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evron-up bell reply instagram twitter2 feed3 finder search-25px-p0
换了主题,回归原生评论系统。

物质和灵魂的自由

2012-06-03 . 阅读: 9,635 views

感谢足迹的推荐,盒子的投稿。

 

那个重重的壳

几个商人邀在一起,打算出海做生意。他们都不认识路,不知道从何处入海,于是花重金请了一名向导带路。向导带领商队朝入海的方向前进,走到一个偏僻的地方,忽然被一个祠堂挡住去路,要想从此通过,就必须用活人来祭祀天神。商人们停下来商量:“我们都是亲戚朋友,谁都不能杀,只有向导是外人,可以用来祭祀天神。”于是,他们果断杀掉了向导,祭祀天神后继续前进。没有了向导,他们很快就在野外迷路,怎么也找不到入海口,最后都困死在半路上(《百喻经·杀商主祀天喻》)。

这群商人都不认识路,却先杀向导,无异于集体自杀,实属咎由自取,不值得同情。不过,这件事也可以从另一个角度来理解,假如他们出发之前,每个人都做足了功课,规划好了前进路线,一群人的命运就不会被一个向导控制了。如果把这个商队看作一个小社会的话,那些商人就是被体制化的牺牲品,每一个人都习惯了对向导的依赖,一旦离开这种体制,就变得寸步难行,甚至无法生存。

《肖申克的救赎》里有个叫布鲁克的老囚犯,年轻时因犯杀人罪被判无期徒刑,关进了肖申克监狱。布鲁克读过大学,是监狱里少有的知识分子,因此被派去管理图书室。相对于其他做苦力的犯人,他的工作令人羡慕,清闲而自在。布鲁克老实本分,工作兢兢业业,遵章守纪,从不捣乱。随着服刑期越来越长,他在狱中的地位越来越高,渐渐成了元老级的“模范囚犯”,却从不欺负“新人”,因此很受尊敬。由于他的良好表现,在他68岁那年,终于被批准假释,重获自由。

政府还为布鲁克安排了一份工作,让他在一家超市当包装员,一切看上去都那么美好。然而,当他迈着蹒跚的步履走出肖申克监狱的大门时,丝毫没有奔向新生活的喜悦,反而心事重重。他整整坐了50年牢,早已适应了高墙内的生活,在狱中有名望、有地位,过得无忧无虑。出狱之后,这一切不复存在,他感觉自己突然变成了废物。面对自由新世界,他无所适从,每天都过得胆战心惊,度日如年,常常在噩梦中惊醒。他很快就精神崩溃,甚至想过再杀一个人,重返监狱。最终,他上吊自杀。

消息传到监狱,大家都感到不可思议,以为布鲁克疯了。只有黑人囚犯瑞德一脸平静说道:“他没有疯,他只是被体制化了。”瑞德以他几十年的坐牢经验告诉众人:“监狱是个怪地方,起先你恨它,然后习惯它,到最后你离开它就活不下去,这就叫体制化。”听到这句话,我陡然一惊,芸芸众生,有多少人活在没有围墙的“监狱”中?

 

灵魂自由

可能太多时候我们感觉灵魂并非不自由,以至于我们自以为被我们锁在心牢里的灵魂是自由的,所以没有必要去追寻什么是灵魂的自由。有的人在某次的旅行中会感觉到内心无比的轻松;有的人有一天发现过去的人或事,当初那么刻骨铭心,突然间就放下了。就像《秒速5厘米》中男主角最后释然的一笑,就像《瓦尔登湖》中梭罗独自一人生活在湖边所感受到的。那一刻,感觉好像压在心上的石头消失了,无形中束缚内心的枷锁断裂了,有的只是自由的灵魂。

肚子痛的时候找到厕所的感觉,体会过的都记得,因为是切身体会,都会记得当时那种生理获得自由的快感,那就是自由的感觉。很多人也会记得某一天在车上看着窗外,内心无比舒畅,某一天午睡醒来,心情出奇的好,某一天觉得天空格外的美。那种感觉很美好,也很深刻,但很多时候都没有理由,莫名其妙就会感觉很好。我想那时候的灵魂一定是自由的。

很多人记得那个感觉,也有很多人去追求那种感觉,很多人跑步,瑜伽,静坐,旅游都有想追求曾经有过的那种感觉吧,那种内心的极度平静和轻松。许多人有追求自己灵魂自由的方式,有些人将自己自由的灵魂通过某种方式表达出来,引起其他人的共鸣,受到影响的人会通过表达出的东西感受到自己灵魂的自由。就像物理上的共振。

我们灵魂自由的时刻太少了,以至于被遗忘,然后被遗弃。自由是属于我们很珍贵的东西,为了物质自由,我们可以做许多,可以付出许多,但是在物质社会下,同样珍贵的灵魂自由,被忽略,然后慢慢的消失。灵魂活在自以为自由的监牢里,却浑然没有发觉,这是一种悲哀。努力寻找让自己灵魂自由的方式,如果是旅行,那就找点时间去旅行;如果是一个人的时候发呆,不要觉得在浪费时间,给灵魂一点时间,灵魂需要一段时间的自由,就算一只狗,也要时常带出去溜溜,更何况是灵魂。

 

物质自由

我们在物质社会下,大部分人身体要自由并不是奢望,我觉得身体的自由就是想睡就睡,想吃就吃,没有什么能约束,就像自己一个人的时候,想放一个响屁,无需顾虑,放就行了,想扣鼻子扣就行了,不用在意会有什么约束,不用在意别人说恶心之类的。当然平时上学,上班,坐车,我们就失去了这种自由。但是这些又会让我们拥有另一种自由——有序的自由。

每个人物质自由是不一样,因为物质条件,因为所处环境,因为身份地位等等,但每个人必定有属于自己的物质自由。有钱的人,有财务自由,遇见喜欢的东西,想买就买,但是他走在路上累了,敢在马路上席地而睡吗?他不敢,虽然他可以。但是乞丐敢,虽然乞丐不能像他那样想买什么就买什么,但是乞丐走累了想睡就睡。有些人被很多条件约束,不能享受某些自由,比如双腿残疾的人,想去跑跑步,但是不能。从某种意义上说,大部分人拥有部分人没有的自由,只是这种自由太过普遍,没有人在意。

自由也有高低贵贱之分,不可否认,大部分人心里都会有一些奇特阴暗的想法,或许不道德,或许是违法。但真正去做的人很少,因为这些自由很低贱,自由并不是一切,这种低贱的自由不值得我们去犯罪,去缺德。在满是人的大街,尿急,不能站在路中间就尿,虽然真的可以,但不值得。但是如果有什么能剥夺你尿急了在厕所尿尿的自由,那需要的就是反抗,因为这种自由是至高的,试图去约束这种自由的只会被摧毁。有的东西剥夺了人民享受高尚自由的权利,很多人并不敢反抗,但是总有那么一群人在为自由而战,敢站出来带领大家对着剥夺别人自由的人,竖起一根中指,大喊一声:FUCK YOU!为高尚的自由而战是值得尊敬的,正是这些反抗带领我们走向自由。高尚的自由需要我们为之奋斗,在收到威胁的时候,需要为之而战,低贱的自由需要道德的约束,需要法律的制裁。也希望我们的底线不要太低。

分享到: 更多

左岸

爱读书,爱生活!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