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evron-up bell reply instagram twitter2 feed3 finder search-25px-p0
换了主题,回归原生评论系统。

华山之行:心随山行,意之高远

2012-02-06 . 阅读: 5,869 views

文/清水百合

 

2010年九月十五日。

晴,万里长空,浩浩荡荡。

炎热中带有一点刺激,刺激中带有一点激情。

心中的一个梦偶然触及心头:早就闻及西岳华山的险峻,早已知道金庸的华山论剑,可来西安已经两年多,却一直由于繁杂琐事而一味推迟行程,再这样下去就转瞬离开古城,也许就更没有现在这样的机会。

于是,我提出一个倡议,相邀几个同学一同前往,通过一番挣扎和犹豫,大家同意出发。时间就是当天下午。说去就去,不给大家踟躇的时间,这是一个果断的决定。

是的,北京时间十六点整,我们四人整装出发。

一身运动装,一个背包,两瓶大矿泉水和一些干粮。

出发,就这样带着期望带着激情,兴奋的心情怎样也抑制不住。尽管火热的太阳烧烤着我们的肌肤,我们的心却是无比的畅旺。

华山旅游专线将我们顺利的载到华山脚下,天已暗下来。晚上七点半左右,吃过晚饭,休息了两个多小时。晚上十点,我们开始了真正意义上的华山之旅。

说来这个团队,全是女孩子,有柔弱的,有强壮的。我是当仁不让的成为了女子团队的队长。还美其名曰:女子四剑客。

华山上行,道路宽敞,并不陡峭。

路并没有让我们感觉到畏惧。四周漆黑一片。没有月光,也没有明晃晃的灯光。只有我们的手电指引着前进的方向。虽是晚上出行,虽是女儿躯身,可我们都豪情万丈,一定要爬上华山最高峰——南峰——其海拔2154.9米。否则怎能说自己来过华山呢。

华山总共分成五个峰,东西南北中。东峰朝阳峰,海拔2096.2米;西峰莲花峰2082.6米,北峰云台峰最低,海拔1614.9米,南峰落雁峰最高。

当精气神最饱满时,也就是刚爬山时,我对大家说,一定要爬完所有的峰,这样以后就再也不用来了。可是,我低估了华山的险峻,更高估了自己的体力。总以为,只要意志力足够时,一定可以战胜自己,战胜自然的奇迹,可是事实不会那样轻松。

在黑色的道路上,我们摸索着,停停走走,肩上的包也并不轻。

通过五里关,穿过毛女洞,跨过青柯坪,到达百尺峡。一走就是好几个小时。

本来打算到北峰看日出,可是估算到达时间太早。于是转路到东峰朝阳峰,也是看日出最好的地点。

从百尺峡分轴到东峰。大家都已经筋疲力尽,体力不支。可是没有一个人有放弃的念头。

既然来了,不能功败垂成。放低行进的速度。只要在凌晨六点到,赶上日出就好。

走在去东峰的索道上,有陡峭的,有平缓的。坡脚有六十度的、九十度的、还有180度的。想起我们下山时一件有意义的事,两个陕西人冒着烈日攀登交流着,有人说六十度,有人说九十度,另一个用陕西话说:我忘记带量角器了。那是我爬山途中最有意义的笑话。

多少度,我们已经不关心了。不只是坡脚,我们也没办法欣赏风景,只有在低处时还能听到哗哗的泉水,静宜而畅快的流淌着,仿佛会洗净凡人心里所有的烦恼和困惑,不然,为什么会有那么多的人向往华山呢。

爬山时不看风景,看风景时不爬山。选择晚上,一个好处可以欣赏日出,另一个好处是可以在下山时看风景,一举两得。

越过韩退之投书处,穿过五云峰,到达金锁关。

金锁关到处挂满了平安锁、同心锁。红的丝绸,黄的锁,颜色搭配淋漓尽致。这是游客在山下买的锁。刻上亲人或者爱人的名字,待到爬到目的地时锁在锁链上,为亲人求取平安,这是善良人们的美好愿望。同学们都把锁锁在这里,还说要让男友到华山来寻锁,找到了就嫁给他,找不到就不嫁,我开玩笑的说,那没人敢娶了,因为锁太多。上万上亿只,怎么能找到啊。

