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evron-up bell reply instagram twitter2 feed3 finder search-25px-p0
换了主题,回归原生评论系统。

妈妈的中年生活

2012-03-28 . 阅读: 7,035 views

其实中年究竟是谁提出来的呢?因为按照我的理解,中年就是人走到人生的中段,可是没有人知道自己什么时候会死,所以哪来的中年呢。然而妈妈确实踏进了中年妇女的行列了。在我到外地读书的那一天,我坐在车上看着他们,而他们的目光始终没有离开过我的身影。当车已经驶上高速公路的时候,我回头看他们,他们依然望着疾速前进的车身,似乎看到车就看到了我那样。

就是这样,妈妈开始了她的中年生活。她遇到的第一件事就是失业。人到中年才失业,实在是一件非常无奈的事情。一是中年难找工作,二是无聊的紧。这无聊的紧确实是即伤心又伤身。于是她开始侍候家里的三条狗,当然也找工作,差不多可以说是无所不用其极地过日子。我给妈妈总结出了她生活的三个点:煮饭、遛狗、做家务活。

当工作久久没有着落的时候,妈妈开始谋划着自己开一间早餐店。因为妈妈煮饭非常好吃,尤其是煮早餐就更有水准了。于是她每一天都忙着发明新样的早餐和菜式。以致我在放假的时候就因为试吃这些不同种类的新菜式而猛长了10斤。然而,当妈妈在这方面都准备好的时候,店铺的问题又出来了。妈妈很早就有一个构思,想租个小店面,却总是找不到,不是租金谈不拢就是店面不合适。我们也没有鼓励她,在她心灰意冷的时候,爸爸还给了她最致命的打击——那么烦,还做什么早餐店。就一句话,妈妈完全没了勇气。

妈妈的中年创业梦破灭之后,就彻底陷入无聊状态,这在很多次电话里听她说话就能很显示地感觉到。她经常说自己每天打扫屋里屋外,可是看着还是会觉得脏,我想这是因为她只能做家务来打发时间。

很快妈妈又迷上了各种中医古方。她靠着个人毅力将那些比较基础的中医药方疗效什么看了一遍,然后整天在家里研究这样或那样的美容方案。什么保持乌黑亮丽的头发,让皮肤变光滑……我不在家里,自然有些担心。后来妹妹告诉我那些古方还真的有那么点用,况且妈妈都是为了帮我们调理身体,所以真的下了苦功。我听了之后就愣了。其实妈妈确实有这方面的天赋,只是当她作为我的妈妈的时候,这些所谓的天赋就一文不值了。

然而,再怎么发展这些兴趣,妈妈依然是无趣地过着日子。忽然有一天她兴冲冲打电话给我说,她准备找到工作了,那一刻她真是高兴的如同一个得了糖的孩子。可是生活给了你一点希望不代表给你全部希望,不出一个星期,她又打电话给我说,别人说她的年龄超过要求的一岁。那时她的语气很失望,但是嘴里却说,一岁算什么,不工作更好,不用那么累。

妈妈还有一个最大的优点,就是她能够惟妙惟肖地扮演别人的角色,尤其是语气。工作的事既然被贬为无限期流放,她就只能和我说鸡毛蒜皮的事了。其实妈妈并不是一个爱嚼舌头的人,所以她的那些鸡毛蒜皮通常都是她遇到的不平事:诸如她招公车,公车不停;诸如她被别人鄙视;诸如别人冷嘲热讽……她可以一会扮演那个人,一会儿扮演自己,真是不亦乐乎。

当这些事说完之后,妈妈就只能说家里的三条狗了。妈妈是一个能读懂狗狗心里话的人,家里的狗只需一个小动作,妈妈就立即知道它们想干什么,所以那三条狗很爱妈妈。妈妈和狗的节目就是傍晚在池塘边散步。因为妈妈有时候喊不住它们,爸爸就准备了一个哨子,只要妈妈一吹,三只狗就会从狂奔中回到妈妈身边待着。妈妈说,她发现家里的三条狗是附近其他狗狗的公敌,每当她喊狗的名字,附近人家的狗都要相互吠叫,似乎是在通知对方——三只恶狗出来了,请回避。

