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evron-up bell reply instagram twitter2 feed3 finder search-25px-p0
换了主题,回归原生评论系统。

不必刻意想起,只因从未忘记

2012-06-14 . 阅读: 9,909 views

一心@gitanjaly的投稿。这是一心和她从小一起长大的朋友在朦胧未知事事跨入成人的特殊时刻,心照不宣地为对方写过两篇文章,纪念彼此即将远去的青春。

 

我和我亲爱的宁子

1984年,怎样的石破天惊,让两位母亲同时分别怀上我和亲爱的宁子?生命从无到有,我和亲爱的宁子,狭路相逢。

当我睁开眼,扎着两支羊角辨,不顾形象流着口水的时候,亲爱的宁子就已经穿着开裆裤站在我身边了。

我们的外婆门对门相住,我们的妈妈分别嫁给不同的男人又每天准时把我们送到外婆家,于是我和亲爱的宁子一直眼对眼,口对口,心对心的看着彼此成长。

我和亲爱的宁子拥有同一条老街的记忆,同一架秋千的荡漾,同一棵杨树和用一棵槐树的阳光班驳。无数次洁白的树花开放又落下,老街里的两个女童闻着香欢笑着开始她们的人生旅途。

幼儿画画班的大哥哥和大姐姐就坐在我和宁子的身后。我和宁子老是认为他们是一对恋人。还是不懂世事的我们已经用最单纯的心看出两个少年之间眼神透漏的秘密?

画画班的某次放学后,我和亲爱的宁子坐在院子中间的花坛边计算着一次串门访客,她邀请我到她家留宿。两颗小脑袋,四只滴溜溜转的大眼睛,这可是一件大事!我站在我妈的身边,拽着她的衣角胆战心惊说出我人生第一次远门。亲爱的宁子坐在她妈妈那辆二八大车上紧张地看着我。在宁子妈妈对我妈妈一翻热情的言辞之后,两个女童高兴的惊呼一声。我迅速窜上宁子妈妈的二八大车上,两个人挤在她的怀里。一路上高谈阔论,驶向她那颇遥远的家。成片的树林,夜晚的虫鸣,木盆里四只欢腾的小脚,都像烙印般刻在我的脑海中。我和亲爱的宁子都不再有机会穿着背心、四角布裤细胳膊细腿站在满天星光下仔细搜寻那树林里夏季的知了了。而那个我们涂鸦诨打的大院子在一声相机“喀嚓”声后,永远定格在二十多年前的一个黄昏。

在我还撅着屁股睡懒觉的时候,我妈已经坐在明媚的春光中和一位陌生的老伯开心的聊着天。我穿着裤衩,头发蓬松,紧张的挪到我妈身后。阿伯慈祥的看着我说“这就是小苗苗啊。”便乐呵呵的笑起来。这次入学前的家访,我和亲爱的宁子都成了阿伯收编下的小学生了。系上红领巾,宁子和我开始受教育,开始修剪我们那伸向天空中五花八门的枝枝叶叶了。

直到小学五年级,亲爱的宁子变得与众不同。她在众人的围观哄闹中,哭泣着走向河中央,绝望得从楼上跳下。她至此是别人眼中的怪人,同学开始对她非议。而我和宁子亲密如初。别人的眼光并没能成为我的压力,我也没有成长中故意疏远的心理,或者我太小压根就没考虑过这些太复杂的事情。我不曾安慰也不曾询问,对于亲爱的宁子她的行为举止,我习惯保持沉默。从小到大,我都不愿意提及她的往事,也不需要得到答案,也不愿意那样做。那是成长中,每个敏感、善良、孤寂、温暖的人对外界的必然反抗。我和亲爱的宁子,我们是早熟的少女。不需要解释,我和她其实早就已经互通。

为什么童年的单纯快乐不再,我们一再被困?

