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evron-up bell reply instagram twitter2 feed3 finder search-25px-p0
换了主题,回归原生评论系统。

论灵魂的病与美

2012-06-26 . 阅读: 5,720 views

文/下午百合

 

与前辈下午茶。是较真的艺术家,性格却少有的平和。话题总是不经意地就谈开去,从《牡丹亭》到毕加索,从艺术到设计,从欧洲小镇到唐宋明清。我们的谈话像蜻蜓在水面点水,随时散开,意犹未尽时又戛然而止。不好的东西最难让我们共赞一个好,他描绘几句我便颔首领会。这期中的乐趣就如他为我特意调制的咖啡,恰到好处又不扰人思绪。

话题不知怎的就绕到了灵魂的病与美。

是从某位大师肆意挥洒的大作与他有些娘娘腔的为人谈起?是谈到肖邦与乔治·桑性别颠倒的爱恋?是贝多芬暴风雨般正能量的音乐与他的听力残缺?细想想太多了。林黛玉病榻上的诗词,张爱玲之孤僻冷傲,梵高之颠狂,波德莱尔之放荡,艾米莉之精神洁癖……那些征服了我们视觉,听觉,令我们心灵为之颤抖的作品背后藏着怎样残缺,病痛的灵魂,不堪的人生?

星空 /梵高

若听从了禅语,人生说到底是一个“空”字。那在掏空它之前该挥洒多少的眼泪,血液,腐败的皮囊与活生生的肉?

想人之初都是真纯的人儿,欣欣然来到这个世界,怎料得到之后的风雨,病痛,坎坷?有的弯曲了,有的夭折了,有的断了枝叶,有的心上生一个大洞再难填平。那些拥有了异赋的人大概只是善于修补的工匠,试图在艺术作品中修复残缺的人生。生命的能量就这样神奇地转化了,这又一次让我想起沉香的由来。原本是受了伤的病木浸在烂泥,污水里却成就了至清至雅的香。

曾看过一篇美学文章,称东方美学的最高境界是病态之美,并列举唐诗宋画元曲之种种。倒的确是。大概那些空灵、性情、散淡、婉约、豪放、清逸的诗与画,只是作者用来医治自己灵魂之病的药。坠落与升腾,化仙与入魔,在抑郁致死和凤凰涅磐之间。

分享到: 更多

左岸

爱读书,爱生活!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