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evron-up bell reply instagram twitter2 feed3 finder search-25px-p0
左岸读书,一如既往。

爱不单行

2012-04-23 . 阅读: 8,761 views

人人6分整合了三个文章,旨在探寻一个很多人都可能存在的情感困惑——如果crush和爱情是不同的,那什么时候是crush,什么时候又是真爱呢?不管如何,即使是真爱也不会一生一次吧,现代婚姻是爱情的保护伞还是爱情的枷锁?是责任还是逃避?难道真像专家分析的那样摩梭人的走婚是未来的最佳选择?

 

crush

刘瑜

英文里有个词,叫crush。如果查字典,它会告诉你,这是“压碎、碾碎、压垮”的意思。后来我到了美国,才知道它作为名词,还有一层意思:就是“短暂地、热烈地但又是羞涩地爱恋”。比如,“I had a crush on him”,就是“我曾经短暂地、热烈地、但又羞涩地喜欢过他”。

Crush的意思,这么长,这么微妙,我一直没有找到一个合适的中文词来翻译。“心动”似乎是一个很接近的译法,但是“心动”与“crush”相比,在感情烈度上更微弱、在时间上更持久,而且有点朝恋爱、婚姻那个方面走的雄心。Crush则不同,它昙花一现,但是让你神魂颠倒。

我觉得Crush是一个特别实用的词汇。它之所以特别实用,是因为我意识到,其实人生体验中的大多数“爱情”,是以“crush”的形式存在的。如果让我掰着指头数,我这30年来到底真正“爱”过多少个人,那恐怕也就是一……二……绝对不超过三个。但是如果让我想想,自己曾经对多少人有过crush,那就多得,哎呀,反正我都不好意思数了。

如果爱情是一场肺结核,crush则是一场感冒。肺结核让人元气大伤,死里逃生,感冒则只是让你咳点嗽、打点喷嚏,但是它时不时就发作一次。

Crush一般来势迅猛。初来乍到的时候,会让你误以为那就是爱情。它的爆发,一般是受了某个因素的突然蛊惑,导致你开始鬼迷心窍。比如,你就是喜欢某个人长得好看,帅得让你流口水。比如某个人说话的方式让你特别舒服。比如你在网上看了某个人的一篇文章,你觉得,写得真好啊,我必须认识他,我们之间必须发生点什么。有的时候,crush的原因小到莫名其妙。可能仅仅因为一个男人的手长得特别好看,而那天他用那双手给你夹菜来着,你就会喜欢他三天。还可能因为一个男人笑起来的神态特别孩子气,你整整一个星期都无法忘记那个表情。

但是开始时,你不知道那只是三天、一个星期的crush,你捧着自己“怦怦”跳动的心,想,他真好,真是无与伦比,真是我找了一辈子的人啊。

然后你开始幻想。有那么一段时间,少则几天,多则几个星期,你活得腾云驾雾。你幻想他来看你。你幻想你们走在大街上,过马路的时候,他拉住你的手,然后不肯放开。你幻想你们呆在房间里,换了三百八十种拥抱的姿势,却还是没有把要跟对方讲的话说完。

等你把该幻想的幻想完毕之后,这个crush的也就燃油耗尽了。

Crush和爱的区别就在于,那份幻想还来不及变成行动,它就已经烟消云散。它之所以没有转化成行动,也许是因为你很羞涩,不好意思表达,然后一不小心就错过了这个人。也许是因为你们没有“发展”的机会,时间或者空间的距离,让那份“心动”慢慢因为缺氧而窒息。也许是因为等到对方走得更近,你看清他的全部,他身上那个“亮点”慢慢被他的其他缺点稀释,以至于那份感情还来不及升华,就已经腐朽了下去。

爱情它是个小动物,要抚养它长大,需要每天给它好吃好喝,没有点点滴滴行动的“喂养”,crush就那么昙花一现,然后凋零了下去。

对方可能甚至不知道你曾经“短暂、热烈而羞涩地爱恋”过他,你自己事后可能都不承认或者不相信自己曾经“短暂、热烈而羞涩地爱恋”过他,但是,的确有过那么一小段时间,因为这个人,你心花怒放。你七窍生烟六亲不认五迷三倒。你摆脱了地球吸引力而在幻觉里展翅翱翔。

Crush是速朽的。它的残酷和优美,都在于此。

当crush试图从一个火花变成一个种子,在现实中生根发芽时,种种“计较”开始出现:哎呀,其实他好像挺尖刻的……“事业”不怎么样……他还挺花心的……长得也不是那么好……然后“责任”啊、“道德”啊、“家庭”啊,世俗的一切噪音,开始打着“爱情”的名义,潜入crush,把它从一声明亮的口哨腐蚀成一个拖沓的肥皂剧。

糟糕的是,人们总是把crush误以为是爱情,败坏那份幻想的轻盈。人们迫不及待地要从那瞬间的光亮中,拉扯出一大段沉重的故事,最后被这沉重淹没,深陷泥沼、积重难返。

然而闪电怎么可能被固定住呢?C说,面对有些可能性,转过身去,是个美丽的错误,但是迎上前去,则是一个愚蠢的错误。

所以当crush来临的时候,放纵它,但无需试图抓住它,把它的头强行按到爱情的粮草当中去。你可以托着下巴,设计那些明明不可能发生的事情的每一个细节:与自己辩论下一次见到他时该穿的衣服、该说的话、该问的问题、该有的眼神,与此同时,你深深地知道其实下个月,你就会将他忘记。你迷恋这份幻想,但也停留在这份幻想。你看着手中的那根火柴,那么短,慢慢地烧到了指尖,然后熄灭。熄灭之后,你心存感激,为无边黑暗里短暂然而鲜艳的那点火焰。

