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evron-up bell reply instagram twitter2 feed3 finder search-25px-p0
换了主题,回归原生评论系统。

我的大学,我的梦——智识失格

2012-06-05 . 阅读: 13,313 views
左岸您好,

我是兰州大学2009级数学院学生:鹏子,我从大一开始看左岸blog,如今已是大三,在blog里贪婪地看了好多好多优秀的文章,想来大学三年,我从左岸blog里学到的东西太多太多了,很感谢你们!和很多大学生或者小学生一样,我喜欢说出自己的学校,相比小学生说自己在哪个班,我更习惯说自己的学院和专业,以期从别人的眼中获得一丝赞许的满足感。

这篇作文一共2481字,是我开学以来淤积了的忧伤的升级产品,因为它不只想说忧伤,更想说不舍,虽然曾经没有向往,更像是被逼嫁人的小媳妇。

另外一封邮件里是我写的“智识失格”,也是有感于大一时我也曾骑个自行车回家,当时却没有小杨那般情感。行文不好,我却依然奢望能在左岸blog上看到它,也算是我离开前送给母校的礼物。

2012年6月3日星期日

左岸记:细心的读者应该体会到左岸读书最近风格的细微变化,由原来一味的摘选路线变为现在以投稿为主的行文方式。也许文章没能像原来那般深刻经典,却真切自然而富有灵性。谢谢大家对我的信任,更加感谢大家愿意把自己的心情、成长的故事、对世间的观察与思考……写成文章在这里与大家一起分享;在此也说声抱歉,我没能把所有的投稿文章都发布出来,原谅我的怠慢,宽容我对文章节奏的苛求。但愿我能把这一切平衡得更好一些吧!

我的大学,我的梦

这是我在大学里倒数的第三个学期,传说中那个何去何从已应决定的学期。开学后我并非不高兴,但内心深处的忧伤如太阳照射雨后大地而蒸腾的雾气一样,漫过身心,美妙细腻,却无法摆脱。

早上起床后,全身的皮肤向往着外面清爽的空气,大踏步式地下楼,跑起、跳跃、深呼吸,新的一天来了!

去吃早餐的时候,路过游泳馆、教学楼,那聚集着一堆一堆的人群,哈,他们是在签到呢!我现在大三了,那段诅咒签到制度的日子已经结束了,却不记得当时有多么不情愿与义愤填膺。有几个哥们儿拍着篮球奔向球场,其中一个人说:“快点儿!不然没地儿了。”呵呵,如今我和朋友们打球,会提前几天约个大家都没事儿的时间,戏称为活动筋骨,说得最多的就是“好久没打球了啊”。我们,那些懵懂少年,被大三了!

我们开始谈论关于找工作的话题

“华为待遇很好,就是幸苦些”
“幸苦倒是其次,刚毕业,不幸苦就怪了,主要是看自己想从事的行业和企业的发展前景”
“听说***已经去实习了”

我们也开始交流关于婚姻、考研、工作地的话题

“现在都散了,你还准备谈恋爱”
“考研or工作,这是一个值得考虑的问题”(纯属废话!)
“你俩离得远了,一边拼搏,一边浪漫,得悠着点儿啊”

那些大一甚至大二我们还觉得遥远世俗的话题在这个学期倾泻而来,我们竟也能平静的接受,每次随之而来的慌乱、焦虑在朋友之间的谈话中会消解许多。朋友,不再只是那个和你一起吃饭、打游戏、谈女生、抄作业的人,有了另外一层意义。

晚上去图书馆,专业书看得累了,就去翻看杂志,看到一篇文章——“独自告别”——是我们院一个07级的学姐写的,我知道她,人很漂亮,歌唱得好,舞也跳得棒。据我所知她是院里众多男生的偶像。可在她那短短两百来字的文章里竟找不到任何类似骄傲、满足、遗憾或者规劝的意思,只有平静的叙述和珍贵的回忆,读完后我感到了一种新的气息,那是一种充沛的精神力量,它告诉我:许多人,曾和你一样,和你一样来到这个大学,而你也将同他们一样离开。

我在留恋着什么,在这个大学里,面对离去,我为何如此悲伤,是我不够坚强吗?也许是,也许不是。是与不是,却都是我的。

我的大学,如果重新来过。

我还愿意抱几本厚厚的专著去图书馆,要是读累了,就打些水,一边喝一边贪婪地浏览书架上一本本书的名字,“吉米多维奇数学分析”“射影几何”“逻辑学导论”……,要是遇到感兴趣的就抽出来,看下序、前言、后记,竟也收获不少,要是还想看就借走呗!很少做笔记,现在想来,竟不记得看过什么,除了那几本大部头外。喜欢靠窗的座位,透过那明亮巨大的窗户,听起风时呼呼的风声,看雨天淅淅沥沥的雨。下雪时望着一身素装的大松树抖落枝头的积雪,那雪花被路过的风吹得乱了行迹,迅速逃到地上不见了踪影,此时我虽安然处在暖暖的室内,但匆忙落地的雪花却让我感觉如在冰凉的雪地里呼吸。回忆穿梭于一幅幅巨画间,那时偶尔蹿入内心的孤独与忧伤,竟如天空般辽阔遥远。

