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evron-up bell reply instagram twitter2 feed3 finder search-25px-p0
换了主题,回归原生评论系统。

写给我的毕业季

2012-06-11 . 阅读: 8,916 views

导:这是今年毕业的一名高中生和一名大学生的投稿,他们写下对这段时光的怀念与思考,用不同时代的声音展示着不同年华的心境。每段年轮都可以有自己的精彩,只是你会发现一圈圈地成长,后面的总是要绕着先前的轮廓,尤其是那些凸兀的结节。

写给我的毕业季

文/锦年

我是一个做事细致,却常会在平常生活中犯糊涂的人,总是犯那种“嗯,我要把什么什么放在一个重要的地方,这样以后容易找到”,结果总是转身以后就把所谓的“重要地方”抛诸脑后的错误,这种事情在我可怜的钥匙上屡试不爽。

后来,我开始在钥匙环上拼命地挂上各种挂件,钥匙体积变大揣在包里找起来容易多了。住校以后,原来只有一把家里门钥匙的,就又多了五把宿舍钥匙。我很喜欢每次别人看到我的钥匙环都好奇地翻看半天我那些零零碎碎的挂件时的神情,有一种很诡异的满足感。大概是一种强烈的归属感吧。

可是,我现在毕业了。

考完最后一门生物的时候,和老爸老妈一起开着车子去宿舍搬东西。当我一手把好不容易从钥匙环上弄下来的钥匙交给宿舍老师,一手从老师那里接过当初住宿舍拿钥匙时交的30块钱押金的时候,心里很不是滋味。

现在,钥匙环上只剩下一把钥匙了,回到了三年以前的样子。那些稀奇古怪的挂件们再也不能像当初一样给我满足感了。原来对我而言,家,学校,宿舍,是我生活的全部。一个星期内我总要在这三个地方辗转,我曾经不止一次的抱怨过交通有多不方便,地铁有多挤,公交车有多吵,可是即使现在我再抱怨,我出行的目的也和当初不一样了。钥匙上的挂件们忽然显得多余起来。

还记得高一那时候去脑科医院做义工的时光,那个小男孩哭着求我给他妈妈打电话让他妈妈去看他,不知道那个答应我去看孩子的母亲最后有没有兑现承诺,那次好像也是我最后一次去那里看他们陪他们玩的时候。

高一二食堂小卖部的大叔是认识我的,知道我最喜欢吃巧克力口味的奶昔,有时候即使是冬天也会跟我开玩笑说“又来吃奶昔啊~”,可是等我高二的时候他就不在那干活了,不知道去了哪里。

高一美食节的时候,三班孩子苦想名字未果,最后干脆就叫“金中三食堂”了,现在想想感觉好幼稚。

高二一开始看到老班的时候,想到外面的传言,觉得她会是个很凶的人,可是从这两天她送考的样子来看,似乎也并不是这样。

学校附近西部的面食老板也认得我,因为我每次去不管吃什么都是“不要洋葱不要香菜”的,因为据说像我这种要求还是很少见的,而且我又经常去吃。老板每天看那么多人进进出出吃面的,还能记得我真是感到荣幸啊。

高二布置教室的时候,班级外面的走廊被贴了一排音符,高三搬到新楼重新布置的时候,外面的走廊是被贴了一排星星。不知道现在高二那儿的音符还在不在?

高三有一阵子我特别喜欢数学校足球场边那一圈的窨井盖的个数,数了好多次,终于最后确定那一圈一共有632个窨井盖。这个数字也许并没有什么意义,却让我高兴了好几天。

住在学校的最后一个晚上晚饭吃的是烤肉拌饭,还记得因为去太早了,店里就只有我和同学,老板还和我们闲扯了半天,叫我们用平常心对待高考,祝我们考上清华北大,我们笑称给我们一个东大就够了。

我现在最烦的就是每次当我大呼“我解放了”,“我自由了”的时候别人无情浇过来的冷水,总是一副教育家的姿态摆在那儿,告诉我别傻了,现实多残酷。

没吃过猪肉,也看过猪走路。纵然我们涉世未深,可是身边大人们之间的应酬交际纠葛见的还会少吗?我只是在考完的那一刻,想为逝去的人生第一阶段画上一个完美的句号。纵谁都曾在高中结束的时候有过这种解脱了的感觉吧,心里那一刻的了然不需要别人以一个“过来人”的身份在那苦口婆心地教诲。

只想带着最洒脱的心情,用美好的目光去审视这个即将到来的世界,为什么又总是有人不辞辛苦地在那叨叨不休呢。

我知道前路艰险,但我以后绝对不会为了我这刻喊出的“终于解脱了”而后悔。

如果非要说我傻,那就让我继续地傻上一段时间吧,我乐意。

 

谨以此文,纪念我逝去的高中生涯,纪念我的毕业季。

 

