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evron-up bell reply instagram twitter2 feed3 finder search-25px-p0
换了主题,回归原生评论系统。

当我们在谈论爱情时我们在谈论什么

2012-05-09 . 阅读: 27,976 views

文/徐武(xuwu1991220#foxmail.com)

 

但爱这个字——

这个字在逐渐变暗,变得

沉重和摇摆不定

并开始侵蚀

这一页纸

你听

—— 《爱这个字》,雷蒙德.卡佛

大概在半年前,我还在饶有兴趣的和一个要好的哥们讨论有关爱情鸡零狗碎的事情。

哥们与其女友分手已有一段时日,甚至连最决绝最残忍的话都互相说了,最恶劣最卑鄙的事都做了,想来此后应该形同陌路互不干涉才对,但两人在接下来的寂寞岁月里依旧电话不断暧昧不休。哥们也很痛苦,也知道这样暧昧不清下去不是办法,但每一次想彻底断绝联系的决心都会被心中汹涌的寂寞浪潮所淹没。

我一向是一个窥私欲很强的人,对别人的故事总是有一种很强烈的兴趣,同时又是一个很好的倾听者兼保密者,所以我所有哥们的恋爱秘史我基本上都了如指掌。哪一天要是实在没钱花了,我会考虑忍痛允许自己把他们的故事写成一本俗不可耐但大有人看的爱情故事,毕竟都装在我一个连排球一半体积大都没有的大脑中也不是长久之计,那一天说不定就会记混了,把谁谁的前女友安在谁谁头上那就成了杂交,间接地让他们互相戴了绿帽子,还不如换成钞票来得轻松愉快皆大欢喜。有此不良动机一直驱使鞭挞着,我更是煞费心思苦心孤诣不择手段地打探着他们与前女友不得不说的故事。

每一朵鲜花的盛开都经历风霜雨雪,每一把利剑的形成都经过千锤百炼,每一桩爱情的正果都必经艰难困苦。(好久没整比喻句排比句了,今日破例一次,依旧不减当年写考试作文的风骚。)话说我这哥们与其女友谈了一年多,互相见了父母,经历了多次分手,粉碎了多个小三的插足,可以说经历了风霜雨雪千锤百炼艰难困苦,连花都开了剑也铸成了四级都过了,这爱情却最终未修成正果。哥们百思不得其解,只好叹曰:这就是爱,说也说不清楚。

两个大男人谈论爱情总让人感觉有一点基情四射,而且,我们还变着法子说着女人的坏话。哥们喋喋不休地诉说自己如何如何被折磨,女友脾气多么多么坏,自己已然被蹂躏的不像个男人,没有一点尊严,越来越犯贱云云,但我分明看到他的眼神里闪烁着幸福的光芒,我不得不感慨,你丫可真够贱的。然后我们又开始讨论男人究竟应不应该犯贱,经过一番口水互喷,最终一致得出结论,男人应该犯贱,但不能太贱,更不能太监。

过去,每当喝完酒后总会仗着装出来的醉意拨打那个熟悉的号码,然后装出一副稀里糊涂的样子对着手机说一些稀里糊涂的话。一般有两个结果:一是对你关心一番,怎么又喝酒了,要注意点,别折磨自己了;二是对你痛骂一顿,已经分手这么久了,怎么还纠缠不放。其实,更希望的是第二种结果,只有这种毫不掩饰无所顾忌的打击才会让人真正清醒吧。可惜等来等去都是第一种结果,最后甚至演变成客套的关心敷衍,这一种结果就是没有结果。或许,还可以这么说,贱始贱终。

哥们也不知道自己和那个女人是什么关系,但他有把握,只要自己挑明了,这个女人还会回到他的身边。只是,他感觉,他们的关系在经历分分合合后早已变异,已经不是那种单纯的恋爱关系。我不断怂恿他彻底与这个女人决裂,当断不断反受其乱,这样继续下去只会越陷越深,哥们也意识到这个问题的严重性,只是到底还是耐不住寂寞舍不得身体,两人的继续往来倒像是某种交易,一切都似乎只是一种形式。