以上是妈妈在每一次通话中都会和我说到的事。

当然,妈妈中年生活的中心还是在爸爸和我们姐弟里面。可能不适应外地的气候,我的头皮总是很痒,我便随口告诉了妈妈,怎知这把她吓个半死。因为她疑心是癣,结果那天晚上她辗转反侧,即使是后来,她也老是担心,直到医生说是普通皮炎,她这才放下心头大石。这样使她担惊受怕的事很多,爸爸说妈妈是鹤唳风声,喜欢图担心,我点头称是。

妈妈的中年生活只能说无聊。我放假回家的时候,妈妈的腰肥了,当然脸上的皱纹也多了。我觉得那些皱纹真是无比丑陋恶毒,它们凭什么依附在我妈妈的脸上呢?有一天,我发现妈妈看报纸的时候要把报纸放的老远,她说可能是老花了。然后我带她去配老花镜,验光师说——不是很严重,只是初期老花,度数很浅。原来中年是老年的开端,可是我看着妈妈那两颗乌黑的眼珠子的时候还是觉得她很年轻,她还是那个在我不开心的时候会开导我的妈妈。

 

左岸记:实在是太温馨了,一代年轮换来一代青春,人有一天都终将老去,不老的是生活里那些温情的故事。子曰过:“十有五志于学,三十而立,四十不惑,五十知天命,六十耳顺,七十从心所欲不距。”中年,也就四、五十岁的样子吧。中年也还是社会的顶梁柱,上有老下有少,心理压力也是极大。 《晋书·王羲之传》:“谢安尝谓羲之曰:‘中年以来,伤于哀乐。’”陆游《闲游》诗云:“老躯健似中年日,乡俗淳如太古时。” 孟汉卿 《魔合罗》楔子:“月过十五光明少,人到中年万事休。”近而,想起梁实秋先生的《中年》,却也豁然开朗。

附:梁实秋——《中年》

钟表上的时针是在慢慢的移动着的,移动的如此之慢,使你几乎不感觉到它的移动,人的年纪也是这样的,一年又一年,总有一天会蓦然一惊,已经到了中年,到这时候大概有两件事使你不能不注意。讣闻不断的来,有些性急的朋友已经先走一步,很煞风景,同时又会忽然觉得一大批一大批的青年小伙子在眼前出现,从前也不知是在什么地方藏着的,如今一齐在你眼前摇晃,磕头碰脑的尽是些昂然阔步满面春风的角色,都像是要去吃喜酒的样子。自己的伙伴一个个的都入蛰了,把世界交给了青年人。所谓“耳畔频闻故人死,眼前但见少年多,”正是一般人中年的写照。

从前杂志背面常有“韦廉士红色补丸”的广告,画着一个憔悴的人,弓着身子,手拊在腰上,旁边注着“图中寓意”四字。那寓意对于青年人是相当深奥的。可是这幅图画却常在一般中年人的脑里涌现,虽然他不一定想吃“红色补丸”,那点寓意他是明白的了。一根黄松的柱子,都有弯曲倾斜的时候,何况是二十六块碎骨头拼凑成的一条脊椎?年青人没有不好照镜子的,在店铺的大玻璃窗前照一下都是好的,总觉得大致上还有几分姿色。这顾影自怜的习惯逐渐消失,以至于有一天偶然揽镜,突然发现额上刻了横纹,那线条是显明而有力,像是吴道子的“菁菜描”,心想那是抬头纹,可是低头也还是那样。再一细看头顶上的头发有搬家到腮旁颔下的趋势,而最令人怵目惊心的是,鬓角上发现几根白发,这一惊非同小可,平夙一毛不拔的人到这时候也不免要狠心的把它拔去,拔毛连茹,头发根上还许带着一颗鲜亮的肉珠。但是没有用,岁月不饶人!