金锁关是到达东峰的最后一站,可是距离仍然很远。海拔越高,风越大,已是凌晨几点,冷。我们将外套穿上。夜是黑的,风是狂妄的,可星星是闪亮的。

第一次发现,自己离天空是如此之近,好像一步之遥。大家都有同感。好想伸手去摘一颗。摘下满天星,那是郑少秋的歌。同学唱起来,感染了周围的人。

当我们的衣服被汗水湿透时,当我们精疲力尽时,可以换来如此美景,也不失一种幸福。

再多的苦痛困倦也值了!

凌晨五点,已是九月十六日早晨,我们成功登顶东峰2096米。风哗啦啦的吹着。怎一个寒冷了得。

离日出时间还有一个多小时,怎么办呢。

如果在这呆久了,肯定会着凉的。

但也似乎没有办法。有人事先准备,穿着军大衣或者羽绒服或者抱成一团互相取暖,我们试图找到避风的地方,可山太高,无风不入。

本来想去租军大衣,可是价额昂贵,谁也不愿意。我们四人就躲在一个风相对小的地方,互相取暖。

坐下来,我开始给朋友发信息:凌晨五点钟,徒步七个小时,我们终于登上了华山第二高峰,在此,我以诚挚的心,祝福亲爱的朋友快乐健康。这种祝福对我来说真的不一样。这是我生命中的第一个2000,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再次亲临了。

度过短暂而漫长的一个小时,我们爬上峰顶看日出。

索道旁挤满了大大小小的人,很是热闹。

日出还没有出来,一团团黑云围绕着少许的红晕,也许那就是太阳出来的地方。

天渐渐亮了。远处近处的山峰逐渐呈现出来,黑色的、淡黑的,隐藏在雾气里。

我很疑惑的说,为什么是黑色的山呢。

同学说,那是光线的问题,太阳出来,山就变绿了,因为天未明。

等了很久很久,一个多小时,风使劲的刮着,好似疯狂。冷得我们招架不住,可日出还没有出来。

大家失去了耐心,我和同学放弃了,日出看不到了。

我们很遗憾的离开。

可离开不远,突然听到有人说,太阳出来了,太阳出来了!

我们急急忙忙的跑过去,果然,远处出现一个小红点,看来,我们还是不会带着遗憾回去。

太阳缓缓的从东边升起,从一个小红点变成大圆球,也就是须臾片刻。顿时,内心感觉到温暖。

于是,赶快用相机留下这永恒的一幕幕。

这时,天空也逐渐褪去乌黑色的外套,湛蓝的天际飘起了朵朵白云。

太阳是滚热的,今天又是一个艳阳天。站在峰顶,得以看清眼下的一切一切。

不敢相信我们竟然翻阅了这座山。想起杜甫的一句诗:会当凌觉顶,独揽众山小。

只有天在上,更无山与齐。 举头红日近,回首白云低。真真切切写出了华山的高与险。

日出变成了火热的太阳,我们得加快时间攀登另一高峰。

本来还想到南峰,可终因大家体力不支而取消,下山时顺道过北峰,到金庸论剑处观览也是一个好的提议。

下山时要通过相当险峻的云梯,这里也许是我们所走过的最险的地方。坡脚大概是180度。晚上攀爬时光线暗,没怎么注意它。可白天下山,只要眼睛往下瞧,心里就会一阵阵的战栗。花了很长的时间大家才安全着陆。

我们原路返回,天已透明如澈。蓝色的天帏轻轻的铺盖着苍翠的山巅之树,让我们不得不感叹大自然之鬼斧神工,不得不暗叹人间难得几回闻的壮丽自然景观。

一边下山,一边浏览风景。下山,才是最留恋的时刻。

黑夜中的苦苦奋斗,换来了昼日的光彩夺目。

其实大家都露出了疲倦状,可闻所未闻的风光呈现在眼前时,那种发自心底的惊喜感油然而生。没有人会拒绝这样的风光,尤其是站在一千多米的地方。俯瞰而下,密密麻麻的人儿都在为着目标往上攀登。前继有人,后继不断,这就是华山的魅力。