我问他,你们那是爱情吗?他说,不知道,但她如果跟我我一定会娶她。我相信一些有头脑的人都会思考类似的问题,我也知道有很多人的爱情都是在灵与肉间徘徊,一些人甚至只偏向于后者。那个女人对他说,我不爱你,但我喜欢和你在一起。有个女人说,我发现我是真的爱上你了。女人的思维很难用逻辑去理解,有人说她们口是心非,她们缺乏安全感,她们只是想找一个依靠。我说这些,并不代表我懂女人,我宁愿我不懂,这样才可以心安理得地去恨一个人。

冯唐在一本书中写了这样一个不知真假的故事:男孩和女孩在大街上溜达,突然看到一颗流星划过,男孩立马许了一个愿。多年后,已经分开的他们再次相见,女的问,你当年许了一个什么愿啊?这些年我一直为这不得安宁。男的回答,我许的愿就是让你一生为我不得安宁,看完这个故事,心里突然便有一种莫名的悸动。罗永浩曾说过的一句话让我有一种同样的感觉,他说,但愿在后来的日子里,让抛弃我的人们始终坚信,他们的抉择是正确的。两种极端,一个宽容,一个憎恨,却异曲同工,给人以同样的感动。

我特别不能理解那种极端变态的爱,因为不爱了分手了就打击报复甚至危及生命。哥们表示理解,他对那个女人说,你要是和我分手了,我就杀你全家。我当时差点就报警举报这个隐性杀人狂,那个女人也是吓了一跳,哥们当即将其搂在怀里,温柔地说道,我这是爱你啊,难道你不感动?不知道那个女人感动不感动,反正我是不敢动了,竟然与这个准变态杀人狂聊了这么久,还在这荒山野岭,万一杀人抛尸荒野,我这小命也难保啊,虽然我暂时还没有为这个社会做过多大贡献,但我毕竟还是祖国的花朵社会主义接班人还要成为祖国的栋梁之材啊,任重而道远,岂能轻生。

刚才提到爱情中的灵与肉,还可以继续阐释。我曾怀疑过自己是否对后者偏重的更多一点,也曾为自己在这上面的纠结深深谴责过自己。当然,这些已经不重要了,只是说明我还不是那么丧心病狂,还懂得反省。陷入那种境地时,女人鼓励你,我不后悔,因为你说过“我是你的女人”。听到这,你表面欣慰,内心反而更加自责,多好一个女人啊。我想,这将会成为我毕生的一个思维怪圈,无论别人对我怎么样了,最终我无法原谅的反而是我本人。

本来就不可分割没有明确界限的东西,却被我心里面住的一个妖怪弄得如此拧巴,这只妖怪寄住在我体内,总是瞄准时机散发出一团一团烟雾,弥漫其间,一些东西渐渐模糊,一些东西若隐若现,我无法知晓我所看见的到底是真实还是虚妄。如佛经所言,一切有为法,皆如梦幻泡影,如雾亦如电,应作如是观。这也恰恰是我害怕的地方,于是,我立志做一个低俗的人,一直到深入骨髓深入人心深不可测为止。

如今,我已没有兴趣抽时间和谁闲言碎语鸡毛蒜皮鸡零狗碎家长里短。

另外,这是爱情需要谈论的吗?

左岸记:对于这种纠结的情感,我只欣赏并执行过两句话:1.泉涸,鱼相与处于陆,相呴以湿,相濡以沫,不如相忘于江湖。就是过去了就再也不联系。2.想要忘记一段感情,方法永远只有一个:时间和新欢;要是时间和新欢也不能让你忘记,原因只有一个:时间不够长,新欢不够好。所以,给自己足够长的时间,让新欢足够的好。

分享到: 更多

左岸

爱读书,爱生活!

发表评论





2 Comments On 当我们在谈论爱情时我们在谈论什么

  1. Pingback: 你永远说服不了任何人,更无法改变任何人 - 左岸读书_blog

  2. Pingback: 那些年,我在北京 - 左岸读书_blo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