歉,但是这种道歉应该最起码的尊重人格尊严和符合人性。否则所谓的权益保护,就会伤害别人的权益。

我不禁想起了1988年的李宁,比赛失误后中国人没有宽恕他的,机场员工跟他说你这么还有脸回来,有人寄绳子给他叫他上吊自杀以谢国人。2008年的刘翔 (我这里不说2012年的事),因伤不能参赛,也听到一片骂声说怎么你关键时候就不行。。。。因为伤病和比赛失误遭到这样的对待,我们国人这样的态度符合 人性吗?

最后想起《圣经》中耶稣说的那句话:“你们中没有犯过错的,可以拿石头丢她。”

左岸记:每个人的心中都住着一个小鬼,它会在某些条件的刺激下突然窜出来,就像电影或现实中的“贝恩”,这和智商无关,却取决于每个人的人性关怀。

这里再介绍点蝙蝠侠里大反派贝恩的来历:

贝恩是蝙蝠侠最强大的敌人之一,他在IGN的漫画史上100名恶棍中,排名34.为什么呢?因为他曾经折断过蝙蝠侠的脊椎!
他从小在Pe a Duro监狱中长大。因为他的父亲被判为终身监禁。

在狱中。他从小便每天在监狱的健身房中挥汗如雨,于是练出了超强的体格。他多读书,读好书,并且在监狱那残忍的条件下,增长了格斗技能。他与监狱中的牧师学习知识,多年后,他亲手杀死了他。他甚至声称,自己第一次杀人是八岁的时候,他勒死了一名犯人。

在监狱期间,他随时带着一只泰迪熊,他把它叫作OSITO。并认它做自己唯一的朋友.实际上,小熊肚子里藏有一把刀,贝恩准备随时用他来对付欺负他的人......
最终他成为了Pe a Duro监狱之王。狱方后来迫使他参加试验,他被注射了一种叫作毒液的类固醇似的药物。所有试验品都死了。只有贝恩坚持存活了下来,并获得了超强的力量。 但是他必须每12小时注射一次这种药物,否则他便会衰弱无力。他的注射方法是,把药物通过一根管子,直接注射进大脑。

贝恩后来和他的五位哥们一起逃出了监狱,来到了歌谭市。之所以选择这里,因为这里和监狱一样,恐惧统治一切,但是这里罪犯的恐惧便是蝙蝠侠。于是他要打败 蝙蝠侠。但是直接进攻蝙蝠侠,贝恩觉得自己没有胜算。于是他毁掉了ARKHAM监狱的围墙,放走了所有穷凶恶极的犯人,包括Joker,稻草人,疯帽子, 萤火虫,骑士,Zsasz等人。蝙蝠侠花了三个多月来重新抓获他们。最终蝙蝠侠累得筋疲力尽。在蝙蝠侠回到宅地时,贝恩埋伏在那里。他在蝙蝠洞中大战蝙蝠 侠。最终折断了蝙蝠侠的背椎,而导致蝙蝠侠瘫痪。这便是著名的“断背之战”。

随后布鲁斯韦恩只好把蝙蝠装交给了Jean-Paul Valley。但是Jean-Paul很黄很暴力,他独来独往,并不承认罗宾是他的搭档。而且使用了自制的高科技蝙蝠装,来代替传统套装。他甚至杀死了恶 棍Abattoir(屠夫)。 最终他打败了贝恩,拔掉了他用来输送毒液的管子,并且恶扁了他一顿,虽然没有杀死贝恩,但是却把他打至残疾。

贝恩不仅拥有超强的体能,同时他还有超常的智商。标准的德志体全面发展。

左岸

爱读书,爱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