一般的女人到了中年,更着急。哪个年青女子不是饱满丰润得像一颗牛奶葡萄,一弹就破的样子?哪个年青女子不是玲珑矫健得像一只燕子,跳动得那么轻灵?到了中年,全变了。曲线都还存在,但满不是那么回事,该凹入的部分变成了凸出,该凸出的部分变成了凹入,牛奶葡萄要变成为金丝蜜枣,燕子要变鹌鹑。最暴露在外面的是一张脸,从“鱼尾”起皱纹撒出一面网,纵横辐辏,疏而不漏,把脸逐渐织成一幅铁路线最发达的地图,脸上的皱纹已经不是熨斗所能烫得平的,同时也不知怎么在皱纹之外还常常加上那么多的苍蝇屎。所以脂粉不可少。除非粪土之墙,没有不可圬的道理。在原有的一张脸上再罩上一张脸,本是最简便的事。不过在上妆之前下妆之后容易令人联想起聊斋志异的那一篇《画皮》而已。女人的肉好像最禁不起地心的吸力,一到中年便一齐松懈下来往下堆摊,成堆的肉挂在脸上,挂在腰边,挂在踝际。听说有许多西洋女子用赶面杖似的一根棒子早晚混身乱搓,希望把浮肿的肉压得结实一点,又有些人干脆忌食脂肪忌食淀粉,扎紧裤带,活生生的把自己“饿”回青春去。

有多少效果,我不知道。

别以为人到中年,就算完事。不。譬如登临,人到中年像是攀跻到了最高峰。回头看看,一串串的小伙子正在“头也不回呀汗也不揩”的往上爬。再仔细看看,路上有好多块绊脚石,曾把自己磕碰得鼻青脸肿,有好多处陷井,使自己做了若干年的井底蛙。回想从前,自己做过扑炉蛾,惹火焚身,自己做过撞窗户纸的苍蝇,一心想奔光明,结果落在粘苍蝇的胶纸上!这种种景象的观察,只有站在最高峰上才有可能。向前看,前面是下坡路,好走得多。

施耐庵水浒序云:“人生三十未娶,不应再娶;四十未仕,不应再仕。”其实“娶”“仕”都是小事,不娶不仕也罢,只是这种说法有点中途弃权的意味,西谚云:“人的生活在四十才开始。”好像四十以前,不过是几出配戏,好戏都在后面。我想这与健康有关。吃窝头米糕长大的人,拖到中年就算不易,生命力已经蒸发殆尽。这样的人焉能再娶?何必再仕?服“维他赐保命”都嫌来不及了。我看见过一些得天独厚的男男女女,年青的时候楞头楞脑的,浓眉大眼,生僵挺硬,像是一些又青又涩的毛桃子,上面还带着挺长的一层毛。他们是未经琢磨过的璞石。可是到了中年,他们变得润泽了,容光焕发,脚底下像是有了弹簧,一看就知道是内容充实的。他们的生活像是在饮窖藏多年的陈酿,浓而芳冽!对于他们,中年没有悲哀。

四十开始生活,不算晚,问题在“生活”二字如何诠释。如果年届不惑,再学习溜冰踢踺子放风筝,“偷闲学少年”,那自然有如秋行春令,有点勉强。半老徐娘,留着“刘海”,躲在茅房里穿高跟鞋当做踩高跷般的练习走路,那也是惨事。中年的妙趣,在于相当的认识人生,认识自己,从而作自己所能作的事,享受自己所能享受的生活。科班的童伶宜于唱全本的大武戏,中年的演员才能担得起大出的轴子戏,只因他到中年才能真懂得戏的内容。

分享到: 更多

carmen

只想读书做好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