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evron-up bell reply instagram twitter2 feed3 finder search-25px-p0
换了主题,回归原生评论系统。

穿过河流的河

2012-03-14 . 阅读: 6,875 views

北方的春天,总是和清风,和阳光有关。当清风摇动树枝,不再感到萧瑟;当阳光照下,不再那么暧昧又与你毫不相干的时候,春天该是到了。

迎春努力自顾自的开着,等着别的花开,好延续春天的昭示。当你知道,春天会在一夜斑斓喧闹,还在惴惴等待和满怀期望的时候,春其实已经来了。

俗话说“泥菩萨过江,自身难保”,中国人的戏谑掩藏在历史厚重的面具之下,知道是个泥偶,不表示我不能虔诚的朝拜,却也知道,你毕竟出水两脚泥,也没有清者自清,浊者自浊的本事。

一个民族和文化,点滴微细的现在,都能在历史里引经据典,找到案例,现代的人真是痛苦。如果人生不再是创新,而是片段的粘贴和复制,甚至是在造假,那么这样的人生也无味的很,是咀嚼过的馒头也好,是山珍海味也罢,连牙都懒得动了。

无论你做什么,前边永远有各类的仰止高峰,你开始做的,只是一种变种而已;你成功的,必是借鉴而来;你失败的,早就有案牍可查;你所思所想,顶多是个百衲衣,五彩斑斓、缝缝补补、材质复杂。春秋无后(无“子”)不孝[1],盛唐之后无好诗,两宋之后无好词……连诗仙李白,都感叹“眼前有景道不得,崔颢题诗在上头[2]”……林林总总,让人很是沮丧。

一直在做着营销管理的工作,人生重复的厉害,厌倦到经常。人性本无善恶,营销归根结底,利用人性而已。利用善也好,利用恶也好,也仅仅是个标准,被利用的人生就是善恶昭彰了。一善一菩提,一恶一地狱。双赢,也无非是人性分了善恶后的妥协而已。

及至营销人生,打着善恶的标准答案,即如禅宗佛学里常讲的,经论修行本身是个工具或是一种途径,为了终证佛法而已,但你要把工具和途径当做佛法,怕是把混沌当做了习惯和宿命,买椟还珠。

春初繁花,草长莺飞,踏青归来,总是衣履携香,泥气芬芳。人生是渴望穿越河流的一条河,但你又如何能保证穿越过去的河还是那条河呢?

一桥飞架南北,河上之河,飞虹卧波,互不干扰,我流淌我的,你流淌你的。穿过这条河,我还是我,你还是你。我延续我的人生,不会变色,不会浑浊,最关键的,我不被改变和强行杂交。恰如南山隐士,得道高僧。世俗无碍,但我不介入。人世流转,世界殊异,春在清风心在莲花。这是人生的梦想。

或许,我急冲冲的冲入这条河流,不仅能做到泾渭分明,还可以穿越而过。不管这条河流如何的藏污纳垢,恒河沙数,洁污莫辩,我依旧可以凭借热情凭借努力凭借机遇凭借上天怜悯凭借坚持坚守,依然故我的纯洁。处女情怀,完美主义,天之骄子必被垂怜。我不改变世界,世界也不要改变我,我只是跟世界共处一段时空而已。这是人生的幻想。

更或许,直如特修斯之船[3],我人生的河穿越了这条河流,或许我瘦了,或许我离开了原先定下的彼岸之点,或许我胖了,或许我不洁净了,或许我更纯洁了,或许我面目全非,已无多少原先的水流……只是,只是我穿过了这个河流,保持了我的方向,可以奔着我的目标而去。这是人生的理想。

大多数,我们涓涓细流汇入社会的大河,随波逐流,近朱者赤近墨者黑。太多的人生,期望去改变别人改变生活,最终都被生活改变。社会的目标成了你的目标,别人的标准成了你的标准,你其实没有被改变,只是被同化。说着别人的话,干着别人的事情,成就着别人眼里的自我,在意着别人的在意。汪洋大海等着我们,我们或许抽空盘桓过,也激流勇进过,也曾驻足停留赏赏沿途春秋斑斓。宿命也好,机缘也罢,那个海洋,耐心等待着你。这是我们的生活。