到达北峰已是三四个小时以后,海拔最低的北峰却是人际涌动,滚滚波涛。其盛名处便是金庸华山论剑的提名:飞雪连天射白鹿,笑书神侠倚碧鸳。每一个字都是金庸的一部小说。我们不得不佩服金庸创造的一个属于他的也属于大家的武侠世界,爱恨情仇。

北峰逗留随即便继续下山。当我们全都没有力气行走时,就会想终点快点到达,快点达到。

当走到青柯坪,锁链明显减少很多。路也平坦许多。索性将手套丢掉。

本以为宽约的大道能够给我们带来希望,可是,我们却失望了。

我们已经连续行进超过十二小时,大腿已经不听使唤,小腿疼痛。腿僵立着行走,生硬而费力。

不停的变换行走的姿势,单脚走,双脚颠簸走,正步走,一瘸一拐走,倒退走,我们也记不清到底用了多少种步伐,多少种姿势。只知道,腿快要不听大脑使唤。半身不遂,下肢瘫痪,都有可能。

在吃力的行走时,我们再也顾不上看风景。正午十二点,太阳像毒蛇一样吮吸着我们残存的唯一一点体力。尽管泉水仍然叮咚的响着,可我们却连走向泉水的力量也没有。同学的脚已经起泡,我的脚也磨破。这就是连续行进的代价。

虽无力欣赏自然风景,可时不时的人文景观也深深的刻在了我们的心上,甚至会为之做短暂的停留。

在我们下行的途中,有着很多满头大汗的行人往上攀登,可那里面偏偏有着挑运物品的挑夫。有挑着水果和干粮的,有挑着坐椅的,还有挑着人的。

行走在华山路上,每个人的命运都如此不一样。

有人上华山是为了体验生活,有人是为了锻炼身体,有人是为了享受自然美景,有人是生计使然。

当我们停下脚步问那些挑夫,这些东西挑往哪里时,他们有说到南峰,有说到北峰,有说到青柯坪。都不是好走的路。尤其是到达华山的顶峰,如果遇上180度的云梯,他们又应该怎样上去呢?

而他们把物品送上目的地,花去的是半天或者一天的时间,花去的是整个的体力,得到的是微薄的收入,也许只有几十元。想起现代版的挑山工,想起现代版的骆驼祥子。

最有意思的是抬着人爬华山的。路过我们的应该是一个贵族小姐,坐在两人抬的单架椅上。我不知道这位小姐给了那两个挑夫多少人民币,只见这位小姐的眼睛一直望着更高更远处,一副高瞻远瞩的模样,使得我们来不及看清她不屑一顾的容颜。

同学说,华山很多这样的挑夫,还有很出名的断臂挑夫。华山的旅游经济使得很多没有生计的农民干起了这种求生的活路。不知道我们是喜还是忧。

我一直以为快到目的地了,不自觉的加紧了脚步,走在前面的我突然眼前一亮,仿佛到门口了。于是大喊一声,大家快跟上,要到门口了。

希望一来,脚也有力起来。后面的两个小伙听我这样一喊,相互说一句:一口气,冲下去。

只见他们呼呼的跑下去了。

可是等我快步前走才发现,自己看错了。离门口大概还有一两千米呢。哎,害苦了那两个小伙。

大家还是提着一双僵硬的腿缓缓的挪动着。转眼望去,下山的人好像都一种表情,苦不堪言。也都一种姿态。滑稽而幽默。

十六日下午两点半到达了,门口。天气炎热无比,火辣辣的太阳侵蚀着我们娇嫩的皮肤。

总算下来了,嘴里不停念叨着,以后再也不敢爬了,回去还得躺个七八天才爬得起来吧。

到达学校已是六点钟。

由此,我们攀登华山行动到此结束,总时间十六小时,总行程一万多米。

 

左岸注与清水百合她们共游华山,若没有亲去,大概是体验不到那种累而痛快的感觉吧。另,文中图片是我配上去的,恐不太贴切!

分享到: 更多

左岸

爱读书,爱生活!

发表评论





1 Comments On 华山之行:心随山行,意之高远

  1. 我没有出去旅游过,我看着就是一篇旅游日记!