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evron-up bell reply instagram twitter2 feed3 finder search-25px-p0
换了主题,回归原生评论系统。

风流云散,往事成烟

2012-03-05 . 阅读: 8,987 views

文/HR汤宁 ( http://weibo.com/tnway )

 

被工作塞得满满的,生活方式总会受些影响,比如一向准时的我也沦落成了起床困难户,平时都是闹钟响一遍就会鲤鱼打挺坐起来,洗漱、沐浴、更衣、汉堡咖啡、上班。这两天,闹钟响过半个小时了,脑子里的那两个小人还在决斗:一个说,马上起床要不就迟到了,一个说再睡一会儿吧,大不了请半天假,睡眠是身体的本钱……闹铃又响了,我听到了隔壁水槽哗哗的流水声,过道里嘈杂的脚步声,咔咔的上锁声、悾悾的开门关门声,有个女人的埋怨声,你快点儿啊,都迟到了!

我也清醒了,一边穿衣服一边自我批评。你是个脱离了低级趣味的人,肩负着房贷和未来责任的人,积极努力为单位创造剩余价值的人,拉动GDP的人,怎么能沦陷在床的糖衣炮弹里面呢!

 

张姐说,早上的时间,寸秒寸金。

果真如此。更衣、上班,不仅流程被精简,连质量都有些走样。我就那么把鸡心领穿在背后招摇着去上班了,到了办公室,把外套一脱,在同事们面前晃来晃去,好像走秀。直到中午吃完饭,终于有了空闲,感觉前脖子这个部位有些紧,怎么回事,毛衣怎么变成了元宝领,我刚还以为是那碗卤肉饭把脖子给卡肿了。

 

表妹要结婚,下了班我匆匆的往车站赶。

周五车站的人很多,匆匆忙忙的,出进站的时候一副副急不可耐的样子,好像都有表妹要结婚一样!

 

被那地铁站里污浊的热浪一吹,更加的昏昏欲睡。4号线人还不算多,但空座是没有了,我拉着把手,就这么吊着都能靠在自己的肩膀上睡着。又过了好几站,也没有哪位好心的大姐起身站起来下车,给眼前这位成男腾出个空座来撑一下疲惫的身体。

真怀念有雷锋的日子!

 

838上抢了个座位就好像喝个一坛上好的女儿红,轰然间就没了知觉。再醒来就见妹妹的短信,哥我车技不好你打车回来吧。

 

这一觉把我睡得痴呆了不少,突然间就忘了妹妹他们小区的名字。

叫什么……枫蓝国际,不对,枫蓝国际在西直门呢,也不是小区啊,那是前两天去唱歌的地方,那是风什么、风什么榜……越是着急越是想不起来,越是想不起来越是往这个根本就没一点儿关系的“风什么”上面转磨。

 

路过金街,一群大妈穿着大红的衣服在那儿喜气洋洋的扭秧歌,脸上扑着浓粉,嘴唇画的赤红,打鼓的大爷忘我的甩着膀子抡着鼓槌,鼓声、音乐声像狂奔过来的马群,突然间充满耳朵里。很多人站在那里看,大多是结伴的,家庭、情侣、搀老扶幼的。表演的入戏,看的动情,大家都沉浸在这单纯而又短暂的喜悦之中。

你不能将这拙劣的社区表演称作艺术,但对于很多人来说它所能给你带来感官的享受跟国家大剧院里的话剧没有什么区别,除了不能将此作为炫耀的资本(你总不能下周一跟同事讲,周五晚上我站马路边上欣赏了三个钟头的扭秧歌)。

没有意义,但你却是快乐的。

有些快乐是你内心自发的,而有些是需要通过比较才能得到的,把你有的、优的拿出来去和没有的、劣质的去比,你就产生了虚荣的快乐,直到被别人超越。你便不快乐了,满心的嫉妒,坐立不安、处心积虑的要争上去,不惜一切手段,透视、爆乳、艳照、绯闻、隔空对骂,在媒体和炒作机构的控制下极尽所能的扮演丑角,犯贱挨骂都有快感。总之,你害怕被遗忘,没有真心实意的朋友理解你、驱逐走你内心的寒冷和孤独,你就站在那很高的地方,神坛也好、祭坛也罢,孤单寂寞的像一朵冬天里怒放的荷花,越是遗世独立,越觉得这世界的清冷,唯独粉丝的关注才能让你感到活着的意义。