人生不是薛定谔的猫[4],纠结到恨不得把大脑毁掉,生死在任何一刻都是未卜。人生该是,那条渴望穿越河流的河,唯一的坚守无非是持续改进,衍变创新。一生只有一次的东西是当下,幻想也好,理想也好,甚而梦想也好,无非想给社会昭彰自己的存在,或者能够留在未来的人的记忆里。但,及至达成,或许发现,仅仅是一次深呼吸而已,只不过不仅是身体的,大脑的,还是心的。

穿过社会这条河流,目标已然清晰可辨,背后的喧闹熙攘,渐行渐远,前边的土地干涸渴望,冲刷着人生的蛮荒,浸润着万物的亲和,远方的大海不可知不可见不可期,或许就在不远的前方,或许永远达不到。此生的轮回和下世的消业,是信仰,也是戏谑。嗔恨心不毁善根,当下的我如水流动。你现在做了什么,比你过去曾经做了什么重要的多,也比你未来准备做什么重要的多。

人总是要活着,而不是活过。行进属于别人的人生,或复制粘贴社会的碎片,那样的人生属于别人,不属于自己。一直以为自己在行进自己的人生,原来自己一直在行进着别人轨迹。不属于自己的人生,也就没必要诘问,我来自哪里,去向哪里,我是谁。从别人那里来,去别人那里去,我是别人眼里的我。答案超简单,也就超凄凉萧索。

春天毕竟来了。阳光在春天初发的柳枝里,来来往往。

左岸记:

那河是社会之河、时间之河,穿过社会时间的河流,留下了你的影,却是为谁而行?

这篇是德鲁伊在看过那篇“幻想·梦想·理想”的文章后,感觉有些艰涩而写的随笔,文风清新,可作另一番阅读。

再添一些足,解释一下文中的一些词语(当然,这是我的个人理解):

[1] 春秋无后,是指春秋战国后,再没出什么类似孔子、老子、韩非子这样的思想家,称其为无“子”无后,视为不孝;

[2] 起源是由于崔大哥的《黄鹤楼》:昔人已乘黄鹤去, 此地空余黄鹤楼。 黄鹤一去不复返, 白云千载空悠悠。 晴川历历汉阳树, 芳草萋萋鹦鹉洲。 日暮乡关何处是, 烟波江上使人愁。 后来李白来到黄鹤楼,想趁着酒意想题诗一首,但当他读了崔大哥的诗以后,惊出了一身冷汗,心想幸好没有写,否则就糗大了,想想,不写也不行,因此有了这句话:“眼前有景道不得,崔颢题诗在上头”,真是高明啊。我们不也常常有这种感觉吗?我们好不容易想到的创意,一查却发现早就被别人想到了。

[3]最为古老的思想实验之一。最早出自普鲁塔克的记载。它描述的是一艘可以在海上航行几百年的船,归功于不间断的维修和替换部件。只要一块木板腐烂了,它就会 被替换掉,以此类推,直到所有的功能部件都不是最开始的那些了。问题是,最终产生的这艘船是否还是原来的那艘特修斯之船,还是一艘完全不同的船?如果不是 原来的船,那么在什么时候它不再是原来的船了?哲学家Thomas Hobbes后来对此进来了延伸,如果用特修斯之船上取下来的老部件来重新建造一艘新的船,那么两艘船中哪艘才是真正的特修斯之船?

[4]薛定谔之猫的概念提出是为了解决爱因斯坦的相对论所带来的祖母悖论,即平行宇宙之说。薛定谔的猫这个故事中提到一个谬论“猫处在又死又活”的叠加状态。只有揭开黑幕时,才能使一种状态确定下来。通俗一点的例子是,我在家中何处是不确定的,你看我一眼,我就突然现身于某处——客厅、餐厅、厨房、书房或卧室都有可能;在你看我之前,我像云雾般隐身在家中,穿墙透壁到处游荡。量子力学告诉我们:除非进行观测,否则一切都是不真实的。爱因斯坦和少数非主流派物理学家拒绝接受由薛定谔及其同事创立的理论结果。爱因斯坦认为,量子力学只不过是对原子及亚原子粒子行为的一个合理的描述,是一种唯象理论,它本身不是终极真理。他说过一句名言:“上帝不会掷骰子。”他不承认薛定谔的猫的非本征态之说,认为一定有一个内在的机制组成了事物的真实本性。他花了数年时间企图设计一个实验来检验这种内在真实性是否在起作用,但他没有完成这个计划就去世了。其实,我也糊涂了~

分享到: 更多

德鲁伊Druid

Action begets action!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