嘿,我要走了——谈生活、学习

文/周小胖

几天过后,要走了,就像来的时候一模一样,没几个人知道;像几个月前3D泰坦尼克上映,15年前一个人看,15年后还是一个人看;像一汪平静的水面,投进一粒小石子,涟漪阵阵,你知水知。时间距离虽这样拉长,却也改变不了最后的结果。有些路,终究必须一个人走。有些话,最后也只能烂在心里。

有些场景、画面,自始至终躺在大脑中的某个角落,当环境、氛围适合它出现,需要它跳出来,它总是乐此不疲的一次次迎合。

九月的阳光不是很烈,稀疏的光斑三三两两散落在地上,云在天上也走的匆匆茫茫,仅留丝丝足迹,不浓不淡,不冷不热。手里拉着一个死沉死沉的行李箱,走起路来咕咕噜噜的,背着一个浅色双肩包,身着蓝黑相间的长袖T恤衫,就这样的一副装扮便毫无知觉的走进一个新拐点,头也没回,这路通向哪里至今也不是很明确。

总有一首歌会萦绕在某段时间,就像总有些人毫无理由、无征兆地闯进你的生活住上一段时间一般。范玮琪用略带沙哑的声音翻唱的《那些花儿》,恰巧在那个下午弥漫、萦绕在必将经过的校园。那些花儿此后就不单单一首简单的歌,是一片沃土,记忆已经在里面生根、发芽、生长。或许是将要离开的缘故吧,那些花儿多么契合现在的氛围,淡淡的伤。多么有趣的偶遇,冥冥之中也是注定,从那时开始,到现在结束,陪我走过。

谈到过去就如此简简单单,依稀记得无非是几件平常的小事,逃课上网、早起旷操,吃饭等一一填满,此时向后看的日子,当然也算是种生活吧。评价这样的生活,每个人有着不一样价值观,必须有部分人高举正面向上的旗帜批评我如此这类人,不好好学习,虚度年光阴,一无所获;同样,也有抱着青春就应挥霍、无游戏不青春的同道之人嘴里嘟嘟着:“没有这样经历的人,还上过大学吗?”对于批评者意见,我接受;对于反驳者说法,我同意。作为当事人的我,作为回应,此时的态度,仅仅一笑而已。或许存在一个误区,不是A即是B的极端,也不是放弃A向B的一种逃避。中庸。

当写到这段时候,总会被一种观点所迷惑,被假如、如果这几个同义词所诱惑。进而冒出这样的念头:假如可以重新来一次,我会好好学习;如果可以重来一次,我会找一个好姑娘,好好谈谈。如果写下去,定会有这样、那样的如果。愈写下去,会愈来愈害怕,怎么会有这么多,我的四年干嘛去了?是否注意到,每个句子的最前头,都有如果前缀,假如没有它,所有都是如果而已。所有的幻想没有意思,有的时候去幻想,会更加的失落,停滞不前。所有人都知道时间不倒流,机会不常有,但不是所有人都懂得行进向前。知易行难。

一年一度的高考表演也将落下帷幕,每次的演员都是手握双拳、向天呼喊,渴望拿到一纸通知书的学子,而我也有幸作为一员,有幸不是一种自豪,也不是嘲讽,是经历过的情形。

胡子关于高考的心情是这样写的:“万人争过独木桥,其实过了‘桥’又如何?桥的那一头儿,只是一个肥皂泡,阳光下五彩斑斓的泡影而已! ”

一个重要的疑问又不知不觉,姗姗来迟。嘿,四年你学到什么?有人这样问,该怎么回答呢?

我努力学习专业知识、团结同学、成绩优良,思想积极,这是我在自我鉴定里这样写自己的。看到这些,不知道你笑了没有,反正我笑了,苦笑不已。

如果要回答真实些,不妨这样讲。学会了一个人承担,砸碎牙吞到肚子里,不哭,不笑,偶尔吐吐槽。

学到了对你笑的人,不一定真的是在对你笑,也许可能是在嘲笑你。在这世上,真心对你好的不多,这不是悲观,而是事实。

学会妥协、接受。不仅接受现实强奸,还有一次次的轮奸。先接受,不麻木,不享受,再反抗。

大学没教过我们:你跌倒时,怎么跌得有尊严;你的膝盖破得血肉模糊时,怎么清洗伤口、怎么包扎;你痛得无法忍受时,用什么样的表情去面对别人;你一头栽下时,怎么治疗内心淌血的伤口,怎么获得心灵深层的平静,心像玻璃一样碎了一地时,怎么收拾?

大学也没有课程教给我们,怎么忍住诱惑,忍受寂寞。细想,在普遍不纯洁的校园里,怎么也不会有这样的课程。孤独是一门必修课,而我们学分都是零。

分享到: 更多

左岸

爱读书,爱生活!

发表评论





2 Comments On 写给我的毕业季

  1. 最后一句写的挺好,我们的分都不高

  2. Pingback: 时间的冷酷,适合的生活 - 左岸读书_blo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