怎么去讲述我和宁子的十五、六岁呢?我们的身体开始发育,我们都那么健康,按着生命既定的程序欣然接受身体里的变化。她像一颗熟透的柿子,饱满圆润。而我顶多算是个青涩的苹果。我一直渴望有双像宁子般那样的乳房,而她却一直羡慕我的体重。

男生,耀眼的异性。就那样毫无声息的撞入我和宁子的生活。我和宁子应该有很多心事吧,但却从不分享。所有的心事都逃不过辗转反侧,也终将被生活拉扯褪去颜色,还有什么好细究?中学的我们在各自的班级做着各自的少年梦、春季运动会上各为各的班级争夺荣誉、回家的路上和各自的朋友马路边牵手欢笑。整个青春年少,我们各自舞在自己的舞台,看不到彼此。暗恋了,考试了,昨夜的难题,明天的试卷,永远得不到答案的初恋,好友的生日,老师的诽闻,爸妈的期望,头发的长短...有这么多事等着那时的我们一一处理,该是多忙?

年少的我曾激烈和我妈妈争执,坐在楼下的石头上痛哭。宁子从远处踩单车回来,黑暗中怎么就发现是我。车子扔在一边,陪我坐到人声渐少。她把手搭在我的肩膀上,等我安静,不声言语。我依偎着她给我的温暖,终于平静。和她没多说什么,她重又跳到车上“你没事就好”,各自回家。

宁子,我有多少时刻是沉浸在你回忆的角落?而你,亲爱的宁子,一直是我真实的故事。

那座家乡的小城,保存着我和宁子的青春张扬。给我们出外独自生活的勇气。四年的大学,我和宁子只有几封信、几通电话。大学的宁子曾经被上海女生合群欺负,她的沉默,击起我的痛恨,为什么要被别人欺负!她说她想得开,却叫我不要难过。立在电话旁,我如一只熟透的虾子,憋得全身通红。

我们彼此明知,无论我们怎样被时光冲刷,经历怎样不堪的人、情、物,彼此都有身后淡淡的一条绳索所连着。打开信封,熟悉的气息就会迎面而来,像暴风雨彻夜疯狂后的安静清晨,这是不会变的依靠,不曾变的童年习惯。再见面,立即陷入生命之初相逢的状态,毫无隔阂,好象我们从不曾分开一样。

在南方的城市我和宁子相聚过几次,没有要死要活的欢欣。我那时在一家小店打工,亲爱的宁子不满意我就此安于现状。我说生活顺其自然,工作不分贵贱。我们各述己见,谁也甭想说服谁。直到路边的烧烤吸引了我们的注意,立即抱成一团大块剁饴。在32路上送走了来看望我的宁子,道声珍重,从此又各奔天涯。我和亲爱的宁子都有了各自立足以世的生存法则和自以为是的人生观。

25岁,多么好的年华。现在,我和宁子是两个独一无二的女人,有了各自深爱的男人。不变的还是不会分享心事,我和宁子向来不会对对方细水流长。生活的苦是人都吃,不忍心对方和自己再咀嚼一遍。

亲爱的宁子偶尔也会在电话那头低低的饮泣,一如当初那个易受伤的小姑娘,我还是一如既往的愤恨呵斥那些给她痛苦的人。电话里声音糟杂,是午夜下了班在回家的电车里吧。每到夜深人静,被逼到无路可退的宁子,想到的是我这颗坚强的稻草,那就紧紧抓住吧。宁子,别哭,一切悲伤都会风消云散。

清晨、午夜、工作或闲暇,零零散散会收到她发过来的短信,不问当下生活。廖廖几个字,我已知心意。亲爱的宁子一直要求我要幸福我已做到。而我希望宁子不再被人欺负,不再哭泣。

亲爱的宁子,君子之交淡如水。

 

你在身边

突然想到了小桥流水,那年的夏夜,我和苗苗,坐在家门前的槐树下,在那里,两个女孩子相互述说着各自的心事。我们谈漫画,谈理想,谈喜欢的男孩子,甚至,我们约好在某年某月的某日,在北京相聚,做一辈子的好朋友...

