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evron-up bell reply instagram twitter2 feed3 finder search-25px-p0
左岸读书,一如既往。

每个时代都有属于自己的“屌丝”

2012-07-07 . 阅读: 8,754 views

屈原投江,刘禅投降,梵高投命,李白投劾。这些投字辈的难兄难弟们,身世各不相同,却都有着难以诉说的痛楚,历史赋予他们不同的命运,我们却要给他们相同的名字——屌丝。

屌丝是任何人

这个源于百度贴吧的热词,一夜之间功成名就, 成为新兴网络文化的代表。有好事者企图将屌丝具象化:“他们没钱、没背景、没未来,在‘高帅富’面前,只有跪的命,鼓足勇气与‘女神’搭讪,换来的只是一 句‘呵呵’。”人们对于屌丝身份的认同似乎源于这个时代的特征——贫富分化,心态失衡。

美国作家梭罗曾经说过:“如果人们都除掉了衣衫,将能多大限度地保持他们的相关身份,这真是一个趣味话题啊!在人人都没穿衣的情形下,你能否在任何一群文明人之中,肯定地辨别出谁属于最受尊敬的阶级呢?”

让我们也除掉屌丝的衣衫,看看它的究竟:它不是某一类人的群像,而是一种心态,一种阶段性的遭遇,对于不同的人而言,这个阶段可能一时,也可能一世,但无论长短,彼时的你便是屌丝;它也不是我们这个 时代特有的产物,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有江湖的地方总有无奈,纵观历史,人类社会的屌丝心态一直都在。

隐伴于历史的屌丝们

在未曾有网络、未曾有贴吧微博的历史长河中,我们看不到关于屌丝或相近现象的文字记载,也无从得知每个时代的庶民心态,只能从那些广为人知的历史人物身上挖掘屌丝存在的证据。

尽管屈原投江跳出了端午节,但也难掩他一生终不得志的屌丝身份。他有才情、有韬略、有抱负,奈何情商平平,难以在尔虞我诈的政治舞台上安身立命。他空有一腔报国热忱,无处施展,最终在国破家亡的悲剧中变作奇幻华美的楚辞随着汨罗江水向东而去。

刘禅做人做到皇帝的份上,可算是“高帅富”到 了头,然而终究是亡国之君,无奈被后人讽为“扶不起的阿斗”。刘禅善用权谋、忧国忧民,他结束了劳民伤财的伐魏之战,还耕于民,于乱世中稳坐江山 41 年,终降魏以换民安,得以善终。历史总以成败论英雄,心怀西蜀的刘禅生于乱世、临危继位,虽看不到一统天下的希望,于民于己却也算有所交代。

“诗仙”李白游遍神州,把酒留诗千余首,滋养 后人。看似飘然洒脱的一生,实则难脱凡骨。他先是求仙问道,后又倚剑江湖、结交权贵以求仕途,直至不惑之年方获一官半职,仅三年又辞官而去。李白虽有着令 后人仰视的文学成就,然而却一直壮志未酬,只能以《临终歌》哭诉自己屌丝的一生。

梵高用命途多舛的一生完整诠释了屌丝的内涵。做工被老板炒,求婚被女神拒,传道被教会辞,走投无路之下,只好以作画抒解心中哀怨。梵高一生执着于淳朴自然的笔触,他的情怀无法被世人所理解,潦倒终身,只得弟弟一人疼爱。

看看这些隐伴于历史的屌丝们,无论衣衫华丽抑 或破旧,都被各自的时代所压抑。再看看近代中国,内忧外患之下,许多伟大的屌丝都在苦苦求索:鲁迅弃医从文,为国号脉,知病因而无药可下,终怀憾而去;梅 兰芳生不逢时,正值艺术巅峰期,却知音难寻,只得急流勇退,空放青春。但无论怎样,他们仍在无奈中坚持着自己的理想,即便是看不到希望的人生亦可因此而充 实。

我们有了镜子

屌丝是一种常伴于历史的心态集合,随着社会的变迁而不断演进,并且通过每个时代特有的方式渗透出来。以往的历史没有给它过多展示自我的机会,因此我们只能从名人中窥得一斑。

而在今天,千年隐伴的屌丝能够突然爆发,并以极端热烈的方式引起全社会的热议,完全有赖于网络的力量。网络给了我们所有人平等表现自己的舞台,庶民思想的自由碰撞最终形成了新兴网络文化——它是一面 镜子,照出了我们这个时代的气息,也照出了每个人心中的脆弱与坚强。屌丝只是一个符号,随着时间的推移,它必将被其他热词所取代,但新兴网络文化的使命不会就此消亡,它仍旧在其发源地——贴吧(或微博)中不断地孕育着,然后适时地爆发,以最强烈的手法向我们展示着所有细节——能在历史中看见自己,真好。

屌丝逆袭

屌丝这个标签,充满了诱人的气息,有人把它当作堕落的借口,获得短暂的舒适与安宁,有人则不断努力,超越了它们。世界总存在着化腐朽为神奇的力量,当原先的“矮穷丑”经过涅槃、奋斗,最终完成翻盘,迈入成功殿堂,小人物变成为了大人物,就有了所谓的“屌丝逆袭”。

(摘自《中国网-生活消费》)

 

扩展阅读:罗浩——降级论

左岸

爱读书,爱生活!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