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evron-up bell reply instagram twitter2 feed3 finder search-25px-p0
左岸读书,一如既往。

思无邪

2012-04-13 . 阅读: 10,383 views

不知道大家有没有这样一种体验:当我们经过一番咬牙切齿地拼搏、卧薪尝胆地奋斗,好不容易地把一段人生涂抹得还算成功之后,却觉得一点都不快乐。这种感觉就像是千辛万苦地把一朵漂亮的校花追到手摸到腿之后,却突然发现原来自己喜欢的是男人。

如你所知,这样的体验带有一份黑色幽默,要命得很,无亚于晴天霹雳,霹得我们不得不停下匆忙的脚步思考一下:到底是自己不对劲呢?还是这个世界有问题?

说到思考,首先撞入脑海的是尼采。对于他那句名言,我一直觉得纳闷,要知道,比起上帝,人类固然愚笨,但思考终究是一种谦卑的学习态度,上帝老前辈为何要发笑呢?如果非要发笑,到底是妙龄女郎般一笑倾城的妩媚动人微笑呢?还是北京小市民似的嘴角一撇万般皆下品的嘲笑?抑或是如来佛式的光芒万丈一花一世界的憨笑……

众所周知,在那些没有宗教信仰的地方,上帝是不存在的,但却可以用另外一个名称代替,比如说时间,或是历史。也就是说,在时间或历史面前,一切的人类思考及延伸出来的行为都容易构成或愚昧或黑色的笑话。

然而,时间到底是什么并不是本文想探讨的——对于一个始终没法探讨出答案的话题,我们能做的只有尊敬,别无他法。本文真正想探讨的是,这个世界一直以其惯有的规律运转着,渺小而绝望的我们,如何在时间面前做到不画地为牢,不在梦想的征途上渐行渐远,不在我们最终停止思考的那一天无愧无憾……

一个人活在这个世界上,如果非要说还有什么可指望的,那只能是自己。当然很多时候自己也都未必靠得住,但如果你放着自己的右手,指望别人来温暖你左手,最终暖和的决不是心窝,仅仅是在你手上添加了一丝余温而已。

反过来说,一个人活在这个世界上,如果非要说有什么能真正束缚到自己的,也只能是自己了。那些昔日的梦想,不变的希翼,以及对隔班女孩掩藏多年的情愫……往往都因为所谓的现实问题而成为泡影,但其实真正裹住我们脚步的恰恰是我们自己。

我表哥是一名公务员,刚过而立之年,正处在中年危机的时刻,每天考虑着秃顶、升迁和什么时候要小孩的问题。那天我们迎着小北风踢了一下午的球,然后马不停蹄地打了一天一夜的游戏,随后像是脱水的人一样躺在沙发上,聊起了大天。

记得那天还是个阴天,16楼外的天空一片阴霾,风吹着窗帘不断飞摆,他非常应景地跟我说起一个沉重的话题,说每个人的老年都是暮色沉沉的,弥漫着绝望,跟窗外的天空一样。相反每个小孩都是朝气蓬勃的,燃烧着希望,一如我们小时候一样——每回想到这都让他感慨,觉得人生虚无,过眼即云烟,挣扎亦是徒劳,不过是蝼蚁之举。

对此,我觉得很诧异——要知道,作为一个中产阶级的代表,他不去想下个月到哪儿旅游再下个月换什么车,反而来思考这些问题,简直有些太矫情了。但我无法给出任何的安慰性话语,因为他的话如梗入我喉,堵得我连自己都没法安慰自己——如果非要安慰的话,我或许会这样尝试:人生百年,繁华终散;不忘进取,随遇而安,青春易逝,切勿画地为牢,随波逐流,浑噩一生......

这阵子我的工作忙得一塌糊涂,从工作中我收获了很多东西,比如说让我更自由的金钱,比如说每个社会人希望获得的成就感。这些按马斯洛需求来说都很重要,且在一定程度上不可或缺。

与此同时,我觉得时间越来越不属于自己,这种感觉非常没有安全感,就像是上了一条大船,不管你在船上经历了什么神奇的经历,吃着多么貌美的食物,有多少漂亮的姑娘给你搂,但总有一种不对劲横亘在内心,你看着天空,吹着海风,一琢磨,靠,原来上错了船,原本是想去加勒比海,结果开向了死海。

最近读过冯唐的一本书:《如何成为一名怪物》,里面说“文字打败时间”是他的一辈子的文字观。

首先不管这位老哥能否真正打败还是只是打扮时间,起码他已经用文字打败了从未谋面的我。类似的作家我记得以前还有王小波,海明威,以及《百年孤独》的马尔维斯等等,他们都带有一丝理想主义,跟这个世界的某些哲学看似格格不入,但其实真正改变着这个世界,或许我们这个世界因为有了思想,物质赋予了人类更多场面意境。

也就是说,在时间的洪荒里,我们虽然渺小如沙砾,力量几乎忽略不计,但依旧有很多人心怀崇高理想,这种理想如同孩子般纯粹。他们为了打败时间,或者选择用文字,或者选择画笔,还有人天真地希望用一部电影或是一台最新研制的Iphone......然而不管结局怎样,一旦他们定下的对手是时间,其不间断的思考最终会带他们画出刻有自己烙印的未来,而不是一道束缚,一把枷锁,一个笼子,绑住了自己,也牵住了世界。

◆ 沈万九:Weibo: http://weibo.com/shenwanjiu

◆ 左岸记原文名《思无邪》,我想了想,改为“时间,朋友亦对手”,但愿没有太大的偏差(是我不理解“思无邪”的深意,今天改回,沈兄竟也原谅我的浅薄,真是感激,我却心怀愧疚~)。人类从来都没有停止对时间的思考,西方现代自然哲学的核心就是关于时间的思想,这是一条红线,上面串着狭义相对论、广义相对论、量子力学、耗散结构论……宏观的宇宙时间影响着万事万物整体格局的诞生、成长和湮灭,在它面前任何的个体几近虚无,人们再怎么浪漫,终究还无法突破极限,穿越过去,回到未来;我们能掌控的时间都为个人时间,这个时间因为每个人不同的打扮变得精彩纷呈。时间可以是每个人的朋友,不离不弃,从生开始,于死终结;时间更是对手,它从来不会为你停留在某一时刻,有时你必须将它打败,让它成为你人生的坐骑,遨游九天。

附:关于时间,我一直在思考一个悖论——外祖母悖论

如果一个人真的“返回过去”,并且在其外祖母怀他母亲之前就杀死了自己的外祖母,那么这个跨时间旅行者本人还会不会存在呢?这个问题很明显,如果没有你的外祖母就没有你的母亲,如果没有你的母亲也就没有你,如果没有你,你怎么“返回过去”,并且在其外祖母怀他母亲之前就杀死了自己的外祖母?

沈万九

一手是风,一手是剑,我的梦想就不会太远......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