无法想象我和你之间会有多少的回忆,我们的大哥哥,我们的大姐姐,我们的美术班,我们的博士书屋.....还记得,第一次看的漫画书,还记得,第一次在小朋友家留宿,还记得,第一次背起小书包上学....一切的一切,都有你的身影,我的女孩,想想要是生活没有你的出现,竟会如此的失色。还记得,在和某某某初相识的那场对白。如果,我们俩有一个是男孩子,一个是女孩子,将会是一对小情人。那时的我们,想象着各种浪漫,我们也用各种的理由来美化我们的友谊。现在,我庆幸,庆幸我是一个女孩子,庆幸你也是一个女孩子,这样的我们才能走到天长地久,才会一辈子不离不弃。

还记得吗?年少的时候,筱原千绘的《天是红河岸》带给我们的快乐悲伤;还记得,我们坐在我阿姨家的小店门前,讨论时光倒流这个高深的问题。我对你说,如果要我选择,我想去汉朝,想象一段美好的旅程。而你,我的女孩却说,你喜欢现在的生活,对古代没有太多的兴趣。你知道吗?其实,你一直生活在现在,而我一直生活在过去。我的坚韧,我的乐观,其实都是你,无法想象,如果生活失去了你,将会是一种什么色彩?我的童年,我的少年,我的青年将会失去那么多的回忆。

苗苗,其实很早的时候,QQ的好友分栏中你就定格在了家人一栏,还记得吗?当年小学毕业的那个夏天,我们偶遇的阿姨,误认为我们是双胞胎。还记得吗?我高考复读那年遇到你的初中同学,有一天,他很疑惑的问我和你是什么关系。我愣了半天,没有印象告诉过他认识你,当时玩心大发,装出一脸悲伤地他说:其实,其实她是我双胞胎的姐姐,我们父母离婚了,一个跟着妈妈,一个跟着爸爸....或者少年时的我们从不会怀疑,那孩子竟然傻头傻脑的相信了我的杜撰,这件事一直被我当成笑谈告诉所有相识的人。后来,他对我说,其实我们俩除了肤色胖瘦高矮有些区别外,真的很像很像。可是,你知道吗?在我心中,你一直是独一无二,世界上不会有另外一个人可以取代你,无人能够取代。

2004年的高复,对我是一段黑色的一年,你的喜之郎果冻温暖着那年被冬天包围的我。在北京的你,为了能让我安心读书,特意寄来的果冻,许久没有写信的你,在信里面对我说,这些果冻会让我开心的过剩下的日子。

或许,我一直是个悲观的人,刚进入大学的时候,太过于敏感的我感觉就像是被抛弃的孩子。因为担心,你一直不断地在QQ里叮嘱要我在寝室里守着你的电话,北京到上海,开解我的敏感。其实,亲爱的,你一直都懂我,知道我不会处理那些乱七八糟的人际关系,知道我有的时候太过于敏感隐忍,不会保护自己,你像一只小刺猬一样,仿佛要把所以伤害我的人都刺伤。若是没有了你,我想我不会现在很自如地和现在的同事交往,不会很镇定的应付着各种突如其来的状况。亲爱的,你知道吗?我一直很庆幸,从小到大你一直都在保护我。现在的我们偶尔联系 ,偶尔通电话。亲爱的,别担心,宁子已经长大了,该换到她来保护你了。

亲爱的苗苗,不联系不代表不挂念,君子之交淡如水。。

 

--------------------------公益活动分割线---------------------------------

附:正赶上一心的毕业季,最近她在整理一些旧衣物的时候,总觉得把衣服扔掉很可惜(毕业的孩纸或许会扔掉旧衣服或者书籍),她想与其扔掉不如寄给一些需要的人。希望通过这里推广这个公益活动。

一心@gitanjaly:也许你每年都在为怎么处理旧衣服而烦恼:买来的衣物留着占地方,扔掉既可惜又污染环境。在和我们同一片蓝天的一些自然条件恶劣的地区,数千个贫穷孩子却衣不蔽体,需要大量的旧衣物。

