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evron-up bell reply instagram twitter2 feed3 finder search-25px-p0
换了主题,回归原生评论系统。

祝福就要“限量版”

2012-02-11 . 阅读: 6,727 views

文/HR汤宁 ( http://weibo.com/tnway )

 

20多岁的时候,我喜欢守着电脑,就为了等一个头像的点亮,或者更新一两句装B的签名,或者绞尽脑汁的回复那些不知道什么时候会突然冒出来的“最近还好吗?”不痛不痒似的问候。

 

但对于一个即将三十岁的男人来说,这早已不再是个闲聊的年纪了。

 

失恋之后的很长一段时间,我就没有上过线。后来遇到了一个女孩,我才诈尸了一般以上线和忙碌的身份坚挺了一个多月,后来……你知道,开头很美好,过程很纠结,结局很凄美。我想,肥鹅现在所能够给我带来的最大价值,可能就是谈恋爱了。

如果还有,就是发日志。

 

在我最美好的时候,腾X的这只肥鹅将廉价作为自己的金字招牌,彻底改变了我们的沟通方式,它就像一只贪婪的吸血鬼,不知吸走了多少人白花花的青春。我们追女孩以拿到肥鹅号码为荣,我们共同聚在一个互不认识的群里面共商天下大事、讨论的都是宇宙和非人类的问题,新换了手机号通知、逢年过节发祝福都再也舍不得花一毛钱发短信,而是直接更新一下墓志铭、群发条消息,全都省了。

其实,我的意思是,您变更电话号码、发祝福都这么高姿态、高科技、高端,您大可把朋友都省掉算了,实话实说,你再不是位高、权重、腰包鼓,除了你家人、同事和你们家门口菜市场经常卖给你土豆那大嫂,个人价值还没有特别的凸显出来的时候,这些通知和祝福跟垃圾有什么区别。

 

十年前恰好遇到腾X,其实还有其他,但比较起来还是腾X更吸引人一些,我们大部分人就选择了它,一选十年。十年之后,大部分那时代的人都选择了下线或者隐身。这真的惊似婚姻,假如当时UX比腾X出现的更早一些,MSX更中国化一些……十年之后的结果会变吗?可能还是下线或者隐身。

有些他和她结婚了,可能也是当时正好是碰到了她,她比别人更醒目一些、更白一些、个子更高一些,她呢,对于很多人来说就是一个女甲,当时他若迟疑一些,就会遇到女乙,或者女丁、女丙,十年之后,婚姻还是那个婚姻,只不过选择隐身的是我们。(参见张爱玲《十八春》)

 

我是个比较讲究的人——或者,很多人都说这叫各色——我每次收到这类X信、X聊的祝福的时候,哥很是不爽,你不跟我联系没关系,我还当您是尊佛,但您别用这种廉价的祝福来侮辱我。如果你看我也不爽了,有骨气的就放马过来,单挑;没骨气的,您就敬而远之行吗。

 

还有每次上线,很多人都感觉很新鲜,好像哥刚出狱了一样,上来就一句邦交式的问候:最近好吗?

我以前还曾经为这种一点感情色彩都没有的问候感动过一阵子,心想,靠,真够哥们,我这么长时间没上线了,还想着我呢!是个男的,我就想八拜结交;是个女的,我就想娶了她;如果是已经订了婚的女人,那你穿上婚纱的那一天,就是哥披上袈裟的时候。还很傻很天真的把自己隐匿这一段时间复杂而又曲折的心路历程用干练、准确的语言倾诉出来。

现在岁数大了、世故了,仔细想一想也就明白了,陈GG给钟MM拍写真集的时候,用的也许就是这样干练的语言吧。

我想,或者是我这个朋友你根本就不想交,所以,只在看到我的时候才憋屈着问候一声Hello;或者是也许这个人原本就是那样,就喜欢送免费的祝福,他对谁用的都是这个套路。

 

然后你收到的信息花里胡哨,而且千篇一律。什么从一到十的、什么成语接龙的、什么藏头的、什么网络用语串联的,新意特别的有,就是没有感情。

还有的哥把去年的短信发过来的;把圣诞节、元旦的短信发到除夕和春节的;春节的短信不知道是网络堵塞还是什么原因,初七才发过来的;还有把别人的短信连前缀或后缀的名字改都不改就直接发过来的,看到这种短信,我刚开始还以为是他和他老婆、他老妈,同姓的就是他和他老爸一起给我的祝福呢。

 

英美和日本人是不用短信发节日祝福的。

而我们,不能对自己要求太高了是吧,群发的时候没落下你,就很给你FACE了,你还跟个唐僧是的絮絮叨叨的没完。

有病吧你!

如果有人这么骂我,哥一定得坚决的回骂他……让世人清醒是哥义不容辞的使命(这句话扯淡了,哈哈)……你他妈才有病呢!你他妈有病你都不知道!

 

我在微博上看到有人给自己手机里每一个联系人都编辑发送了不同的祝福,从除夕的早晨一直编辑到春节那天的下午。

这让我想起了小学期末考试结束后班主任都会在学期总成绩单上写的评语一样,负责任的班主任会针对不同的学生给予不同的评价,但大部分的评价都是差不多的,小学毕业了,你就会把自己当成众人一样。

你看,其实是社会先对我们的孩子们不负责任,让他们在很小的时候就感觉这个社会很扯淡的心灵,而后才有的小悦悦事件、动车事件、贪污腐败包二奶。

原本都是善花,结出的却是恶果。

 

我也会给曾经提携过我、帮助过我的老领导们发去祝福的短信,一个字一个字的编辑,伴随人生阅历的增长,以及对过往工作经历的不断反思,每年发给他们的内容都会不一样,形式可能是大众的、廉价的,但祝福一定是真诚的。

祝福的时候,你用心,你不用心,对方是感觉的出来的。

给好朋友们发的,也一定是我自己编写的,水平跟那些流行的、官方的可能有很大的差距,不合辙也不押韵,但是,你是我的好朋友,我给你的祝福,一定也是限量版。

春节的时候,有位做电台DJ的朋友自己DIY了一张明信片寄给我。当时,我刚刚拿到院庆发的PAD,但随后寄到的这张明信片一下子盖过了我对PAD的兴奋。

 

我们对于很多东西的喜欢,并非因为它的奢华,有时候是因为它的特殊。

 

谢谢Leah,但我还没想到有什么好东西回赠给你。

 

左岸记:哈哈,汤宁兄说:“我还是一如既往的不喜欢某些(中国)人类(的做法)。”这就是他的坦率吧!想起了一句话:“我讨厌你很长一段时间都忽略我,然后又突然开始和我说话,好像什么事情也没有发生过一样。”当然这是有些较真了,只是廉价的祝福以后还是少发吧,真要有感情就来用心写个“限量版”的,那多有意思啊!

分享到: 更多

左岸

爱读书,爱生活!

发表评论





4 Comments On 祝福就要“限量版”

  1. 其实人家也不想发啦!只是别人已经发给我,不回复一个问候,感觉过不去啊!-_-///

  2. 相信很多朋友都有类似经历:逢年过节会收到一些雷同或完全一样的祝福短信,甚至有时连落款都一样,这是极品。我从不怀疑发信人的用心,但有些计较其分量。祝福在群发后便是批发,批量生产。自然省去麻烦,但是这样的祝福没有限量版量身定做的让人铭记于心。

  3. 有感触

  4. Pingback: 坚持的附属品 - 左岸读书_blo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