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evron-up bell reply instagram twitter2 feed3 finder search-25px-p0
换了主题,回归原生评论系统。

我是谁?

2012-07-01 . 阅读: 5,633 views

文/刘辉(liuhui8910#msn.cn)

 

写在前面,读左岸差不多半年了,感觉这是一个很值得推荐的平台,对于各行各业的人。喜欢里面所分享的有思想有见识人的感悟,总觉得人只有与他人交流才能摩擦出最闪亮的火花。下面是我自己所写的文字,是我个人关于“存在”系列思考的一部分,我并不是哲学专业的,我也只不过想把自己二十几岁最活跃最纯真的思考以文字的方式记录下来,带给一些欣赏它,批判它的人。

存在的问题,逃离不了对本源的思考,也是对自我的探寻。天生万物,万物从何而来?物为何物?大自然如此美妙,以至于我们都不忍心全都带上“科学”的双眼,将这些“事实”单一地认为存在。像大山,在科学的世界里,山就是山,石头堆积而成,石头是相关物质的凝聚,物质再是由分子或原子构成,而原子又是由....这种可谓是歇斯底里的存在。然而正是这样的反复询问到底,我们的世界本质正逐渐暴露在人类这一存在面前,但我们又无法真正在我们本身存在的世界里知晓万物。这是时代的局限性,也正是这样的局限性,才有了我们孜孜不倦的科学工作者,才有了那些不断去质疑这一切存在的思想家,才有了这缤纷美丽的世界(精神与物质),因为未知所有还有可能。我之所以在最后说世界的美感,因为我深深相信,带着血肉带着思想的人们必将会对存在的世界有着一份无法割舍的情感,或深或浅。只要有情感的存在,这些存在必然会滋生美与丑。

回到命题上。我相信绝大部分人都有过这样的经历,就是在写字时,突然发现一个字好像不太像,怎么看都有点不对劲,然而字确实是这样写的。很多人都认为这是视觉上的疲劳导致的紊乱,是心理上的错觉。其实我有种更新的说辞,这是种本能反应。之所以把这种感知行为归纳为本能的反应,是因为在这个相关联系的世界之内,我们无法脱离现实而存在,也就是说我们无法在虚空的世界而存在着[1]。所谓的虚空,超出了物质的层面。我觉得对于物质与精神最形象的比喻应该是我们的肉体与思考了。纵然我们的思考多么超脱于物质,存活在虚空的世界里,但我们肉体一旦遭遇刺激,就会本能地把我们的思考拉回现实[2]。在这里,我们会发现一件很趣的事,只要我们留心,我们就会发现,我们无时不在思考,亦无时不在肉体之中,纵然如此,我们的思考与肉体的行为反应却并非同步。说这个,估计会有人笑,那想想为什么我们在发呆,有时却会失忆(精神的创伤or大脑的损伤)。因为这种非同步性的存在,让我们在精神上可以塑造出强大的灵魂,让肉体可以修练出强大的体质。大家都明白精神的意义是多么的伟大,然而再伟大的精神也无法超脱自己的肉体而存在[3]。死亡的本能让我们不得不恐惧,强大的精神只是会淡然而处之罢了。所以在这个存在的世界中,我们还可以看出,虚空依然是建立在物质之上的,也就是没有纯粹的虚空。

一个小孩来到世界上的第一个反应就是哭,用自己切实的声音宣告这个存在的世界自己的到来。孩子的声音其实就是向世界传达联系的需求,“我来了,必须有人照顾我,不然我会活不了”。成长的时候,我们会更多的发现“类”的存在,比如,我们看到一个人,看到二个人,看到三个人,越看越多的时候,我们会发现,凡是遇到这样的一个类都是人,即使我们看不清楚他的面貌、甚或看不到他本人。而这就是一种学习的能力,以多个共性来推及到单一的个性。然而这种能力也有不好的地方,就拿我们习惯用第一印象去判断一个人,在我们的习惯印象里,有钱人身上都应该穿着名牌。

类是什么呢?柏拉图告诉我们是自然的模板。白马、黑马都是马,因为这是一个类,之所谓能构成一个类,你应该可以从白马到黑马身上找到大部分共同的存在。这些存在是由物质元素构成,当马死了,这些元素就会分解、分散,又按照自然的安排,与其他元素组合成其他类的单一体。单一的个体无法叫作类,所以人之所以为人,是因为我们有共同的特征,而我之所以为我,是因为我有我自己的特性。我的特性无法用一类的语言来完全概述,我就成了我。在这里尤其要注意“完全”的重要性,特别是当我们在进行语言的描述时,我们的大脑会有一个镜像的形成,而这种形成也只能是一个类的镜像。比如,朋友如果要介绍个女生给我认识,我基本会问长得怎么样?朋友就会开始如下的描述:身高和我差不多、眼睛大,长发披肩、笑露白牙、文静,好学习。那么此刻的我,就会在大脑里依次搜索出“身高差不多”的一类把这个放在一个空间里,“眼睛大”把这个放在这个空间里,加在那个身高里,其他的依次添加上去后就会形成总体的镜像。咦,这个人该不会就是谁谁谁了,不正好是我喜欢的一类?其实很多时候我们会发现,应该是在初始之前,我们总会设想一个最完美的镜像作为参照,除非我们并不期望。总而言之,这样的镜像无法让我们从根本上区分一个人与另一个人的差别,除非我们真正看到了那个人。这就是发现的乐趣。

梦也是一个镜像的世界,这个世界是潜意识虚空但始终没有切开与现实联系的世界,日有所思,夜有所梦,其实就是这层意思。有时候我们做梦后,常常很困惑,一个人在现实社会中好像不存在,却存在我们的梦境中。这时再去想想,我们平时是如何用类来印象化一个人的。梦中情人如何而来,大概也是如此的吧。

然而,在面对黑夜、孤独、单一的环境时,我们会本能的恐惧,会本能的质疑这个我的存在。就像来到一个都是镜子的空间,每一面镜子折射的都是自己,然而我们却还是无法看清自己。这又让我想到了,时空的维度,三维空间与多维空间。我们眼睛在对面一个物体时,总会有看不清楚的一面。

~

左岸记:

[1]不用说虚空,我甚至认为我们一些伟大的思想对一只蚂蚁会有什么用。

[2]是不是见过平时很理性的人突然也会干傻事?

[3]我不这样认为,这对个体而言是如此,但放到群体中,精神的会因为传承被感知而存在,并不断地被修正,不然人类就只能永远从零开始摸索了,尽管对自我的质问现代人并不比古人明白多少。

分享到: 更多

左岸

爱读书,爱生活!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