  1. 甘肃省会宁县杨集乡邢坪村石岔社——会宁是全国有名的状元县,却也是非常贫困的地区,希望大家能帮助那些没有其他生活来源的村民们!
    需要:不限大人小孩,衣服、床单、被套之类,贫困村民能用的一切衣服物品
    邮编:743200
    地址:甘肃省会宁县杨集乡邢坪村石岔社
    收件人:杨永华1-1 甘肃省会宁县杨集乡邢坪村石岔社柳岔小学
    需要:学习用具,笔,本,课外书,小学生工具书(如新华字典),或者乡村教师能用的汉英词典,英语学习磁带,旧电脑等等有意义的东西。
    邮政编码:730713
    邮政地址:甘肃省会宁县老君坡乡 柳岔小学 (收)
    或者:甘肃省会宁县老君坡乡中心校 刘承祥老师(收)转 柳岔小学
    或者:甘肃省会宁县老君坡乡中心校 王军强老师(收)转 柳岔小学
  2. 需要:文具,图书等,小学生的衣服
    地址:广西壮族自治区河池市东兰县团委办公室
    邮编:547400
    联系人:韦兴昌
  3. 浙江育英文化学校女学生需要大量衣物
    需要:17岁左右的学生御寒的衣服,鞋子,书籍,学习用品。
    潘老师班上有60个男和160个女,所以女孩的衣服要求多些,素旧的没关系,但要干净,不要看上去很脏的。
    地址:浙江建德寿昌西湖山背4号 育英文化学校
    邮编:311612
    联系人:潘为民
    电话:0571-64562255
  4. 捐旧衣,帮孤儿!-----西藏德吉孤儿院
    现在孤儿院最缺的是孩子们的鞋子、衣服,不论新旧都无所谓,特别是现在冬天到了,孤儿院里的孩子们,现在急需热心朋友的帮助度过严冬,如果各位有不需要的旧衣物,请寄给他们。
    需要:6-11岁孩子的鞋子、衣服邮编:850000
    地址:西藏拉萨市林廓北路拉萨中学对面雪域幸福茶馆(德吉孤儿院)
    联系人:达珍院长 收
    联系电话:0891-6862710 13989010358
    青海省称多县老干部局
  5. 云南大山深处的贫穷孩子,需要旧衣物图书(此地址可接受货运)
    需要:学生及其家人的衣物,图书,文具等
    联系地址: 云南省凤庆县三岔河中学图书室
    邮编:675905
    联系人 :李言
    电话:0883-4870187
    QQ:107082696(爱心图书室)
    E-mail:107082696#163.com
    电话:0976———8861865
  6. 云南省大关县吉利镇黄荆村瓦房小学——孩子们不接受捐款,现在只接收课本、图书、文具等学习用品
    需要:图书、课本、文具、学习用品
    邮编:657409
    地址:云南省大关县吉利镇黄荆村瓦房小学
    联系人:毛利辉老师(收)
    毛老师QQ:449018838
    电话:0870——5932019(大关县吉利镇中心校)
  7. 陕西略阳县白水江镇中小学生需要大家的帮助
    需要:中小学生的衣物,书籍
    邮编:724302
    地址:陕西略阳县白水江镇人民政府
    联系人:王绍旭
    电子邮箱:shaoxuwang#163.com
  8. 太阳村的孩子也需要救助,只要是孩子的衣服鞋都可以
    北京的朋友还是就近捐吧,北京太阳村的孩子也需要救助的,大家可以去查一下北京市太阳村儿童教育咨询中心
    主任:张淑琴
    执行副主任:千鸿
    电话:010-60443523(含传真) 60443757
    邮箱:[email]ertongcun#163.com
    网址:www.ertongcun.com
    地址:北京市顺义区赵全营镇板桥村
    收件人: 太阳村或儿童村都行
    邮编: 101300
  9. 百度:旧衣吧http://tieba.baidu.com/f?kw=%BE%C9%D2%C2
  10. 请汇书到:湖北省巴东县清太坪民族小学 李皓收 邮编:444327
    孩子们喜欢看故事书、名著还有科普之类的书。
    本来所在的学校是有阅读室,也开设有阅读课,虽然里面的书只有寥寥几百本,而且里面的绝大部分书并不适合小学生读而且比我的年纪还大,但自从学校合并了下面的一所点小后,原来的阅读室被改做教室,阅读室没了,阅读课也随之取消了。

只要人人都献出一点爱,世界将变成美好的人间!

分享到: 更多

左岸

爱读书,爱生活!

发表评论





1 Comments On 不必刻意想起,只因从未忘记

  1. Pingback: 白族姑娘的爱情 - 左岸读书_blo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