我不会再说“老师很变态”了,面对满堂乱舞的手机电磁信号、后排睡觉聊天儿喝茶吃早点的孩儿,还有前排昏昏欲睡的拿死鱼眼儿瞪着黑板并且在满副愁容的木板脸时不时挤出个不屑加困惑表情的神们,老师没疯也就谢天谢地了,真疯了看你嘛办,先挂了再好好拌!一次年级大会上,一老师声称我们就像他的孩子一般,大家一片笑声,我和几个哥们儿感叹这太假了。诚想真是犯不着,自己的是自己的,换了马甲整了容还是自己的,一切都会回到自己,都要自己去承担。

我想参加更多的活动,认识更多的人,做更多的事。不是因为寂寞,只为好好成长。“一个人的大学”没有错,可它只是想让你注重独立、学会思考,而不是做“寡人”。上大学后,新朋友,新的天地,我那因高考失意或青涩之恋而悲观压抑的心逐渐温暖适然,弥漫身心的黑色元素渐渐消散,生活也不再那么让人不爽了。想来不是因为所谓的“长大了”“成熟了”,长大了的人还是会压抑,成熟了的人依然会悲观,我只是了解了更多,认识到了更多的可能性,好的坏的,学着更好的去对待自己,看待他人。无关坚强与成熟,它们太抽象、太遥远了。

我会不会谈个恋爱呢?好多人说,大学里,不谈恋爱真可惜了。不会吧,大一的时候我算过,如果我不是只想熟练自己的专业,还想对逻辑、物理、计算机有较好的掌握,从投入时间上来说,我每天可用来谈恋爱的时间平均就一小时左右,那么我来算算我的失恋系数有多大:假设外貌、幽默感、举止、投入时间四项在一场恋爱中的权重是相等的(在大学里这样的假设还算合理吧),那么一项就是0.25的权重;我自恋一点儿,各项分别得分0.7、0.4、0.5、0.1;鉴于外貌、幽默感、举止三项人家看到才凑效,所以只和投入时间扯上了关系,投入时间过少,这三项受损,各去掉0.1,得和1.3,再加上投入时间一项和1.4,那么我的失恋系数就是1-1.4*0.25=0.65,面对这样的风险,显然谈恋爱并不是个明智的选择。不过这样说来,我毕业了以后岂不还是……。得了,只是不想为了谈恋爱而恋爱或是一厢情愿难恋爱罢了!不知走出这校园,过一年,再过一年,过了许多年,我还能否依然如此执拗。

我的大学,如果重新来过,我不知道当初你年少气盛、骄横鲁莽的我会不会还是选择你,我家离你不远,我却与你相隔万里,也许我会选择去东部,也许会补习一年。那时只因你也是985,而我也不想再补习,没有独属于你的向往,只有浮躁轻狂,想起一点儿也不觉得浪漫。时光恍逝三年,我竟已准备离去。

在这悄然翻过的三年里,我的青春,我的记忆,我所有的悲伤与欢喜里,全有你的身影。昆仑堂、天山堂、体育场、后市场,有所谓的后后市场,还有萃英山和她的云梯;视野广场上一幅幅色彩绚丽的展板、闻欣堂激动人心的歌舞,有隆基大道上激情昂扬的吼声,也有将军苑喇嘛一样的读书声;一食堂的早餐、二食堂的牛肉面、桃李食园的鸡蛋饼、鑫隆边儿上的肉夹馍,有传说中的巴比包,还有小肥牛的火锅;那个普通话说不好的老师、那个挂我体育的黑脸老师、那个很漂亮的年轻女老师,还有那个风雨无阻,卖纸笔给我们的“四本五块”哥;当然不能忘了那些敢和你分庭抗礼的麻雀儿们(都是被惯的)……这一切,是我记忆里的云朵,云淡风轻。而你,兰大,我的大学,我的梦,我永远会将你深深的思念。

强烈推荐:鹏子的智识失格----一次做自己心灵捕手的经历

分享到: 更多

左岸

爱读书,爱生活!

发表评论





1 Comments On 我的大学,我的梦——智识失格

  1. 作为兰大人,看了你的文章,我很想大喊兰大,我想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