 

树洞里的倾诉——你的天真真让我恶心

网友马甲君来信说:

我有一个很爱的人,我们在一起三年了,但还没有结婚。

不知道有没有人能够一辈子只爱一个人?在我看来是没有的。在跟她在一起的时候,我也会偶尔爱上其他人。这种爱,更加热烈,更加短暂,也给我带来了更多的痛苦,因为:1、你爱她,但没办法得到她,因为你不能劈腿啊。2、心理出轨带来的负罪感。3、对自己的厌恶。4、如果她不爱你,你还要为此忧伤一下。总之都是很纠结的。

我从来没把这些告诉过我那位,第一,我觉得这是人之常情,第二,说了对我俩都没好处,而且我知道我自己能解决这些问题。我不觉得这是一种欺骗,我爱上了别人,但我更爱她,我需要的是时间,给我时间慢慢厌倦对其他人的感情。

有一点,我没跟其他人发生过关系,最多言语暧昧、牵手。写到这里,突然有一种很龌龊的感觉上来。好吧,在我这里,我是把对别人狂热的爱,降温到言语暧昧、牵手而已,但是对树洞君来说,突然这么讲出来,还是挺招人讨厌的。

这就是我。有时候我也觉得自己挺有问题的,跳出来俯视自己,也是一万个瞧不起。可是当我真的面对自己,认真思考我所遇到的问题的时候,我觉得我现在所做的,已经是最好的选择了。

在我很小的时候,我也以为,爱情应该是纯粹的,非此即彼的。后来我发现,这样的爱情根本不存在。如果你以为我这么说只是为自己的行为找了很多借口,那么我只能说,你不了解人性。你的天真真让我恶心。

 

专家预言,摩梭族的没有一夫一妻制,没有契约的“走婚”将是许多民族和国家未来婚姻的选择

来源: 慈晓非Fred的日志

最近在研究旅游的过程中学习到了很多一些之前未闻未见的中国少数民族的奇特风俗,走婚是今天看到的一个。以下文字摘自百度,和大家分享一下:

“走婚是以感情为基础、以性享乐为目的的一种婚姻家庭模式,它可以随便变换性伴侣,可以同时拥有多个恋人,起源于母系氏族社会时期,至今还部分保留在丽江泸沽湖的摩梭人、红河哈尼族的叶车人以及大香格里拉鲜水河峡谷的扎坝人中。

在世界众多民族中不乏仍处于原始状态的民族,但时至今日均无“走婚”这一特殊的风俗。对于“阿肖”走婚为什么能够历经沧桑后,仍存在于泸沽湖摩梭人中间,至今是一道世界级的未解之谜。

这种婚姻形式是这样的:家庭以母亲为核心,女孩14岁之后,家里就给她在祖屋旁边盖一间婚房,她就可以找情人了(当地人叫“阿夏”)。而男孩到了成年以后,就走出家门找女孩子走婚。他们的走婚,不是夫妻在一起过日子,而是并不结成固定的伴侣。白天他们各自在母亲的家中吃饭劳动,到了晚上,女方在自己的婚房中等待,敞开的窗户表示她那晚还没有配偶。男方在母亲家里吃过晚饭以后,可以随意地去找自己喜欢的女子;男方到了喜欢的女方的窗前,向其表示爱意,女方如果也喜欢该男子,她就会打开门让他进来,同时把窗户关上,向别人表明她当晚已经有配偶了。生下的孩子随女方一起生活。

这种婚姻形式非常适合现代人,它克服了传统婚姻的弊端,也不会出现审美疲劳。白天,他们各自在母亲的家里劳动生活;夜晚,他们则在一起,享受着性和爱的快乐。

它不会出现有人借结婚为名骗取对方的住房或钱财的问题,他们在财富上是完全独立的。它尊重人们的多样性选择。它不要求每个男子每天晚上都只能到某一个女子家里去,他可以充分选择他所喜欢的女子。而女子也不需要被动地一生守着一个男子,不需要忍受有虐待倾向的男子的家庭暴力行为;她可以在每晚到她窗前来的男子中,选择她喜欢的男子,既可以是她喜欢的某一个人,也可以是她喜欢的不同的人。这给女子也带来了充分的性和爱的快乐。她如果对性爱很淡漠得话,她可以把窗户关上不让任何男子进来;她如果性欲很强得话,她也完全可以选择同样性欲很强的男子,以达到双方性的和谐,充分享受性的快乐。这种婚姻所要求的不是一方的贞洁,而是双方充分享受性的快乐”

左岸记:我说说我自己的感受:人的情感有善变和坚持,善变是常有却很浅层的,坚持是深思熟虑而深刻的。关于crush,谁能没有过呢?那是对朦胧美的一种欣赏,就像门外汉对每一件珍贵艺术品的价格一样,总会怦然心动,却不甚了了;关于会不会同时爱上两个人,我想有这个可能,但如果承认爱情的责任和自私,那么就必须在心灵上将自己指引到某一个人身边,在行为上表现得尊重爱人;关于走婚,在复杂的社会里,我认为无法实现,至少我对人性的原罪不敢抱太大的幻想。

左岸

爱读书,爱生活!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