 

成长……成长……就长成了别人眼中的戏子模样。

 

汽车飞驰,那声音一闪而过,画面却不着急的渐渐才淡去。可见,耳朵更比眼睛健忘得多,听到的总是不如见到的。

我还在那儿想“风什么”的。问了妹妹,我就想,这以后如果上班上成弱智了,我得让单位给我赔偿。

 

很多年不见,表弟表妹们样子大有改变,走在街上,即便是迎面走来真的就不敢认了。大表妹显得瘦了,和空间里的照片也不太一样,最后一次见面还是她出国之前妹妹我们三个在咖啡店。

三年过去了,她完成学业拿到绿卡,却回来建设祖国,多年的跨国苦恋也有了结果。

而这三年间,多少的爱情没有经受住时间和空间的考验,风流云散,往事成烟。

她开玩笑,如果我们晚认识两年,或许现在都已经结婚了。

 

身边的表弟们都还小,表妹们都嫁得差不多了,我越发的成了话题人物。

每次回家,爸爸都要给我开个例会。你这还不结婚,我真发愁啊!

你老婶要给你介绍个对象。

我嗯了一声。

你怎么就一点儿也不上心啊。

妈妈在旁边沉默,我也不知道她是不好说我,还是支持我。

第二种可能几乎不存在。

 

我想,你那玩笑要是早开两年,我也就早从那焦点走了下来。

 

妹妹的车技进步飞速,尤其是倒车,放得开手脚了,平稳、准确、熟练。假以时日,我们这些男人都要赶不上她了。

在家里她和父母聊家常,对周边人物和发生事情的来龙去脉熟悉而又深刻,太多的人我都已淡忘和模糊,好像我早就不属于那个世界,而妹妹却像身边的同事和上周发生过的事情一样,侃侃道来,对号入座。我惊诧于她对身边事物了如指掌的能力。

她送我到车站,换挡、油门、变道、刹车。

 

这个女孩可以帮你。

社团里有个人专门喜欢给别人算命,我不信他,以为不过是追女孩的手段。他就跟我叫板,不准就请客,我就跟他说了一个异性的出生年月。

这不是你的女朋友,就是你的妹妹。

我怀疑的看看这个人,不熟悉,但之后关乎我自己的大事件都让这句预言言中了。

 

对于疲惫的旅客来说,长途汽车就是摇篮,发动机嗡嗡的演奏着一支单调的摇篮曲,我的瞌睡打的好像小鸡啄米。

身边的女牧师把我唤醒,让下车查验身份证。

 

收费站设置了关卡,为了保证两会代表们的安全,警察们本着“宁可错查一万,不能放过一个”高度负责的态度,对进京过往的所有行人车辆进行盘查。

两会,不一定会比微博更能解决一些民生问题。

微博也不过是一个人或一部分群体利益的代表。

 

窗外灯红酒绿、光影斑驳,呼呼的,每次在车上恍惚的时候,都好像穿过了一个时间的隧道。

 

她说,你看你的照片也不再更新了,是不是没有我,你的世界一片黑白了。

你的日志也没有更新啊,是不是……

嗯,停,你想多了!

 

有些回忆会毁掉一个人,有些,会套住他。依靠这难以释怀的回忆,打发无聊平淡的生活,那些过眼烟云反倒比眼前的事物还要逼真,照现在的样子下去,未来竟然不敢多想。

 

“天黑了,怕怕的,阳光走了,留下我。不敢下床,看不见也不想看见。或许是因为我知道,你就要回来了,然后,一切就会都亮的。”(某《等待的一天》2009年元月)

 

左岸记:工作、两会、微博、雷锋、爱情……被汤宁兄非常巧妙地安排了在一起,感性和理性相互交融。在现实中,我们往往知道自己该怎么走,生活却总要让我们表现得不能过于从容,人总是会有很多的羁绊,而当往事如烟,风云散尽,是独自惆怅,还是振而前行,就在心的明净与坚韧。

分享到: 更多

左岸

爱读书,爱生活!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